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视频 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718 次 收藏

这几周的连日奔波劳碌,让我们神形俱疲。

处理完林老爷子的遗产后,我回局里报了到。不知道林程海和局长是什么关系,销假的时候我没看到局长脸上的一丝不悦,反而说我要注意身体多休息,不要太疲倦再累病了。让我暗自好笑,干警察的哪个不是累的牛马似的,越尽职的警察越甚。

而冷柯,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家里宅着,时不时的去公园散步遛鸟,看看风景,有了林程海给他的五十万,日子过的优哉游哉。

很快,就到了大年二十九。

烟火窜上了夜空,随即在高不可及的高度绽放出艳丽的花火。冷柯家里,火锅里的水汽氤氲了玻璃。

我们好多人齐聚冷柯的家中,享受着难得的安逸。

自从出了刘年的事儿以后,我们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放松自在过。

刘年的身体已经痊愈,挽着不离不弃的那个女朋友陈敏,一直笑着,合不拢嘴。甜蜜的样子让我看着都羡慕非常。

而我的女朋友刘妍呢,她就乖巧的坐在我的旁边,安静的看着我们大伙儿,时不时的给我夹一筷子菜。乖巧伊人的样子让我心动不已。

冷柯还是那副邋遢的样子,胡子肆意丛生,头发卷曲着,一言不发的坐在窗边的位置,手里仍然夹着烟。

“这不就是幸福么?”看到满桌子的人,我扭头对着旁边的一个男人说。

那男人穿着数万的名牌西装,神情黯然。他就是这次委托冷柯寻宝,最后一无所获的东主林程海。

要说这林程海,倒是真可怜。前前后后闲置了自己的事业那么久,就一直为了这个宝藏跑前跑后的忙活,陪着我们下地穴探白楼,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其实,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呵呵,无灾无祸便是福啊。老头子走了,临了还给我们上了这么一节课。到现在我才算是明白了,什么才是幸福。”说到这里的他,终于绽放出开心的容颜。认识他这么久,我从来没见到他这么开心过。这种开心是从心底发出,而不是见到宝藏不顾一切的那种偏执的愉悦。

他倏地站起来,端起桌子上满是白酒的酒杯,对大家说:“来,我敬各位一杯!”

这顿饭也是林程海请的,杯中酒可是两千多一瓶子的五粮液。就冲这名酒的面子,能喝酒的都一起起来,跟林程海对饮。

这顿年夜饭吃的和乐融融,还未开局就已然有了醉意。

但是我细心的发现,所有的人都在推杯换盏的时候,唯有冷柯一言不发,不为所动的继续坐在原地。他的的眉头轻微的颤动,他的心结还没有解开。

是啊,林家这俩兄弟虽然没有得到宝物,可是却找到了妹妹和父亲的嘱托,兄弟俩明白了合作联手的重要性,也不如过去那样彼此仇视了。刘年不仅大病痊愈,还收获了一份能患难与共的真诚爱情。林程山还答应他,等将来开一个真正的股份有限公司,要请他去当保安组长。而我呢更不消说,我扭头看了眼刘妍,欢喜的亲了她一下。

冷柯呢,除了我们这些朋友,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有关他的杀父仇人的线索,仍旧还是一点没有。林家宅子的风水迷阵与地下机关被他解了,也得到了老头子所写的遗书,可是不仅没有帮助,反而牵扯出更大的谜团。林老头子救下的那断臂之人是谁?江城子又是谁?他们和组织有什么关系?自己父亲的死是否和组织有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冷柯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眼,顿了一下后,迅速换上笑颜陪我们喝酒。

我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是来自东北的信息,肯定是东北那边出了个大案子。

看来,江城子得手了。

不过,那些可怕凶残的事情,跟今天晚上的和睦无关。

哦,对了,在这平日里难得热闹的冷柯家里,今夜又多出来一个特殊的来宾。

她娇羞的坐在冷柯的旁边,长长的头发用皮筋扎起来,看起来恬静而淡雅。又有谁能把这个好看文静的丫头和当初在林家宅子种下防不胜防的害神蛊,又在地穴中用飞针与军刺格斗的奇女子联系起来呢?

卯木曦臻与林翰学的亲生女儿林月,热气染红了她的脸颊,喝完一口果汁还抿一口嘴唇,她清纯的就好像十一二岁情窦初开的丫头。从小跟着母亲漂泊的她,恐怕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大年吧。

就在从密道中取得宝藏后的第二天,她就已经获得了宝藏的所有权。可就是在当日,她就把那笔任何人看了都不能淡定的财产做了妥善的安排——合理的分成了几分,一部分捐献给各个省级市级的博物馆,一部分变卖到海外成立慈善基金会,在国内修缮了为数不少的养老院和孤儿院。

或许她并不是坏人,只是因为对痴情母亲的爱,转换成为了对负心父亲的恨。虽然外表看起来像个成熟魅惑的职业女性,打理起公司的业务来也是精明干练,可是在感情方面,她还只是个孩子而已,虽然差点害死了不少人,可是我们总没有理由不去原谅一个本质并不坏的孩子吧?

也正是因为有了林月的加入,为我和冷柯将来所要遇到的那些奇案,涂上了璀璨的花饰,为我们的故事带来了一点艳丽的色彩。

不过,那些扑朔迷离的谜团是后来的事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和朋友,高高兴兴的喝一顿酒,没有年龄之分也没有身份之别,想到什么就放肆的胡侃什么,不生气也不红脸。

总之,新年快乐。

林家鬼宅作者的话

当初写这开头的时候,前后删却了一万余字,只是为了开头的三千字能够漂漂亮亮的开篇立意。写完了开头,又先后遇到了好多别的方面的瓶颈。剧情谜题的设置,密钥的合理性,前后衔接的自然,人物性格的塑造,甚至行文遣字的味道,都必须要好好考虑才行。

谁知道,遇到了方向对的风,帆就一直没有了停下的理由。

关于小说中的一些情节和设定,不同的朋友给了我不同的意见。过去写作专业性太强,看不懂的读者经常向我抱怨。好吧,小说不是《道德经》,靠着一知半解的阅读和自作主张的猜想去理解。所以身为作者我只能改变,变得直白生动一些。

可是这样又得罪了一个学术圈里的朋友,希望我加入更多的专业知识在里面。

众口难调。

在此解构一下小说中设置的一些小彩蛋。

曾经冷柯劝诫马克的那番话,例举了警察界的一些离奇诡异的档案,那都不会是我瞎编的。那些看似是瞎编的诡秘的档案,已经实打实的录入了公共安全的档案中了。

而蛊毒和点穴,也确实存在。干这种事儿的,主要都是偷偷的来,一旦被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根据鄙人手上的一本叫《蛊术课》的书单上记载,大宗的蛊术也就是十几种,并没有传说中和小说中那么神奇,那么多种。说白了就是炼制稀奇古怪的植物昆虫毒药而已。本书中所描写的观察是否中蛊的方式,其实并不是蛊的测试,而是降头的测试。

索性,降头这种在东南亚极为流行的巫术形式并没有在中国流传开来。或许有心的读者会发现这样一个疑问,同为南洋三大邪术,为何降头没有在国内流行,而养小鬼却大行其道呢?(养小鬼自民国时期已然有精通鬼门十三针的老中医记载,心术不正的患者因养鬼不慎而被鬼所胁)因为在历史上,中国和泰国有一场不为人知的战役……具体的如何,我也不便过多赘述。因为当时我也没用经历过,说的太生动则有编瞎话之嫌,因为几十年前中泰暗战的时候,我的母亲还跟着野兔子满山跑呢。

关于鬼禽奇门,江湖上确实有此一门。真名叫禽星奇门,与坊间和道家的奇门不同,禽星奇门排布星盘的时候要摄入禽星,本人幼时研习时家奇门的时候曾有幸度过此书的刻印版,而后又万幸遇到一位用禽星神乎其神的年轻人,甚为神往。

禽派的原型来源于民间的某些真实存在的教派,所用的也是法术奇门遁甲。具体是哪一派我还是不说为好。小说的后几卷的暗线还会出来一个兄弟会一样的组织,原型便是最大的阴谋论者共济会(自由石匠组织)。

写这些是想告诉大家,有些东西,大家不要太计较。看起来玄乎其神的东西,实际上却是取材于现实,但是尽管如此,也还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处生活的。而且因为最后一章本来就是收尾,对文中各位角色来个交代,却是没有多少字,只好用这文章铺垫一下咯~另,下一卷的稿子存了不少,大家可以关注哟~~

第二卷会有较大改变的,明日更新,敬请期待。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