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太多了啊好大 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399 次 收藏

第五十九章

“张博飞!我警告你!你对吴清放尊重点,”听到这话的宁睿很生气,“你一个大男人这么诋毁一个小姑娘,你也好意思?”

夏宸在一边已经忍不住要动手打人了,宁睿拉着他,低声说:“让他说清楚,再揍不迟,不能让他侮辱清子的名声!”夏宸看宁睿一眼,看着他眼睛里的火花,点了点头。

“我诋毁她?”张博飞一脸的惊讶,“我说的都是事实怎么能叫诋毁呢?”

“哼!事实,那你倒是说说啊?”宁睿咬着牙说到。

“看来她瞒你瞒的够严实的啊,也难怪,好不容易找到这么样一个金龟婿,可不得抓住吗!不然,这辈子,也就只能去卖了吧!”张博飞年轻的脸开始变得扭曲。

“啊!”宁睿还是没有能控制住自己,夏宸看着倒在地上的张博飞,收回了自己伸出一半的拳头。

“你打吧,你打死我,这也是事实。”张博飞从地上爬起来,白大褂被弄得脏兮兮的,他把衣服脱了,挂在衣架上。

“吴清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待人真诚正派,你这些污言秽语,到底是哪里来的?你不说清楚,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宁睿的声音里已经充满的危险的分子。

“这都是事实!”张博飞喊道,“她本来就是一个滥交拜金的女人!”

“那你还喜欢她。”夏宸现在很看不起他。

“对,我就是喜欢她!”张博飞并不否认,他看起来有些癫狂。“可是她对我呢?她嫌我穷,嫌我没钱,嫌我不浪漫。你别看她长的文文弱弱一副白莲花的样子,可骨子里却是一个贱货!不过我也确实很佩服她,到了大学,竟然真的装作是一朵纯情白莲花的样子,还钓到了你这个宁氏贵公子。真是不简单!”

“张博飞,真是造谣一张嘴啊,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你必须停止你的造谣行为,否则……”

“否则怎样?”张博飞满不在乎,“自己被戴了绿帽子,恼羞成怒了?你自己看看吧!”张博飞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摔在宁睿面前。照片轻飘飘的,滑落到了地上,宁睿弯腰去捡,一只手已经先他一步把照片捡了起来。“清子?你怎么跑过来了?”宁睿心里一惊,他们刚才说的话吴清应该都听到了,这个傻姑娘,还不定有多伤心呢。

“看你们这么不正常,所以跟出来看看。”吴清看上去情绪并没有多大的起伏。她捡起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吴清画着浓妆笑的很开心,长长的指甲涂着猩红的指甲油,指甲还夹着细细的女士香烟,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发尾挑染成蓝色和红色,有两个男人搭着吴清的肩膀,肩膀上有纹身,看上去像是一个“艺”字,吴清穿着一件吊带裙,裙子很薄,被弄得有些皱巴巴的。照片在一个光线很不好的环境里拍的,宁睿看着有烟雾在身边缭绕,四周还有炫目的光线,似乎像是……酒吧?宁睿看到吴清拿着照片的手开始颤抖,不由得抓住她的手腕,“清子。”

“张博飞,谁让你这么做的?”吴清抬起头来,拿照片指着张博飞。

“呦,怎么了这是?在男朋友面前就不敢承认了?宁大少爷,你看看啊,恼羞成怒了。”张博飞痞痞的笑着,一脸猥琐。

“你别胡扯了!宁睿才不会信你呢!”吴清终于爆发了,“你这图P的也太烂了,简直是侮辱我的职业!”

“是真是假你自己心里清楚!”张博飞看吴清一点情面都不讲,声音也大了起来,“你敢否认照片里是你吗?”

“我不否认。”没想到吴清会这么干脆,张博飞一时间愣在原地。“这本来就是我啊,我吴清做人堂堂正正,做事清清白白,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你看看,她都承认了!”张博飞冲着宁睿喊,“宁大少!你可醒醒吧!高中就开始这么玩儿,你也不嫌她脏!”

啪,这是吴清第一次扇人巴掌。扇完就后悔了,手好疼,不合算。

“张博飞,你给我放尊重一点!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吴清还是有点不可思议,她还记得张博飞给她带早饭,找的理由是:“我妈做的多,她让我给你带的。”然后不等吴清答复就急忙逃走了。每每吴清都又无奈又好笑,大家都是高中生,有哪个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这学习的关键时候谈恋爱呢?找个理由都不会,也太老实了。记忆中的少年和眼前的人重合,吴清感到恶心。

“我怎么这样了?问你啊!我当年那么喜欢你!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为什么!!”张博飞自顾自的说着,“不就是因为我没钱吗?所以你看不上我。你勾三搭四,你天天打扮的跟站街小姐一样出去做什么?不就是出去卖吗!换点钱满足你那虚荣的欲望!”

吴清气的发抖,可她还是紧紧拉住夏宸和宁睿,“你们别管!这是我的事!”吴清大吼,“你有什么证据?”她问张博飞。

“这就是证据!”张博飞指指那张照片。

“好啊,咱就好好说说这张照片!谁给你P的图,技术太烂了。该回炉重造了。”吴清指着裙子的吊带,“我该谢谢你啊,上衣给我P掉了还不忘给我P个吊带。我那会儿刚剪的短发,这就给我P长了?还选这么丑的颜色!”吴清继续说着,她的呼吸很不均匀,一句话音调有高有低,宁睿轻轻拍着她的背。

“你去酒吧,你还化这么浓的妆……”听到吴清一一指出照片的问题,张博飞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我去酒吧怎么了?我画浓妆怎么了?”那天,吴清画室的一位老师从首都回来,他在首都举办了一场很成功的画展,不仅仅是自己的作品,还带了他学生的作品,这位老师的妻子原来是一位艺人,出过几张唱片反响还不错,认识了吴清老师以后就退出娱乐圈了,回到江川,开了一间酒吧。当天晚上,为了庆祝画展的成功,酒吧谢绝对外营业,师娘给画室的每一位学生都画了BulingBuling的妆,那也是吴清第一次尝试这么浓的妆,用她的话说,眼影都有几斤重,当晚回到家后,光卸妆水,用了小半瓶。当天整个画室玩到凌晨2点,在即将结束的时候,师娘林艺给他们照下了这张合影。搭着吴清肩膀的是她的老师,胳膊上的“艺”字,就是师娘的名字。

吴清把照片撕得粉碎,扔进垃圾桶里。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翻了半天,找到一张照片打开,把手机伸到张博飞的面前,差点碰到他的鼻梁。手机上的照片要清晰很多,没有烟雾,吴清上衣穿着一件黄色外套,头发也是黑色的齐耳短发。“我谢谢你把我的胳膊P的那么细,我如果真能瘦成那样,就好了!”吴清愤愤的说。

“所以,”看了半天热闹的夏宸开口了,“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哼!”

“你别否认,我自认为我的眼光还是很毒的,你喝了我那么多杯柠檬水,对你,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张博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没人让我这么做。我就是心里不舒服,我就是想恶心恶心她。吴清啊吴清,你不是说你大学不谈恋爱的吗?你不是说你妈不让你谈恋爱的吗?那他呢?!”张博飞指着宁睿,“我等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搬家了,失去了联系。我更没想到的是,能在这又见到你,我那么高兴,我现在有稳定的工作,我可以给你好的生活!可你呢?”张博飞大声的质问吴清,眼眶开始泛红。“你找了个富二代,哈哈哈哈,我还真当你女神呢,也不过就是个俗人罢了。”张博飞哈哈的冷笑着。

吴清看着眼前有点疯癫的张博飞,心里乱糟糟的,她觉得头有点疼,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就跑出了医生办公室。

回到病房,吴清开始收拾东西,收着收着忍不住小声哭起来。宁睿心疼的抱住吴清,夏宸见状,悄悄离开了病房。“哭吧,清子,哭出来舒服点。”

“他怎么能这样呢?”吴清哭的难以自持,“我们……我们是同学啊!几年的情分……呜呜呜呜……”宁睿默默地听着吴清断断续续的言语,小声安慰着。

“我要出院。”吴清终于哭够了,她拿宁睿的袖子擦擦眼睛,“别擦,有细菌。”说着拿纸巾细细的擦着吴清通红的双眼,“成小花猫了。”宁睿笑着,“哎,你这睫毛膏什么牌子的,这么防水?这么哭都不晕的。多买点,在家屯着。”

吴清噗的一声被他逗笑:“胡说八道,我今天没有涂睫毛膏。”

“真的啊,啧啧啧,看我媳妇这长睫毛,原来是天生的啊,睫毛长的人聪明。以后咱家娃,得让他遗传你。”宁睿说的一本正经。

“说什么呢,你让遗传我就遗传我啊,你能管得了基因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呢!”被宁睿这么一逗,吴清的情绪也好了点,她坐在病床上,看着宁睿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收好。

“我现在去给你办出院手续。你在这乖乖等着,喝点水,”宁睿把保温杯打开,试了试水温,递到吴清手里,“刚好,不热了。刚哭了这么久,赶紧补补水。我去去就来。”宁睿打开抽屉,拿出吴清的住院单和医疗卡,一步三回头的朝病房外走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