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妻主饶了我 男友叫几个哥们一起上我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96 次 收藏

老车夫并不是简单的车夫,能够成为齐王的车夫,身手也是极强,从刀剑声传来到老车夫发出惨叫,不过短短几息的时间,足以证明外面的危险性有多高。

“不能出去,你的身手,出现本王保不了你,先退回仓库,把火折子熄了。”夏瑾年冷静握住季蔷的手往仓库退去,危急时刻,季蔷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听从夏瑾年的话,迅速将火折子吹灭掉,然后跟着夏瑾年退到了黑暗当中。

就在他们进到仓库内部的瞬间,从仓库大门的缺口,有五个身影从上面跳了下来,仓库内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

巨大的仓库,不知人到底藏在了黑暗里的那一处,领头的黑衣人挥了挥手,身后的四个人一同打开了手中火折子,然后背靠着背向黑暗的仓库走去。

仓库内部到处是散落的碳灰架子和黑色的残渣,五个火折子,足够将一大片的地方照亮,五个黑衣人走的很慢,他们的眼神在光亮照射的地方不断巡视,不放过每一个可能藏着人的地方。

“咔”

就在这个时候,从五个黑衣人右侧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踩着木头的声音,一个黑衣人直接冲了过去,手拿着薄如蝉翼的匕首,面罩上的眼睛闪过激动的眼神,从上面下来的消息,出现在仓库里面的,应该只有宋国公府的大小姐,如今的公主殿下季蔷,只要将她杀死,拿着她的头颅,他就可以得到巨额的赏金。

那是他一辈子没有摸过的钱,此刻,觉得只有一个季蔷藏身在仓库内的黑衣人,并不觉得她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性命,甚至提前脱离了队伍,朝着发出声响的位置而去。

领头的黑衣人甚至拦都拦不住,只好让剩下的三个人向着刚刚独身脱离队伍的黑衣人跑去。

此刻,躲在黑暗里的季蔷捏紧了手中的银针,在几步的地方,夏瑾年吊在墙壁上,手上握住了一柄短刃,那是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削铁如泥。

当夏瑾年和季蔷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从大门口逃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下了决定。

“不能逃,那就只有杀,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猎人和猎物的身份,我们可还没有确定。”

“五个人抱团行进,不能硬拼,你先引诱一下,看看能不能将一个人引过来。”

简单的对话让两人很快走出了自己的分工,夏瑾年悬在墙壁上,蓄势待发,而季蔷拿出身边的一块木块,直接用脚踩了上去。

不远的灯光处,有黑衣人直接冲了过来,季蔷闪身退到了一边,悬在墙上的夏瑾年,敏锐的盘算着距离,就要冲过来的黑衣人,离后面的四个黑衣人还有几十步,季蔷躲在墙角,手中的银针伴随喷涌的内力飞射过来。

银针破空而来,在黑暗里转瞬间便到了黑衣人的眼前,黑衣人头一扭,生生躲开一针,但同一时间,一柄短刃从上劈了下来,短刃切开了黑衣人的脖子,血涌而出,夏瑾年弹身向后,消失不见。

原本蹲在墙角的季蔷,也不知不觉转移了位置,跟随在后面的四个黑衣人终于是到了,却见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领头的黑衣人警惕命令道:“伤口力气很大,不是季蔷所为,仓库里还有其他人。现在五步一人,横向朝里面压过去,切记不可落单,小心为妙。”

四人毫不停留,继续朝着里面压过去,仓库的地方并不如季蔷想的那般大,杀死落单的黑衣人后,季蔷和夏瑾年就被迫躲进了里面。

两个人躲在最后的角落,看着火折子的光一点点朝这边蔓延过来。

“怎么办?”季蔷小声问道

夏瑾年握紧短刃,轻声道:“等下本王朝右边发出声音,你乘机从门口逃出去。”

季蔷问道:“那你呢?”

“本王不喜欢带着拖油瓶。”语罢,夏瑾年的身体开始紧绷,那火折子的光线,已经离的很近了,再过来一些,季蔷和夏瑾年,就直接暴露在四个黑衣人的目光下。

不能再等了,夏瑾年回身看了季蔷一眼,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用短刃划着墙壁,在刺耳的划声中向季蔷右手边狂奔。

“在那,追。”眼见身前一道黑影朝黑暗里狂奔,四个黑衣人直接朝着那个身影冲了过去。

躲在角落里的季蔷并没走,她其实想走,但夏瑾年回头摸了摸她的头发的动作,让季蔷开始咬牙,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一个女人最重要的,除了身体,就是自己的头发,民间说,摸了一个女人的头发,那么这个女人就要一直跟摸她头发的那个男人。

夏瑾年不可能不知道头发对季蔷而言有多重要,但他还是摸了摸,才转身诱敌,实在让季蔷难以接受,占了便宜就要跑,休想。

内心一狠,季蔷索性不走了,直接朝着角落交战的声音跑了过去。

很快,与四个黑衣人缠斗的夏瑾年出现在了季蔷的面前。

四个黑衣人拿着匕首,将夏瑾年逼死在了角落,夏瑾年手持短匕,在空中不断飞舞出无数刀花,把不断向他刺来的匕首纷纷击退。

抵抗了几十招,夏瑾年挥手短匕的动作便慢了许多,一个人抵抗四个人的攻击,本就需要耗费巨大的体力。

“本想将公主殿下刺杀,没想到居然碰到了更大的鱼,齐王殿下,您说是吗?”黑衣领头人看出夏瑾年的无力,挥舞匕首的同时嘲讽。

夏瑾年面色如霜,若不是他和季蔷便服来此,来护卫也没有带,怎么也不可能落到这种情况。

而且这些黑衣人还认识他,出手的招数,夏瑾年也感到了一些熟悉。

“嗯哼。”

五人还在焦灼的战在一起,突然,靠墙的黑衣人发生一声闷哼,瞪着暴起的眼睛落到了地上。

在倒下的黑衣人背后,季蔷捏着银针,手还在不断颤抖,这是她的第一次杀人,为了夏瑾年,也为自己。

“走。”

倒下的位置顿时成为破口,夏瑾年短刃横扫,将三人击退,然后瞬间朝墙壁位置跳去,身后,几柄匕首又是刺了过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