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闺蜜滚床单 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230 次 收藏

云芳悄悄的递给了爹一个眼色,示意爹暂时先别表态,她继续问道,“既然小石头哥哥为了姐姐连命都可以不要,那我再问你一句。”

“芳儿妹妹,还有什么不放心,你尽管问,我小石头就是皱皱眉头都是心不诚!”小石头昂起了头来,坚定的说道。

“好,我问你,”云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凑到小石头的耳边,低声说道,“如果,让你去贩卖私盐呢?”

“贩,贩,……”小石头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奇怪的说道,“盐巴就是盐巴嘛,怎么会还有公盐和私盐之分呢?”

“呃,……”云芳一时有些不知道如何说,她在另一个时空的现代社会里看过不少的影视作品,可都说贩卖私盐是重罪,是掉脑袋的事情啊。怎么这里的人们却是这么茫然无知的呢?

一旁的爹虽然没有听清楚云芳的问题,但是从小石头惊讶的回答中他已经猜到了云芳说了些什么,他脸色一沉,大声呵斥道,“胡闹!”

爹的这声呵斥没让云芳气馁,反而让疑惑中的她暗自点了点头,把询问的目光投向的爹爹。

轻轻了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爹沉重的说道,“你们这些孩子还小,不知道这盐的厉害啊,去年冬天的时候,我有一次去县城附近一个村里给人家盘炕,听那里出门做生意的人说,这盐就是有公盐河私盐的区分,除了官府里准许卖的地方,若是有人悄悄的私下卖,立即就要被拉去杀头的啊。”

小石头却没有被蓝庆生的话吓倒,反而是眼神亮了亮,满含着希冀的急切问道,“蓝二伯,哪里可以去找私盐呢?现在盐巴这么贵,几十个大钱才一小把,一吊钱也不过小半瓷碗,管家这么重罪整治私盐,利润肯定也大。我,我想去赌一把。”

“你,哎,……”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也罢,为了成全你对华儿的这片心,我,我明年去采石场赌一把去。”

“他爹!”娘一下子红了眼圈,死命的抓住了爹的胳膊,哽咽着问道,“就,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还有什么办法啊?”爹无奈的回过了头来,“昨天大哥的话你又不是没有听到,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啊?”

“有,还有别的办法的!”

云芳的本意是为了试探小石头对姐姐的情谊到底有多深的,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全家人的生离死别,她眼中含着泪,立即大声的说道。

“什么办法?”

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云芳的脸上,都忘记了她是个小孩子,还是个时时比人家欺负的‘烂丑女’。

“回家吧,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云芳不再卖关子,她坚定的说着,转身第一个进了院子。

爹、娘、大山、云华和小石头几个人都面面相觑的对望了几眼,都是疑惑不解的摇了摇头,一起带着疑问也进了院子。娘心细,等大家都进来之后,她返身关上了大门。

大家进了里屋,云芳飞快的去小耳房里又去了小半碗的萝卜条出来,送到了大家的面前。

云芳已经尝过这些美味的萝卜条了,她第一个不解的说道,“芳儿,姐姐知道你做的萝卜很好吃,可是,……”

“先让他们也品尝下,”云芳并不着急解释,而是用筷子分别夹了萝卜条递到了大家的手上,“尝尝,大家都尝尝。”

在场的人除了小石头,都知道这萝卜条的来历,而小石头也从小柱子嘴里听说了一些关于这美味萝卜的事情。

因此,虽然心里还存着疑惑,但还是忍不住接过了云芳递过来的萝卜条,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嗯,好吃,真好吃。”小石头第一个喊了起来,“怪不得小柱子一直念念不忘呢。”

“确实好吃,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萝卜,不,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比红烧肉一点也不差。”大山眉飞色舞的说着,用自己用手抓了一根,放到了嘴里。

娘也暂时放下了心头的凝重,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脸,夸奖道,“咱们芳儿的手就是巧,把这些眼看着就要冻坏了的萝卜做成了这么好吃的东西,真是个能干的好孩子啊。”

只有爹嘴里品尝着酸甜爽脆的萝卜条,还不忘刚才的话题,“芳儿啊,爹知道你是个能干的好孩子,可是这些也不能解决眼前的难题啊。”

“既然你们大家都觉得好吃,咱们家的萝卜又很多,我们只要再多做一些,把这些萝卜条卖出去,不就能换了钱来了么?”云芳兴致勃勃的说到。

云华憋了半天,实在憋不住了,泼凉水到,“这萝卜条是好吃,可是也要用盐腌才行啊,即使是有人肯买,咱们算上盐的成本,也赚不了什么的。就是昨晚做的那些,咱爹拿回来的盐巴被你用了一半吧?”

“是啊,”娘也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东西好吃不假,可是比起人家直接买盐巴来还是不够方便实用,你爹拿回来的盐巴啊,咱们除了过年,省着吃还能吃上小半年呢,可被你腌成了萝卜干,换回来的钱也就够再去买盐巴的啊。”

“呃,”云芳一愣,她自以为昨天自己故作神秘的弄料水,可是一家子都看出了她用盐巴腌萝卜干的事情了,只不过为了哄她高兴,谁都没有点破罢了。即使是在他们看来她胡闹用掉了小半年的盐巴,他们也都没有多说什么。

面对这样的一家人,云芳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这也更加坚定了她的想法,她认真的说到,“这萝卜干是用盐腌制的不假,可我并没有使用爹爹拿回来的盐巴。”

说着话,云芳用手一指外间灶台处一处阴影里,“你们看,爹爹带回来的盐巴还员工封不动的在那放着呢。”

听了云芳的话,娘狐疑的起身到了外间,弯腰捡起了一个小布袋来,立即惊喜的说道,“他爹,真是的,小幺说的没错,你带来的盐巴一粒未动,还好好的在这放着呢。”

娘的话证实了云芳方才的话,爹却一下联想到云芳刚才喝小石头说的话,急的站了起来,“芳儿啊,你听爹说,听爹说,私,私盐是杀头的罪啊,咱,咱们就是穷死了,也不能去买那东西啊。”

爹说的这么严重,都是关人命了,云芳却并不害怕,她轻轻的摆了摆手,“爹,你别着急,别担心,这些盐不是我买来的。你们稍等我一下,我去给你们拿一样东西来。”

说完这些,云芳飞快的跑出了主屋,再次小跑进了小耳房里,蹲先身子从灶膛不起眼的角落里,取了昨天腌萝卜干用剩下的那些盐沫,又飞快的回到了大家的面前。

“爹,你看,这不是我买的私盐,”云芳把盐碗递到了爹的面前,认真的说道,“这就是我自己熬的盐。”

爹的神色更加的凝重,他用指甲盖挑了一点细小的盐沫放到了嘴里,仔细的品了一番之后,点了点头,“嗯,不错,这是盐,就是比咱们买的官盐口味稍微淡了一些。”

得到了爹爹的认可,芳儿不等他继续讯问,就立即说道,“芳儿从前不懂事,让家里人操心了。可是,我那次跳河之后,一直恍恍惚惚的,那天的梦里竟然迷迷糊糊似睡似醒的去了一个地方,有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教给了我一个用苦井水熬盐的法子,我昨天试了一下,竟然真的可以熬出盐巴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