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腰腹上起伏 男按摩师日记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038 次 收藏

霍蔺低头忙着看手中的文件,只是敷衍的应和了一下,没怎么注意听她说的什么。

看见他这样子,顾晚颜也很好奇,凑上去看,却发现了,他在看的这些,都是关于李陶的文件。

顾晚颜突然想起了之前和李陶的合作,拍了拍脑袋,惊讶地说:“天哪,这段时间光忙着自己的事情了,当初签订的合同还没有完成,设计稿都没交出来,李陶哪个工作室应该挺生气的吧,我们是不是要付违约金啊?”

霍蔺看见她这一副样子,不禁摇了摇头:”他们工作室都解散跑路了,你还在担心这些。”

顾晚颜倒是一本正经,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也许那个李陶是有点儿问题,但是他的工作伙伴没有做错什么呀,要是因为这件事而让那些人失去了工作,我觉得,我首先是要忏悔的。”

毕竟,也是第一次能有人跟自己签订合约,

看着自己的女人这样的善良,不由得有些心动,把她拥在了怀里。

鼻尖蹭着她的头说到:“现在你就先不要担心别人了,留点时间给我好吗,陪我一会儿,这段时间你受苦了,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我真的很想你。”

霍蔺低声地对她喃喃道,她也安静的被他抱着。

最近可真是辛苦了他了。

虽然她受了很多的苦难,但是顾晚颜心里非常清楚,对于找不到他这件事情,霍蔺一定内心是特别的内疚和难过的。

她光是想想,都能感觉到霍蔺当时的那种无力感。

还好,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看着手上的文件,霍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从文件中快速的抽出了那个文身的图片,递给了顾晚颜,开口刚要询问,却发现顾晚颜的表情有些复杂。

看见那个图片的一瞬间,顾晚颜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又想起了那一天的事情。

她在门缝中,捂着嘴巴不敢出声,只能看见了那个人脚腕上的文身,而那个图案,和手上这张图片上的文身,完美的重合了起来。

是同一个图案。

她马上抬头对着霍蔺,脸上毫无表情,开口说道:“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这个文身是谁身上的?”

看见她这个反应,霍蔺心里有了答案。

果然,她认得这个文身,这个李陶果然有问题!

顾晚颜握着手中的文身图片,安静了一会儿,忽然说出了一句话:“这是谁的文身?我记得的这个文身,这就是当年杀害我父母的人身上所拥有的文身,它的主人是谁?”

霍蔺看见顾晚颜突然爆发出来,也安静了许久,他看他迟迟不开口,声音又提了两倍:

“这个文身的主人到底是谁?”

霍蔺此时才微微张了口:“你认识的,就是之前跟你合作过的你父亲的朋友李陶。”

“尧尧说,上次来咱们家的时候,看见了他脚腕上的文身,李陶还威胁尧尧不要说出去,但是他不小心说出来了,我就留了个心眼,觉得这是个特别的标记。”

听到这个名字,顾晚颜只是愣了一下,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好像早就觉得是有些蹊跷的,但又说不出来,可是现在,终于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了。

霍蔺沉思开口说道:“那现在,很多事情可以去解决了,他有可能,就是杀害你亲人的额凶手。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我们得找到他。”

其实,听到这个消息,霍蔺是兴奋的。

这么多年来,顾晚颜的心结,终于可以解了,这样,霍蔺也能替顾晚颜做些事情了。

不过,抓到李陶,有点难度。

是呀,自从顾晚颜上一次被绑架之后,李陶早就逍遥法外了,而现在廖天奇也落网了,那么他指定闻到了风声,自然是会躲得远远的。

现在陷入了难题之中。

顾晚颜想了想,忽然露出微笑:“廖天奇和李陶他们两个,不是狼狈为奸吗?也许从某些人的口中,可以得到他的消息。”

没错,廖天奇。

霍蔺对这样的决定也十分赞同。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回一趟霍家。”

顾晚颜觉得很疑惑:“为什么要忽然回家,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霍蔺只是想让她回去看看,现在霍老爷子对她的态度。

让她更高兴一点为好,毕竟找到李陶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而眼下最重要的,是需要陪伴父母。

上一次护林员的大叔的逝去,给了她很大的打击,也许现在感受一下父辈的温暖,心里会好很多吧。

如果顾晚颜知道老爷子现在非常的喜欢她,心里也会高兴许多吧。

“这你就不用再操心了,没啥大事,但是还是要回去。先赶紧吃今天的药,我就给你办出院手续,我们一会儿就出发。”

听到能离开这个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场所,顾晚颜十分的高兴。

毕竟这几日,被困在医院里,也属实是无聊。终于能离开这里了,值得开心。

因为顾晚颜的潜意识中,医院并不是什么好的地方。

她乖乖的吃完药之后,坐上霍蔺的车,便开往了霍家。

到了霍家之后,尧尧也正好在爷爷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见自己妈妈健健康康的精神百倍的出现,也是十分的高兴,冲到门口就抱住了顾晚颜。

“妈妈,你终于回来啦,最近爸爸不让我去见你,可让我想死你啦。”

感受着怀里胖乎乎的尧尧,顾晚颜心里是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尧尧,你知不知道,妈妈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抚摸着他的头,对着他温柔的说道:“尧尧,你怎么能这么说爸爸?不能把这样的事情怪罪在爸爸身上。

是我不让他带你来的,妈妈这两天生病了,既发高烧,又有重感冒,你要是去了,会传染给你的。”

尧尧摇着头,开口说道:“没关系,我不怕被传染,尧尧只想见妈妈,我坚强着呢。”

顾晚颜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大人,笑着说:”是,你不怕被传染,到时候我病好了,你再被我传染了,我每天还要费心费力地去照顾你。大病初愈,我容易吗?

那这样看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等我好起来吧。”

听妈妈的这番话,尧尧觉得也非常的有道理,与其让自己得病,每天劳累妈妈的话,还不如乖乖地等着她回来,现在他她健健康康的回来啦,这多好呀!

尧尧点了点头说:“对没错,我就应该乖乖的在家里等妈妈。”

他们这一家三口站在一起,格外的和谐与温馨。

霍老爷子本来是在房内休息,听到外面有些许的吵闹声,便被惊醒了,感觉是外面来了人,便走到门外去,一眼就看见了楼下抱着尧尧的顾晚颜。

这几日的担心,终于可以放下了,看着一身健康的顾晚颜,老爷子也会心的笑了出来。

像是感受到了来自远处的目光,顾晚颜抬头,就看见了一脸慈祥的老爷子。

突然顾晚颜的抬头,没让老爷子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的关怀好像泄露的太多了,不由得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把刚才的神情收了回来。

其实顾晚颜心里刚才也是纳闷的。

怎么回事,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丝关心的目光,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算了,还是别期待了。

甩了甩头,没有再去多想。

霍蔺也抬头,看见老爷子,爽朗的对着他说道:“今天我带着颜颜回来了,我们在一起吃个晚饭,待一会儿我们就回去行吗?”

老爷子在此时才露出笑容:“当然可以啦,什么时候都行的,今天晚上在这里住下也没关系。”

顾晚颜带着歉意,对着老爷子说道:“这段时间让您照顾尧尧,真是辛苦了,抱歉。”

老爷子忽然把脸冷了下来,对着顾晚颜说道:“都是一家人了,说什么抱歉?不抱歉的,我照顾我的亲孙子,难道还需要你来说吗?”

看见老爷子是这样的一幅态度,霍蔺也是一愣,之前老爷子好像已经表现出了对顾晚颜态度的转变,怎么现在还是这幅样子?

不过顾晚颜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被这样对待了,反正这个所谓的“一家人”,从来都不包括她,她知道的,也不是很介意。

谁知,老爷子语气一转,带着温和的语调说道:“而且呀,尧尧这孩子,虽然挺懂事的,但终究是个孩子,也是太闹腾了。

你这病刚好呢,也没什么精力,还是让孩子在这里吧,别让他回去闹腾,再扰了你的休息,等你再好些,再把瑶瑶带走吧。”

听到这样一番话,顾晚颜没有料到,忽然,泪水从眼中流了出来。

可能是最近大病初愈,泪点也变得十分的低,他感受到了霍老爷子的关心。又想起了那位护林员,以及曾经对自己十分爱惜的父亲。

那么一瞬间,她被多种情绪所包裹着,泪水划过了脸庞。

一旁的霍蔺明白她的心情,只是搂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