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好痛要被捅坏 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669 次 收藏

亓官飒冷哼一声,道:“还能是谁的人?朝中谁人不知扈家和恭王关系密切,你我两颊联姻,你说谁最不愿看到?”

扈贲也早料到是太后派人所为,满腔激愤:“真是欺人太甚!一而再地冲我们下死手。只可恨没有确凿证据,不然……”

“这些你我心里知道便可,如今还无法跟他们抗衡,等时机成熟,定要与那些宵小之辈好好算总账!”亓官飒双眼微眯,语气森然。

扈贲命人处理了尸首,对亓官飒道:“舍妹受了惊吓,都不敢在她卧房里睡了,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守着她?”

亓官飒目光直直地凝视着他,似乎想看清他又想什么歪心思,扈贲一见他那眼神,立马一本正经道:“我是担心万一再来一波刺客,你也知道我府上这些个护卫根本不顶用,方才刺客什么时候进了院子他们一点都没察觉,还是有你在才放心。”

亓官飒思量片刻,道:“好。给我在她的隔壁收拾个床铺吧。”

“嘿嘿,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扈贲说罢立即让下人在西厢房的隔壁间整理出了床铺。

亓官飒躺下后并未入睡,时刻保持警醒,周围任何风吹草动都可随时察觉到。忽然,门外走廊传来脚步声,亓官飒迅速睁开双眼,从榻上坐起。须臾,从隔壁传来扈沚蓠和筎棉的说话声,他方才松了口气。

原来,扈沚蓠差点被人害命,着实惊骇,又不敢让父母担心,便去叫筎棉取了新的被褥,要来西厢房住,由于太害怕,不敢独自一人入睡,便让筎棉在西厢房多添一张床铺,陪着她。

筎棉见扈沚蓠翻来覆去地,便宽慰道:“姑娘,你就安心睡吧,应该不会再有刺客了。”

“筎棉你不知道,当时真的吓死我了。我估计以后都得做噩梦了。”扈沚蓠仍然心有余悸。

“奴婢听说姑爷今晚不走,就在院子里守着,有姑爷在,放心吧。”筎棉道。

“什么姑爷啊,看你说的,我还没过门呢。”提起亓官飒,扈沚蓠不由地想到先前他搂着自己的那一幕,不觉羞赧起来。

“反正过了明日便是姑爷了,现在叫也不早。”筎棉呵呵笑道。

“你怎么那么开心?好像明日成亲的是你似的。”扈沚蓠逗她,“你该不会看上亓官将军了吧?”

“姑娘,你可别冤枉奴婢!”筎棉小脸惊愕不已,连连摆手道,“奴婢万万不敢。”

“哈哈,瞧把你吓得,不过你也是要陪我嫁过去的,若是真喜欢他,以后天天都能见到他。”扈沚蓠道,浑然不觉这话里带着一丝丝酸涩。她不得不承认,亓官飒确实英姿不凡,身材伟岸,却又不是虎背熊腰,长年征战操练,皮肤偏暗,却遮掩不住那精致的五官,当真是威风凛凛,俊才超群,吸引筎棉这样的小丫头自是不在话下。

“唉呀姑娘,你就别再打趣奴婢了,奴婢脸皮薄。”筎棉可怜兮兮地道。

“好啦,不逗你了。”扈沚蓠舒了一口气道,这样戏谑一阵,仿佛没那么害怕了。

她不知道,隔壁的亓官飒听得她这般那他开玩笑,不将他当回事,那俊脸已然黑如木炭。

筎棉好奇道:“姑娘,提起姑爷你这般不在意,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那个弹琴的公子呢?”她清明那日跟在扈沚蓠身边,知道自家姑娘一直想找寻一位弹琴曲的公子,还时常独自想得出神,便明白那个不知姓名未曾谋面的公子对姑娘来说很重要。

说起那个人,扈沚蓠沉默半晌,缓缓道:“一曲入心,再难忘怀。”

筎棉抿抿唇,不再言语。扈沚蓠的个性她清楚,一旦放在了心上,便再难转移了,如今却又要嫁给别人,不知她以后该当如何是好。

同样的话,亓官飒也听得清清楚楚。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心里早就有了别的男人,呵,他顿时觉得可笑,方才抱住她那一刻,他竟然还有点动心,谁知道人家心里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他心里冒着怒火,从小到大从没受过这等侮辱,如果不是风辞之前给他分析过利弊,他真想现在就退了这门亲事。

然而,恼怒归恼怒,事已至此,他也不能莽撞行事,只好继续躺下,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此夜注定难以成眠。

翌日,拂风阁内,风辞和琴约刚用完午膳,忽听得管家来报,说方媒婆来见。

骙业听罢忍不住笑了,心道:还没去吃亓官将军的喜酒,公子自己到有喜事找上门了。也是,谁让公子还不娶妻的,都快把都城多少家好姑娘给耽误了。

风辞见他一副欠揍的模样,道:“怎么?想成亲了?那我让方媒婆给你说个姑娘?”

“别别别,公子,您就不要取笑属下了。”骙业立马收起笑容求饶。

琴约见状,忍俊不禁。

风辞瞥了琴约一眼,对管家道:“去打发了,说我没空。”

管家面露难色:“小的按您之前吩咐的,已经跟她说过您没空,可她说是饶大将军夫人差她来的,就算等到天黑她也得与您见上一面,不然没法回去交差。”

风辞一听,心里便明白几分,哼笑一声,向正厅走去。

琴约不知怎的,很想知道他会如何跟媒婆说,对方是大将军的女儿,他会动心吗?想到此处,脚步不自觉地便跟着往正厅走去。

方媒婆是全都城最有名的媒人,经由她说的亲事,几乎没有不成的。见风辞步入中堂,便笑呵呵地上前道了个万福:“侯爷,您百忙之中肯抽身来见老身,真乃是老身的荣幸。”她早就听闻风辞待人谦恭温和,但前两次来给别家说亲连侯府的门都没让进,以为传言有假,今日一见,果然是个温润公子。便也大胆起来,准备拿出看家本事,凭她舌灿莲花,把饶家姑娘夸得天花乱坠,就不信他不应了这门亲。

“闲话少叙。”风辞淡淡的四个字让方媒婆顿时泄了几分气。

“老身是来给饶大将军家的嫡女饶萃姑娘说亲的,饶姑娘……”方媒婆正欲畅言,却被风辞不耐烦地打断。

“恐怕要让你白跑一趟了。风某早已有心仪之人,此生非她不娶,你可将此话一字不差地回复给饶大将军夫人和她女儿。”风辞语气悠然,却暗露威严霸气,“送客!”语罢径自出了厅堂。

方媒婆还未回过神来,管家已经伸手示意请她出去了。

藏在厅堂后壁的琴约,也听得明白,心中顿生苦涩:他说他早已有心仪之人了,此生非她不娶。难怪他不接受自己,原来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把他当成未婚夫,而人家心里早就有了别人。现在,那一桩婚约已经成了他的阻碍,难怪他对自己那么冷淡苛责呢。

越想越难受,她不愿再去书房,虽然还有最后一点古籍没抄录完,但她此刻不想去面对风辞。她回到卧房,对着箜篌发呆,过了不久,她抱起箜篌,出了拂风阁。风辞知道她不喜欢束缚,并没有禁止她出府,故而门卫没有阻拦,也没过问,只当主人知道她要出门的。

过了一个时辰,风辞没见琴约来书房,便问骙业:“去问问她,想不想去亓官府吃杯喜酒?”

“公子要带小约姑娘同去?”骙业惊讶道。别人吃喜酒要么独自去,要么便是带妻子孩子去,他这样是承认小约是风夫人了吗?

“废话。快去!”风辞看看时辰,此刻亓官飒应该已经在迎亲回府的路上了。他感觉琴约似乎挺喜欢热闹的场合,便忽然起了要带她一起赴宴的念头,并没想太多。

骙业嗖地一下赶到琴约卧房,却不见人影,又去了后厨、花园等府中每一个角落,都没见人,问了门卫才知道一个时辰前她就出府了。

“什么?”风辞猛然站起身,“她一声不吭地出去了?”似乎意识到什么,他抓过白玉短笛,扔下一句话给骙业:“婚宴你替我去!”随后倏然飞身去找琴约。

琴约此时正抱着箜篌在一林间来回转悠。她本是要去找佘婳的,可走着走着好像迷了路,便误入了这树林,一时失了方向。她懊恼地靠着一颗大树上,喃喃自责:“琴约啊琴约,你怎么这么没用?去过一次小婳家的,还找不着路,还有比你更笨的吗?也是,你要是不笨,怎么连风辞有喜欢的人都不知道?还想着等他承认你,再嫁给他,殊不知人家巴不得你不出现呢!唉!你还希望他来找你吗?可能现在人家正盼着你离开呢。”说着说着,不觉湿了眼眶。

她仰天问道:“爹,您说我该不该待在拂风阁呢?该不该依靠他给您洗刷冤屈?”又低头摸了摸箜篌,道:“可是不依靠他,我还能依靠谁呢?凭我自己吗?我的力量太渺小了。”

“既然什么都明白,你还擅自离开?知道自己渺小,还一个人出来晃,不怕一命呜呼了?”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自树林上空传来。

琴约循声望去,入目的是那修长洒脱的身影迎风而立,白底蓝纹长袍,靛色滚边,衣袂飘然,气韵若仙。她凝望着那熟悉的面庞,头一次这么毫无顾忌地盯着他看,似乎想看透他的心思,想看清他藏在心里的人到底是谁。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