爸别停我还要 嗯啊顶到花心了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874 次 收藏

第二天,那个藏族小伙不见了,他的床铺整理的很干净,行李都在,但人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本想问问其他人,但是这节车厢除了我和他,并无其他人,想想还是算了——可能是有要紧的事情吧,我心里想着。我看了看手机,现在是上午九点,还有十八个小时就可以到拉萨。我看了看窗外,旁边皆是低矮的民房,稀稀落落地散落在轨道的两边,远处群山迤逦,山峦叠翠,看着倒也舒心不少。

我整理好被褥,去列车里的卫生间洗漱,回来的时候,藏族小伙一脸愁容就坐在床边。

“一大清早去哪儿了?”我问。

他没有理我,我也不以为意,便不再管他,从行李包里拿出两瓶牛奶,一罐番茄酱以及昨天刚买的一袋吐司。我将他的一份放在他的床边,便一边用早餐,一边看着从杂志架上拿的《车天下》。里面展示着劳斯莱斯、兰博基尼和宾利三种车最新款的型号、性能和报价。我随便翻了翻,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新闻,说是一个女人嫌弃丈夫不能为她买上名牌车而与之离婚,看似荒谬至极,实则道出了如今的婚姻实质——爱情和面包缺一不可。我放下杂志,一抬头,藏族小伙的目光正落在我的身上。

“你怎么了?”我问。

他苦笑了一下,“交往的女友和我分手了。”

“这是为何?”

“嫌我穷。”他低低地说道。

我突然大笑起来,“这有什么好愁的,你应该庆幸才对。”

他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你这个人不厚道,我分手了,你竟然还笑我。”

“人这辈子,会一直穷下去,但绝对不会一直富下去,你想想,如果有那么个人,在你富裕的时候跟着你过日子,你拿好吃的好喝的待她,不料你突遭巨变,身无分文,悲惨之余又受这份嫌弃,你说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太可悲了。老人都知道,能够共患难同富贵的妻子才是好妻子,你却这个道理都不懂,你说可笑不可笑!”

他沉吟了片刻也同我一起大笑起来,后来他再没有提及此事,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能幸福。

到了下午,他请我吃了糌粑,老实说我并不习惯,勉强吃了一些。他却吃得津津有味,然后我们喝了一点奶茶,就各自睡下了。

列车到站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我听到播音员报下一站是拉萨时,赶紧从床上起来,叫醒了藏族小伙,大家各自收拾好行李,等待凌晨三点半的到来,我看了看手机,还剩半个小时。

“谢谢你。”他突然说。

我笑了笑,“大家彼此照应。”

“你定好了酒店吗?”

“是的。”

“那就好。”他沉默片刻,又接着笑着说道:“如果你需要向导,我可以免费为你服务,刚好这几天我有时间。”

“希望不会带给你麻烦。”

我们相视一笑。

很快,列车到站了。我们下了列车,出了站口,他说送我去住的地方,我没有拒绝。我们一面走着,一面朝酒店方向走去,一路上他跟我讲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他叫多吉,藏语是金刚的意思,他十三岁就离开了家乡,这中间去过广东、北京、上海、辽宁、福建、重庆等大大小小十几个城市,做过很多职业,甚至在酒吧里做过服务员,亲眼目睹两个男人在厕所的里间亲热,他说当时他就硬了。讲到这儿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我尴尬地躲开了他的目光。

很快我们到了酒店,隔着玻璃窗我看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推门进去,只见他们回头看我,服务员用手指向我,“那个就是房主,只要他愿意,我们就给你办入住手续。”

那是我在候车厅见到的那一对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孩子,他们齐齐走向我,“小哥,我们夫妇二人原本是去那曲的,没想到睡过去了,醒来已经到了拉萨,本想住一晚再走,但是这四周的酒店俱已关门了,只这里还剩一间房,服务员说您已经预定了,所以……可不可以把您预订的这间房间让给我们,我们还有两个孩子,不过你放心,我们会付你双倍的价钱的。”

看着两个孩子,我不由地为之动容,正犹豫不决,多吉替我应道:“没关系,你们住吧!”

那对夫妇欣喜若狂,赶紧将双倍的房费递到我的手上,领着孩子办了手续,生怕我会反悔似的。

我看了多吉一眼,他赶紧替我拿了行李,笑着说道:“看你这么可怜,那我只好收留你了。”

“刚刚不知道是谁替我答应的。”

多吉挠了挠后脑勺,“最后你一定会答应的。”

“这么肯定?”

“当然,你一直盯着那两个孩子,你怎么会让他们露宿街头呢。”

此时月影朦胧,烟霏露结。我没说话,跟在多吉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仅仅认识了不足两天的陌生人,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暖意。

他把我带到一个小区,进入一个四层的小楼里。我们登上四楼,开了门,走了进去。房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和一间小浴室,书桌上放着19英寸的小彩电,此外什么也没有。

“有点简陋。”他说。

“还好,我学校的宿舍也就这样。”

我们各自收拾了行李,收拾完毕后,多吉说他要出去一下,让我先去洗澡。我从衣柜里拿出内裤和浴巾就进了浴室,洗了十来分钟,出来的时候多吉还没有回来,我顺便把衣服洗了,晾在走廊上。拉萨的夜景虽然没有大都市那样繁华,但那种最自然的状态是大都市所无法比拟的,我呆呆地望着远处,一道白光似银蛇般若隐若现从东方乍起,把如墨的天际渲染得愈加通明。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