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手按过头顶惩罚 插英语课代表下面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492 次 收藏

红月城外。

“金娇呢?!”武天峻心急如焚。明明金娇已经昏迷不醒,竟然失踪了?

“难道被人贩子给……”武天潇不敢说下去。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必须要用那宝镜!”荆秋水忽然道,“幻灵莹镜……天峻,拜托你开启‘灵之门’吧!”

武天峻没有别的想法,直接拿出幻灵莹镜。那玉镜竟然真的开始发光,一个景象缓缓浮现在他们眼前。

“这就是隐藏在红月城树林中的秘境?”荆秋水感到颇为难以置信。

“没时间了,金娇突然消失,肯定是被困在这个秘境里了!怪不得周围不见她踪影!”武天峻焦急地跑入那境地之中。

“峻弟!等等我们!”武天潇和荆秋水一起跟着跑了进去。

三人进入了桦林谷。

桦林谷,生机盎然,谷中有炼成人形的千年花妖,只要一亲她的芳泽,便能医治百病;与她共度良宵,便能永葆青春、健康不老。

当然,这只不过是个传说。但这仍不能阻止好奇心旺盛的一批又一批的探险者们,即使常出现“进入桦林谷的旅者们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出来过”的事,人们也偏向于相信是探险者们遇到花妖后选择了留在谷中,而非绝无生还。

阿树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高大魁梧,血气方刚。身为樵夫的儿子,虽然自幼常随父亲到桦林谷一带伐木,却从未踏入谷中深处,更未见过传说中的花仙子。

他不过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农民,活到这么大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不过是同村的阿红。自己身材健壮,皮肤因常年日晒而黝黑健康,加上吃苦耐劳的性情,朴实的笑容,虽称不上英俊,却也是充满活力。

可万般无奈的是,老父亲执意要让自己娶毫无姿色的表妹阿桐,就因为“绣得一手好针线活儿”,是“贤妻的料”,而不是“红颜祸水”。

想到粗俗又黏人的阿桐,阿树不禁头痛。都说“婚姻大事”要听“父母之命”,可这还是令他感到自己的未来希望全无。

走着走着,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陌生,他发现自己迷路了——来到了从小父亲严禁他涉足的桦林谷深处。

这里的花草树木,果然更加茂盛,更让人感到生命的力量。阿树黑亮的瞳中,映出一个纤长的身影。

花仙子?阿树听到自己的心声。不可能,那只是个传说。

反正再过七日,就到父亲安排的“大喜”婚日了,若我未来的幸福就要葬送在那个阿桐手里的话,现在倒不如遇到花仙子呢!难不成……真遇到了?

走近,身影的主人有着极为不寻常的樱桃粉色盘发。

“那个……那边的大哥,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下?”身影转过身,一双深灰色眸子明亮动人,容貌秀美,朱唇微启,煞是好看。

好美……比阿红,要美上百倍!

如此美貌的年轻女子,自己怎从未见过?

真是个格外可爱的女孩子呢……若不是有着几分诡异的气息的话。

米红色的衣裳,更衬出她肤色的冷白。“拜托你,我迷路了,你能带我出谷吗?”

“啊,当然。”话不经大脑就出口了,面对这么娇柔可爱的女孩子,阿树只感觉脸上发烫,自己现在一定在她面前脸红了,但他还是爽快地说,“我叫阿树,是一带的村民。我在这边长大,但从没见过姑娘你啊。请问姑娘芳名?”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颜如花,更增添了几分俏皮。“叫我沉馨就好。”

“你……你该不会就是花仙子吧?”阿树有些口吃,“常、常人,头发怎么会是这种颜色?”

沉馨直视着他,深灰色的眼睛分外晶亮。“呵呵,我可不是花仙子,我还希望是哩!因为我从小就用这谷中最鲜嫩的一种罕见花的花瓣洗发,所以渐渐就变成这个颜色啦!”

接着她抿抿嘴,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我知道,非常少见,但其实是非常吉利的哦。”

“是、是吗?有这种事?”阿树将信将疑,眼中仍有无法掩饰的惊奇,脸上仍写着不解,但面对美丽少女的直视,又不敢追问下去。

“当然咯,阿树哥哥你还真是个多疑的人啊。”

“哪有!阿树我是最靠得住的人。”阿树爽朗地笑了,笑容朴实无华,却十分真挚,令人感到温暖,光是这样一个笑容,就能迷倒半个村的女人。

但这位粉发少女,只是顿了顿,没说什么,脸上挂着有些僵硬的稍减弱的微笑,眼中的闪烁也暗了些、慢了些,却依然存在。

当她向自己靠近时,阿树才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股花香。

“好香啊。”

“我从小就一直用鲜花洗浴,自然就染上花香啦。”

“姑娘,你也住在这附近?”

“嗯。我肯定是住在山的另一头,而不是你们村子那个方向。”

“啊,你也没来过这一带?”

“谷中这么深的地方,没来过啊。你也迷路了吗?”

“呃、哈哈,是啊。”阿树手掩额头,尴尬地笑了笑,“不过没事的,我肯定能把咱俩带出去。”

“好啊,那我就跟着哥哥你了。”

阿树在前面带路,沉馨跟在他后面。二人谁都没有发现,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后方,有一双淡碧色的眸子在注视着他们,冰冷而毫无感情。

二人渐行渐远,淡碧色的眼睛保持着距离,跟随其后。

躲在一旁的荆秋水三人目睹了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

“那个女孩……是花妖吧?”武天峻说。

“竟然有人闯入桦林谷?”突然,出现一个更美艳、更具成熟气质的女子,“在姒绮鸾,是这里最资深的花妖呢……我们可不欢迎人类。”

三人遇到花妖们、便立刻与之战斗。

在荆秋水和武天潇、武天峻三人联手之下,把姒绮鸾打败了。

姒绮鸾不服气,企图诱惑峻。

但天峻一心想找到阿娇,识破了这个叫姒绮鸾的绝美女子的诡计。

“姒绮鸾……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已经很明确,我要找回我的心爱之人。”武天峻一字一句地说,完全不被这个花妖所迷惑。

“永远做着美梦,难道不是很好吗?”姒绮鸾神秘地笑着。

“如果金娇在你这里,请把她还给我。”武天峻坚定道。

“你是说刚才那个黄衣少女吗?呵呵……可惜,可惜!我的手下华璐和沉馨,这两位花妖,已经把她的精气都吸走了。还给你的话,也不过是没有生命的空壳了哦。”姒绮鸾邪笑着说。

“你说什么!?”武天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会吧……金娇她?”荆秋水露出担忧之色。

“二弟!你冷静点!”武天潇试图稳住弟弟。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武天峻歇斯底里道。

忽然,他直视着姒绮鸾,异常坚定。

姒绮鸾眼中满是挑逗的意味,嘴角一丝笑毫不减弱。

武天峻冷冷地说:“姒绮鸾,你刚才是在耍我吧?”

姒绮鸾很惊讶,她的笑容稍微疑惑了一秒,却被武天峻捕捉住了。

“果然,你是在骗我!”武天峻更加肯定地说,“我们已经打败你了。快把金娇交出来!”

姒绮鸾的笑容消失了。随即,却又柔和地笑了:“……千百年来,能抗拒我们的男人,用手指都能数出来。看来你对那女孩,是认真的……”

姒绮鸾一挥手,金娇出现了。

“阿娇!”武天峻大为惊喜。

“阿峻哥哥!”金娇看上去毫发无损,生龙活虎。

金娇解释说,原来是她们花妖把濒死的金娇救活了。

“这位年轻男子,可敬啊。”姒绮鸾满意地说着。

“这能让敌人混乱、损血,同时为己方补血。”姒绮鸾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武天峻,“教给你是值得的,你确实是个心志坚定的男子汉。”

姒绮鸾认为这四人悟性很高,便收他们为徒。

姒绮鸾尤其认为秋水天资出色。姒绮鸾成了秋水的师父,秋水因此习得“花凌掌”。

“每次攻击土属性的敌人,己方都能增加真气。虽然一开始数值不多,但随着等级提高,数值也会相应上升……但都是有所占比例的。”姒绮鸾说。

“这位姑娘,真是灵气十足。再传授你一招好了。”

秋水学会”花舞花飞“。

“这招用来攻击全体敌人,可使敌人失血的同时产生混乱。”姒绮鸾说。

“至于这位黄衣少女,你应该是帮助人恢复的角色吧?”

金娇习得“挽花诀”。

“这能恢复全体体力。”姒绮鸾温柔地笑道,“好好利用你们的能力吧。”

“多谢师傅……”金娇和荆秋水看上去十分高兴。

“阿娇,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刚才真是……急死我了。”武天峻不舍地搂住了金娇。

“笨蛋啊……”金娇脸上浮起红晕,“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消灭呢?”

“哈哈,说的也是!”武天峻乐观地说,然而很快就收敛了笑容,“但是,刚才你真是吓到我了!以后你千万不可再这样吓唬我了!”

“天峻……”金娇看武天峻的目光中,满含感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