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穴用力好棒 你的奶 好大 让我揉揉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920 次 收藏

闻艾琪心中大喜,赶忙点了点头。她弯下腰,将包里一大堆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泥路上。闻艾琪又提了提自己的包,才算是满意。看着拿着包快快乐乐走了的闻艾琪,闻千沛挑了挑眉,把那一大堆的物品塞自己包里。有些塞不下的东西,闻千沛就往麦娜月包里塞。

导演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本来想要开口阻止,但还是闭上了嘴。有这么多的不确定性,节目才会有一定的收视率。这么想着,导演自顾自地笑了笑,开始让剧组的人着手安全措施了。

天色晴朗,艳阳高照。看起来是个好日子。背着包的几个艺人,大步踏入树林中。周遭树木环绕,阳光透过叶子的隙间撒入,倒有几分的暖意。

“好热啊。”时间久了,闻艾琪也有些撑不下去了。她拖着沉重的步子,一边叹着气,一边伸手拉住闻千沛背包垂下的细绳,时不时地嘟囔着几句。

察觉到闻艾琪逐渐加大的力道,为了闻千沛索性停下了步子,扭头看着气喘吁吁的闻艾琪,一言不发。闻艾琪愣了一下,误以为她是心软了,连忙笑着张开双臂想要给予她一个拥抱。

可闻千沛转了个身,躲开了闻艾琪的动作。闻艾琪扑了个空,难免有些窘迫。但想起先前经纪人的叮嘱,她立马又有了行动。这一次是提升自己名誉的好机会,只要表现出和闻千沛的姐妹情深,以后的道路绝对会轻松不少。

“要在这里休息吗?晚上还没有落脚处,会不会有点危险?”麦娜月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有些担忧地朝着闻千沛问道。闻千沛并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白绒绒和闻艾琪二人。顺着闻千沛的目光看去,麦娜月也迅速明白了。

白绒绒面色绯红,大口地喘着粗气。她将背上的包放在了地上,自己坐在包上,不停地用手扇着风。不论怎么说,她也算是一个大小姐,从来都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而一旁的闻艾琪看起来,似乎状况也不怎么好。

“好热啊。姐姐,你热不热?”闻艾琪转了转眼珠子,快速站起身讨好地走了过去。她翻了翻自己的包,将其中的一个降温贴递给闻千沛,“姐,这个你拿着。虽然我只带了一个,但既然你热的话,就给你了。”

听着闻艾琪刻意强调的后半段话,闻千沛挑了挑眉,径自走到了麦娜月的边上。被闻千沛这么忽视,闻艾琪却已经有所习惯了。她把自己的刘海直接往后撩了下,也不去搭理闻千沛。

白绒绒却是凑了过来,看着闻艾琪手中的降温贴没说话。可惜她的视线太过于炽热,导致闻艾琪只能不情不愿地递给了她。白绒绒推脱了几回,故作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在之后的一路上,白绒绒和闻艾琪两个人相依为命,时不时发出几声尖叫,时不时有一阵的喊苦喊累。就比如此时已经天黑,闻千沛和麦娜月二人已经将帐篷搭好了。可回头一看,另外两个人的帐篷可没有丝毫成型的迹象。

“这,这该怎么弄啊?”白绒绒看着一大堆的支架,以及帐篷面,很是无措。看到她们的帐篷完成后,白绒绒连忙拉住麦娜月的手,委屈地撒娇道,“娜月姐,能不能帮我搭一下帐篷?你知道的,这些事情我都……”

“自己做。”麦娜月没继续听下去,她弯腰缩进了帐篷里,将拉链拉上,盘腿闭眼地打着坐。等到闻千沛进来后,麦娜月随手拿出来一副扑克,和她抽签着玩。

无奈之下,白绒绒和闻艾琪只能自给自足。搭了不知道多长一段时间,帐篷才勉强有个雏形。闻艾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却发现一个说明书正放在一旁。她拿起说明书看了几眼,低声嘟囔了句:“有说明书怎么还不知道看?白痴。”

坐在一旁的白绒绒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并没有听清闻艾琪的说话。她抬眼望了过去,扬声催促了几句:“艾琪,你怎么还没有搭好?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快点吧。”

闻艾琪哦了一声后,碍于白绒绒的背景,只能任劳任怨地继续完成任务。一边搭着两个人的帐篷,闻艾琪还不忘小声埋汰几句白绒绒。

等到导演组来把人接出去时才发现,由于帐篷实在是搭不起来,闻艾琪和白绒绒索性将材料盖在身上睡了。剧组的人哭笑不得地把她们喊了起来,通知了下次的录制时间,就让她们回去了。

也正是这一期的播出,导致网上的舆论风向再一次有了变化。甚至有些许网友,将麦娜月和白绒绒之间的事情都扒了出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白绒绒和邵悠泰的评论全都是指责辱骂。迫于舆论压力,邵悠泰只得一次次拨打麦娜月电话,试图让她回来。可都没有被接通。

节目第一期的反响还不错。第二期的地点,导演特意选在了深山里。只不过,山里有一幢搭建起来的别墅。虽然刚完成不久,但导演组却打算把它营造成一种荒野孤宅的气氛,以提高收视率。

和上一次一样,白绒绒和麦娜月二人,只带了一小部分的东西。一路上,她们都落在后面,时不时低声探讨着什么。可每当闻千沛转头去看看她们还在不在的时候,两个人就迅速闭上了嘴,一脸的无辜。

“这里的路有点陡,你们当心一点,别滑下去了。”与麦娜月互相搀扶着的闻千沛,看了眼后面摇摇晃晃的两个人,朝着她们叮嘱了几句。至于那两个人有没有听到,闻千沛就不清楚了。

在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后,勉强有一块平地可以休憩。闻千沛将东西放了下来,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距离上一次拍摄的时间很近,她回去后各种腿疼腰疼的,都没怎么休息好。如今又是这么需要体力的山路,闻千沛难免有些撑不住。

白绒绒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拿起镜子小心翼翼地将面上的尘土擦去,生怕对自己的颜容出现影响。随后,白绒绒对着闻艾琪使了个眼色,就站起了身子。闻艾琪也跟着站了起来,她朝着另外两个人笑了笑:“我刚刚在那里看到了石蒜,我想去采几朵。”

说着,闻艾琪还刻意地指名了方向。闻千沛点了点头,不忘叮嘱道:“那里的山路比较危险,你们当心些。如果滑下去了,节目组可能不一定来得及赶过来。”

得到闻千沛的应答,二人不等把话听完,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可闻千沛总觉得她们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石蒜……这个季节有吗?”

“可能吧?我也不怎么了解。”麦娜月托腮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摇头表示不解。闻千沛叹了口气,低头开始揉捏腿部,试图缓解肌肉的酸胀。

可还没等多久,白绒绒就十万火急般地冲了过来。由于太过的急迫,白绒绒脚下不稳,整个人直直地摔在了地上。疼得她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但这一次的白绒绒,却是哭着爬了起来,一把抓住闻千沛的手臂:“艾琪,艾琪她……出事情了!”

“什么?”闻千沛一惊,看了眼身旁的麦娜月,脑子里有些发懵。顾不上思考太多,她迅速将白绒绒朝着先前的地方走去,继续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点说。”

白绒绒被闻千沛拽的生疼,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却还将事情说得具体完整。可闻千沛总觉得哪一部分,好像有点奇怪。可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她根本来不及多想。走到那一处的山路,闻千沛朝前走了一小步,试图去看看底下有没有痕迹。

但这个时候,闻千沛脚下的石板突然松动,整块塌了下去。她瞪大双眼,脑海里一片空白。但闻千沛下意识地松开了白绒绒的手,整个人从斜坡一路滚了下去。

“千沛!”麦娜月整个人懵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来不及了。她颤抖着拿出对讲机,情绪激动地朝着对面的导演组告知着事情。接受到消息的导演组,迅速赶了过来。跟在他们身边的,还有完好无误的闻艾琪。

麦娜月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闻艾琪,抬起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闻千沛先前滑下去的地方,语气颤抖着:“你,你不是掉下去了吗?怎么会……”

“我,我把住了树。没什么危险。”闻艾琪有些结巴地讲述着事情,可麦娜月根本听不进去。她步子踉跄着走到导演身旁,浑身发抖控制不住地落着眼泪。导演拍了拍她的肩,只能官方地安慰了几句。

就在这时,导演手里的对讲机突然响了。沙哑的声音与电流声交杂,从那一头响起:“我……嗞嗞……无……滋……”

起初虽然有一阵的杂音,但依稀还能听到闻千沛在说话。可是随后,对讲机就了无音讯了。剧组的人迅速通知了家属,并且展开相关的搜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