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办公室好爽 我不要了出去好痛嘤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672 次 收藏

若问周二此刻的心情,恐怕已经不止震撼了,与白云为伴,脚下的点点青翠是绵延的万里青山,如此之高,怕是跌下去尸骨无存吧。既惊又喜也怕,吹得皱巴巴的一张勉强清秀小脸红了白,白了又红,表情也是变幻莫测。最震撼的莫过于眼前这座半浮云端仙气缭绕的仙山了,周二记得李叔家的铁柱最喜欢看一些话本子,上了年头的话本虽然破破烂烂的,描绘的却是他们见都没见过想都无法想的。当时还觉得话本里的仙山巍峨壮观,如今看来不过是管中窥豹。

“小师祖。”两个身着白衣挂着木牌的弟子恭敬颔首。

覆水几不可见的点点头,“嗯。”

周二一脸傻愣地仰望着师尊,眼前矜贵淡漠的师尊似乎才是她该有的一贯常态,心里弯弯绕绕想了一大堆,什么要好好修行不能辜负师尊的期望,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师尊,不过到底还是年纪小,见到这些新奇的事物显得开心无比。

“师尊,这就是您住的地方吗?”周二眼中满是惊叹,实在不能怪他见识浅薄,而是眼前的场景同他在话本子里面看到的太不一样了,话本里的仙人都是住在山洞里苦苦清修的。

底下是光可鉴人的翠湖,还能隐约看见漂泊的云朵,凭空而造立于湖上的水榭,华美迤逦,湖上远远近近的错落着金色的莲花。

“对,你尽可在偏殿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房间,过两日便是拜师大典。”覆水知他初来乍到性子好动,索性她这里也没什么禁地,便由着周二四处去参观,怕他性子好动无聊,又丢了几本基础的入门书籍和门规给他看。

第二日,覆水正入定打坐。

“师尊。”周二轻手轻脚地敲着门,“师尊。”

覆水虚空一挥,门打开了,周二敲门的手举在半空,怯生生道:“师尊,你给我的书我都看得差不多了,我有一点点不懂可以来请教您吗?还有,今天我出去碰见一个小师兄,他说我看着面生问我是谁的弟子,我说我是师尊的弟子,他问我师尊的名讳,我答不上来。”说完讪讪地挠着头,过于宽大的白色门内衣袍套在身上看不出有十三岁,倒是有种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的感觉。

覆水想着那问答的情形觉着有些好笑,“为师名唤覆水,你若有什么不懂的随时过来问便是。”

周二的领悟力还是很不错的,很多修行方面的法门只需要覆水粗浅的点播一下,差不多都能融汇贯通,在一个早上的教学之后已经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然后就是师徒二人一个静心的入定,一个认真的看书,本是时光静好,只听周二肚子的咕噜声不断响起,他捂着肚子红了一张脸,某个入定的师尊终于被打扰了,方反应过来自己的粗心大意,她是不用再进食了,可这个小徒弟还是凡人会饿的。

“下面有膳堂,有准备饭菜,去吃吧。”覆水起身道,这次回来她都还没去见师尊,唔,已经收徒这么大的事好像也还没有同他讲。顺手将周二带下去,然后御剑往最高的主殿而去。

周二被他们小师叔祖带来的情形惹得好几个路过的门内弟子纷纷侧目,因为昨天初来看见的人也没几个,消息并没有传得很快,再加上那位一直对收徒没什么兴趣和动静,虽然眼巴巴想拜入她门下的不少,不说什么首席大弟子,光是拜入她门下,这辈分都跟着水涨船高好吗,而这掌门最爱的小弟子的弟子的名头说出去也绝对不差啊!

“你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小师祖祖带你过来?”

“你跟小师叔祖什么关系?”

周二落座没多久,周围的弟子们纷纷围坐过来,一脸好奇疑问的问他各种问题,也有不屑冷哼置之不理的。

面对一大堆的追问,周二恍惚地觉得有些味同嚼蜡,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与师父之间的距离,却在这些嫉妒和艳羡的目光中,明白的知道了自己的低微,“我是师尊新收的弟子。”,默默地决定还是以后自己在上面做饭吃,到时候问问师尊可不可以,这样被一大片人围观他都没心情吃下去了。

“天啊,把他不是直接就成了我们师叔了吗?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京飞。”一名娃娃脸弟子苦哈哈道。

“玄胤,少说两句,到时候宗门大比是高是低,自然见分晓。”名唤京飞的少年一脸冷漠的说道。

玄胤听了只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周二心头一阵好笑,师叔吗?

衍生殿,袅袅轻烟从铜炉中缓缓升起,带着草木温润清香的味道,鹤发童颜的掌门人夙止正悠然地翻着书,白色的发丝轻飘,侧着的脸如世间最高的仙山梧山顶峰的落雪,高洁冷峻,偏偏因为对众生的悲悯冷漠的眉峰又带上点点柔和的隽逸。

“弟子见过师尊。”长期的熏陶观览下,覆水对此习以为常。

“嗯,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小孩,要收他为弟子?”夙止端过炉上煮开的热茶,径自斟上两杯。

“是的,弟子打算在两日后的拜师大典上收他为徒。”覆水知道对于他们几个徒弟做过什么,他们的师尊大人总是一清二楚,别人都以为他们的师尊作为高洁尊贵的上仙,无欲无求性情寡淡。但实际上他们师尊完全是个徒弟控,直把他们几个弟子当作亲生孩子般,最是护短和关心他们。

夙止叹了口气,“他虽生于熹微,但命格却是极好,若是在凡世必能结束乱世之治。你若收他为徒乱了他的命数,也不知是好是坏。”

覆水眉心一跳,刚端到嘴边的茶愣了一下,觉得无从下口。那个孩子,他会怎么选呢?是希望自此清修有着长于很多人的生命和时光,还是喜欢尘世的繁华?

“弟子…希望由他自己选择。”覆水抿上一口茶,涩然过后的淡淡回甘让她整个人都舒缓下来,眉目间的清冷也因着淡淡的水汽氤氲得柔和下来。

夙止看着覆水,心头扬起股欢欣,似乎这个小徒儿也会因为有了弟子而整个人柔软温和下来,这样也未尝不好。他夙止的徒弟,倒是有谁敢责怪?哼,心下有了计较,夙止淡淡地道:“嗯,他若愿意你收下便是。”从袖中掏出一块雕着金莲的玉牌,象征着由掌门承认的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地位。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