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跟我睡醒来发现粘液 学长在楼梯上要了我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520 次 收藏

在他们聊天的期间,点的菜都陆陆续续上齐了。许安生边吃边发出她的疑问:“清宇,你老跟着我们,你是不是喜欢宛宛啊?”徐清宇差点被呛死,他头一次对许安生翻白眼:“你都什么脑子啊?”苏格宛岿然不动,继续该吃吃、该喝喝,反正许安生这智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许安生理所当然地推论:“那不然呢?你老跟着我们两个女生,怪不得你找不到女朋友。”苏格宛吃了口菜,慢悠悠地说:“徐公子的追求者可比你的多多了。”许安生奇怪:“那他干嘛不找女朋友?”苏格宛意味深长地瞄了眼徐清宇,说:“宁缺毋滥呗。”

吃完饭,许安生回到宿舍,给顾世倾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刚好关一涵也在给她男朋友打电话,林月妍笑着跟许安生说:“你看看人家给男朋友打电话,撒娇,甜蜜蜜的;你看看你给你家男朋友打电话,跟给领导汇报一样。”许安生表示:“我向来不会撒娇的。这些都需要水到渠成的情绪,那种捏着嗓子的甜腻腻,我真做不来。”

这时,杨颂也凑过来,眉眼带笑,调戏许安生:“安安,撒个娇呗,有糖吃。”许安生配合,做娇羞状:“人家做不来了啦!”林月妍爆笑,连连说:“我要是把这一幕录下来给顾同学,估计他重重有赏!”许安生拍她一下,笑着说:“去你的。”

第二天,许安生跟顾世倾进行完“牵完小手顺便又被亲一下”的活动后,微红着脸回到宿舍,正被林月妍和杨颂用带着莫名笑意的目光洗礼,突然从关一涵的床上传来一声巨响,吓了许安生一跳。许安生用眼神询问其他两位舍友怎么回事,林月妍示意她到阳台上说。

来到阳台上,许安生轻手轻脚地带上门,低声问:“一涵是有什么事吗?”林月妍说:“她男朋友不愿意送口红给她,说她挑的那个太贵了,说是给她送别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吧。”许安生难以理解:“那她就自己买呗。”林月妍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两个人轻轻地走进去,小心翼翼,防止出现一点点声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后,也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再过了一会,关一涵的床上突然传来“咚”的一大声,吓得正专心做自己事情的三个人都抖了抖。只见关一涵怒气冲冲地从床上下来,带着怒气。其他三个人不敢说话,听着她很大动静地洗漱,然后出门时“砰”地一下带上门。

她走了后,满室寂静。过了一会,杨颂才小小声地说出一句话:“我的妈呀,太可怕了。”许安生同学和林月妍同学都点点头,以表赞同。

过了几天,关一涵的情绪都不见好转。许安生和林月妍她们想了好久,都想不出什么办法。有一天,杨颂悄悄拉过许安生说:“安生,要不你让你男朋友带上他们宿舍的人跟我们宿舍来个联谊呗,听说他们宿舍的人都不错的,让一涵也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嘛。”许安生眼前一亮,说:“这方法好像可行,我去跟他说。”转头,对杨颂笑得色眯眯地,说:“来,颂颂,让爷亲一个!”杨颂一巴掌拍开她:“不,我怕你家顾某人打死我。”

回到宿舍的许安生兴高采烈地宣布这个消息,关一涵兴致缺缺地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杨颂连忙说:“为什么不去呀?”许安生使出她的撒娇功力:“去嘛去嘛,去看看帅哥嘛!”林月妍取笑许安生:“你要是对着你家顾世倾能这样撒娇,怕是你要星星他也会给你摘。”许安生傲娇地嘟嘟嘴,正准备在劝劝关一涵,谁知她却“刷”地站起来,大喊:“够了!”

许安生被吓得怔住,其他两人也呆了,关一涵喊道:“有意思吗?啊?”她瞪着许安生,恶狠狠地说:“你想跟你男朋友吃饭,那你就去啊,带上那么多人是什么意思,想秀恩爱吗?看到我跟我男朋友吵架了,想嘲笑我吗?”杨颂想上前制止她:“一涵,不是这样的……”关一涵却不听,尖声说:“不是这样的?那是什么样?”她指着许安生,颤抖着声音:“有男朋友很了不起吗?就算他现在喜欢你,他又会喜欢你多久?我告诉你,你迟早也会失去他!”许安生脸霎时白了,声音低沉地飘出:“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时,许安生的电话响起,她看了眼,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出门了,关门前,一句轻轻的话语留在室内:“你好好冷静下吧,关一涵。”

给许安生打电话的是顾世倾,他听出接电话的许安生语气不对,却什么也不问,去了她们宿舍楼下,将丢了魂的许安生领到饭堂,给她买了杯热奶茶。

许安生将热奶茶捧在手里,努力将离家出走的魂找回来,她勉强扬起笑脸,面向顾世倾:“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顾世倾看着她已经湿了的眼眶,看着她假装出来的笑脸,伸出手捏捏她的脸,说:“笑得真丑。”他拉过许安生捧着热奶茶的手,她的手因为捧着热热的奶茶,那温暖通过杯子也传递到她手上。

顾世倾将她的手牵住,低声又不乏温柔地说:“安安,我是你男朋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