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彦深进入 折磨阴作文1000字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800 次 收藏

老夫人猜测,昨天亓官白桃让年氏兑现的承诺,应该就是让年氏救亓官良。

只要亓官白桃不是年氏安插的人,那她就能更好的控制了。

“好!很好!如果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去找我!”

“多谢祖母!”

亓官白桃突然想到什么,从椅子上起身,跪在了老夫人面前。

“孩子这是怎么了?”突然的变化,让老夫人很诧异。

“祖母明日就是我嫁入将军府的第三天了,我想回家看看生病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

“三日回门,你确实应该回娘家看看!”老夫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并没有立刻同意。

没有立刻答应,不就是在担心你的宝贝孙子么?还好我有计划。

“祖母放心,我会将按摩的方法教给司琪,明天让她代替我给夫君按摩!”

老夫人看亓官白桃想的很是周到,就答应了,“好吧,你要仔细的教司琪,这丫头我还是放心的过的。”

“是!”

“不过你想回家,也要和你母亲说一声才是,不能得到我的允许就可以忽视你母亲知道么!”

“孙媳知道,请祖母放心!”

“嗯!你回家看亲家也不能空手回去,一会我会差人给你拿些银两,给你母亲买些东西,也算是将军府的一点心意!”

“孙媳带家母谢谢祖母的好意!”

“快起来吧!”

此刻,老夫人看着面前的孙媳妇儿是感觉越看越顺眼了。

她竟然不在乎司琪和修远有肌肤之亲,看来等修远苏醒后,再给修远说亲她也不会有意见了。

亓官白桃和老夫人相视而笑,只不过各有所思罢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老夫人就笑着离开了。

老夫人一行人刚刚离开西院,董嬷嬷就走了进来。

她其实早就已经到了,只是看到老夫人在里面才没有进去,一直躲在角落里等老夫人离开,她才露面的。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司琪先在院子里看到了董嬷嬷,立刻大声说道:“董嬷嬷怎么来了?”

“这里是将军府,我奉当家主母的命,哪里去不得?”

董嬷嬷仗着自己年岁大,又有年氏给她撑腰,在下人中也是十分得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有年夫人的命令,董嬷嬷自然是来的,不知道董嬷嬷这次来有什么事么?”

司琪提高声音拖延董嬷嬷,就是给在屋子里面的亓官白桃发信号,提醒她麻烦来了,让她做好准备。

“有什么事也无需跟你个丫鬟说,夫人要找二少奶奶,她人呢?”

“二少奶奶在屋子里休息呢,我这就去通知她!”

说着司琪就向屋子的方向走去,却没想到被董嬷嬷给拦住了,“不用了,我还是亲自去请二少奶奶吧!”

董嬷嬷直接推门而入,根本不像一个下人进主子房间的样子,好像在回自己家一样。

司琪紧随其后,一脸愧疚的看向躺在太师椅上的亓官白桃,“二少奶奶,董嬷嬷说年夫人有急事要找您!”

亓官白桃刚才已经接收到了司琪的信号,早就做好了准备,并给司琪一个安心的眼神。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司琪见自己主子这么说,很不放心的离开了。

昨天发生的一切她都在场,她也知道年氏对昨天的事情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找亓官白桃麻烦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个麻烦来的如此之快。

“不知道母亲有什么指示呢?还要劳烦董嬷嬷亲自跑一趟!”亓官白桃看了一眼董嬷嬷,又闭上了眼睛,没有要离开太师椅上的意思。

董嬷嬷站在那里,对亓官白桃这样的态度有些不满意。

“老奴只是来传话的,至于我们夫人找二少奶奶什么事,就不从得知了。”

“好,我知道了!”

“还请二少奶奶快些动身跟老奴走,免得我们夫人等着急了。”

亓官白桃看了一眼董嬷嬷,又闭上眼睛,缓缓的说道:“我刚做了一些耗费体力的事情,还需要再休息一会,劳烦董嬷嬷在此稍等片刻!”

她好久没有做过这么大的运动量了,真的很累!

董嬷嬷见自己的话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有些不耐烦了。

明明已经暗示亓官白桃,是年夫人要找她,她竟然敢不把年夫人放在眼里,如此怠慢,真是不想活了。

要给她立立规矩才是,让她明白将军府到底谁当家!

“二少奶奶,请不要忘记你的身份!没有我们夫人你现在还住在那个破草屋里呢!”

哎呦!这是来找茬了!

我那么累,休息一会怎么了?竟然还敢搬出年氏来压我?

虽然我不能直接和年氏作对,但你一个老嬷嬷还敢在我面前撒野!

我可不是惯孩子家长!

“董嬷嬷这话是什么意思?”亓官白桃带着冰冷的眼神看着董嬷嬷。

不知道为什么,董嬷嬷看到她的眼神,竟然有些胆怯,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老奴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老奴奉劝二少奶奶还是不要装糊涂的好!”

“董嬷嬷这话可真有意思,我一个堂堂将军府的二少奶奶需要与你个老嬷嬷装糊涂么?你也配?”

董嬷嬷冷哼一声,“你区区一个商人之女,竟然还在我面前装上主子了,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

她也不打算给亓官白桃留任何的情面了,拿出了老资历的身段。

“放肆!”亓官白桃立刻从太师椅上做了起来,将桌子上的茶碗摔到了地上。

“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不管我曾经的身份怎样,但我此刻就是将军府的二少奶奶,是谁给你的胆子辱骂主子!”

“亓官白桃,你可别忘了,几天前可是我赶着驴车把你拉回来的!”

这话是在贬低我地位低下么?

连个马车都坐不上?

我这小暴脾气!

茶杯摔碎的声音引来司琪,她立刻推开门跑了进来,十分担心的大声说道:“二少奶奶你怎么了?”

亓官白桃灵机一动,想到了个对方董嬷嬷更好的方法。

她一下瘫坐在地上,大声的哭泣,“都是我不好,是我身份低贱,惹得董嬷嬷不高兴了!都是我的错!”

司琪看着亓官白桃我见犹怜的样子,就知道董嬷嬷一定是欺负二少奶奶了。

如果二少奶奶在自己的院子里被旁人欺负,那下一个岂不是就会欺负二少爷了,司琪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呢!

“董嬷嬷,不管怎么说二少奶奶也是二少爷的人,你怎么能欺负她呢!”

司琪的声音更加大了几分!

董嬷嬷有些看傻眼了,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这个亓官白桃怎么就突然瘫坐在地上了?

刚才她可不是这么柔弱的样子。

说巧不巧,这个时候正好赶上福嬷嬷走过来。

老夫人派她又送了些银两给亓官白桃回娘家探亲用。

还没有进院,就听到了吵闹的声音,眉头紧锁,快步走进屋子。

屋子里亓官白桃坐在地上掩面哭泣,不知道在小声叨咕着什么。

董嬷嬷立于一旁,不以为然的样子。再加上地上的茶杯,让她的眉宇间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这是怎么回事?”福嬷嬷厉声问道,立刻放下手里的箱子,将亓官白桃搀扶起来。

亓官白桃继续委屈的哭泣,没有开口说话,司琪却开口解释道:“还请福嬷嬷给我们二少奶奶做主啊!”

“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去找老夫人做主!”

“二少奶奶刚才给二少爷按摩已经很累了,您和老夫人离开后,二少奶奶就躺在太师椅上简单的休息一会,想着一会再给二少爷按摩,只是没想到你们刚走,董嬷嬷就横冲直撞的闯进来了!”

“我哪里横冲直撞了?”董嬷嬷凶狠的看向司琪。

“你说年夫人找二少奶奶,我本要进屋通传一声,可是你却抢在我前头,二话不说推开二少爷和二少奶奶的房门大步走了进去。这难道不是横冲直撞么?”

听到这,福嬷嬷的愤怒值又增长了一些,看向董嬷嬷,“这是真的?”

“老奴刚才也是一时情急,才疏忽了,是年夫人找二少奶奶有事,所以……”

福嬷嬷立刻秒懂。

平日里她就看不惯董嬷嬷猖狂的做派,今天竟然敢到二少爷这来撒野,让她撞见,就一定要给董嬷嬷点教训才行。

“董嬷嬷你也算是年夫人身边的老人了,难道进主子的房间要请示这个规矩你不懂了么?再说,你家年夫人的事是事,我们二少爷的事就不是事了么?”

“没有!主子的事都很重要!”董嬷嬷有些不服气。

“你还知道你是个奴才啊?我看你都快成将军府的主子了!也不知道平时你家夫人是怎么教你的?还是说你一向如此跋扈,甚至都可以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

亓官白桃算是大开眼界了!

没想到看起来和蔼又平易近人的福嬷嬷,竟然也有这么威武霸气的一面。

看那个尖酸刻薄的董嬷嬷还有什么能耐与之对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