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主席沦为学弟的狗 几个侍卫轮公主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487 次 收藏

叶姿稳了稳神色,唇角噙着一抹和煦的笑,莞尔道:“请问院长,您还记得穆天娇和方晚晴吗?”

院长点了点头,“怎么会忘记,天骄可是每年都会给我们孤儿院捐一笔钱呢,只是,让人惋惜的是……”

穆天娇是滨海市的名人,她的死讯在第一时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院长叹了一口气,微微地摇了摇头,沉吟道:“天骄原名方晚心,父母是在一场车祸中离世的,天骄性格开朗,而晚晴却总是胆小的躲在她的身后,穆先生、穆太太当时来领养的时候,原本是想要领养她们姐妹两人的,但是,晚晴却很害怕穆先生,所以最后,他们只领养了天骄。”

院长给叶姿和姚安面倒了两杯水,继续说:“也就在同一年吧,晚晴也被一对夫妻收养了,说来也巧,这对夫妻也姓方,好像没过多久,他们就带着晚晴移民了。”

院长所说的和方晚晴讲述的大致相同,叶姿点了点头,问道:“我想请问一下院长,你有方晚晴养父养母的联系方式吗?”

院长低头叹息道:“晚晴回来看过我一次,说她的养父母今年过世了。”

叶姿闻言,微微地顿了一下,没想到,一对姐妹却因为一场车祸而改变了她们的生活。

她报以微笑,起身对院长说:“谢谢您,我们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先告辞了。”

“我送送你们。”

院长把叶姿送到了门口,刚刚打开了门,忽然,一道颀长的身影,将她笼在了其中,抬头看了一眼,叶姿忽然一惊。

“你怎么在这?”

叶姿和蔺言异口同声地问。

“我来查案。”叶姿回道。

可下一秒,叶姿就后悔了,要知道,她可是冒充警察才有机会进来的。

蔺言微微蹙眉,“你是怎么进来的?”

“蔺先生,您也认识这位叶警官……”

“叶……警官?!”蔺言眯了一下眸子,凝着叶姿。

完了完了,这要是被拆穿了,以后让自己还怎么混啊!

“那个,我还有事,我们回头见。”

叶姿说完,拉住了姚安眠的胳膊,飞也似的逃离了孤儿院。

蔺言微微摇头,眸色微敛,看向了院长,“我是来拿穆天娇的资料的。”

“又是穆天娇?”院长颇为惊讶地看向了蔺言。

蔺言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默地等待着院长。

院长点点头,走到了办公室中的大书柜前,按照年份,找到了穆天娇和方晚晴的资料,“蔺先生,这是您要的资料。”

蔺言颔首道:“如果刚刚的那位叶……警官再来,还请院长给我打个电话。”

说完,蔺言转身,买着修长的双腿,离开了院长的办公室。

叶姿“逃”出了孤儿院,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抬手顺了顺胸口,“我的妈啊,还好那个扫把星没有追过来。”

“呼……”

她长输了一口气,刚一转头,就见蔺言阴沉着一张脸,站在她的身后。

冤魂不散啊!

怎么自己跑到哪,都会见到这个活的扫把星。

蔺言的脸色仿若笼罩了一层厚重的铅云,似乎下一秒,便会惊起一场狂风暴雨来似的,削薄的双唇微启,低沉的声音在她的上方响起,“你刚刚叫我什么?!”

不要背后说人坏话,叶姿从小到大,一直都秉承着这个做人的原则活着。

如果要说,那就当面说。

叶姿鼓足了勇气,气鼓鼓的腮帮子,看似像是一只胖嘟嘟的河豚,可话到了嗓子眼,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因为,蔺言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蔺言站在长廊下的阴凉处,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中,疏淡的眸子,在其中却显得阴鸷无比。

叶姿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噤,缩了一下脖子,“我、我说……说你、你像明星。”

蔺言的脸色沉了沉,他刚刚听得非常清楚“扫把星”三个字,这个笨女人,连说谎都不会。

指节分明的手拿着一个档案袋,漫不经心地扔给了叶姿。

叶姿接过了档案袋,蹙眉问道:“这是什么?”

“你想要的,希望你以后不要来骚扰院长。”蔺言转身,声音缓缓地飘荡在半空中,“叶警官。”

他将“警官”两个字咬得极重,似乎是在嘲讽和讽刺。

叶姿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她能够听得出来,蔺言的尖酸刻薄,撇了撇嘴,从档案袋中抽出了其中的资料。

资料是关于穆天娇的。

叶姿仔细地看了看,随后,转头看向了姚安眠,“我们走。”

从目前情况上来看,犯罪嫌疑最大的,也就只有穆天龙了,但是,凭借穆天龙的身份,自己又怎么才能够接近他呢?

坐在出租车上,叶姿仔细地翻看着关于穆天娇的资料。

资料很简单,只不过是有关于穆天娇在孤儿院中的生活,但是,在这份资料的最后一页,却夹着一个信封。

上面竟然写着“叶姿”三个字,字体刚毅有风骨,这样的字迹恐怕也练了很久。

难道……

叶姿蹙了蹙眉,这封信是蔺言给她的?

她拆开了信封,发现上面写着有关于穆天娇和穆天龙的关系。

穆天娇九岁的时候,穆家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穆天龙。

她乖巧懂事,十分疼爱这个弟弟,但是,在穆天龙上了大学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陷入了僵局。

一直到穆先生、穆太太过世之后,由于一场争夺遗产案,再次将两个人的关系降低至冰点。

信上写着如上的内容。

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让他们姐弟二人会反目成仇呢?

叶姿蹙着眉头,看来这件事,还需要……

吱。

出租车的车轮和地面相互摩擦,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声响,叶姿的身子一顿,手里的那封信和档案袋,都掉落在车里。

“你会不会开车啊!”叶姿对于司机的急刹车十分的不满,捡起了档案袋,怒视着司机。

“对不起小姐,前面有一辆车突然刹车了。”司机一脸歉意地指了指前面的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

叶姿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蔺言的车,她唇角微微抽动,这个扫把星,怎么到哪里都能遇见他,而且,遇见他的时候准没有好事。

愤怒的叶姿甩出了一张钞票,飞快地冲下了出租车,欲要跟蔺言好好理论理论。

可她刚刚走到了黑色的大切诺基前,她忽然怔住了,眨了眨澄澈的双眼,她竟然看见了一个熟人。

正是那天拒绝栽她离开,害她在大雨里走了大半夜的罪魁祸首——穆天龙。

他怎么会在这里?!

蔺言放下车窗,伸手在叶姿的面前打了一个响指,“别眨眼,仔细看。”

叶姿闻言,微微蹙眉,蔺言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盯着蔺言,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蔺言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穆天龙,忽然,另外一个男人从穆庭集团的大门中跑了出来,他的唇角微微上翘。

叶姿一脸狐疑,顺着蔺言的目光看了过去,不由得,叶姿瞪大了双眸。

追着穆天龙出来的男人,竟然,从他的身后抱住了他。

穆天龙挣脱了男人,两个人看似情侣在吵架,忽然,他意识到了这里是穆庭集团外,穆天龙快步朝着地下停车场走了过去,那个男人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兔子似的,紧跟在他的身后。

“我靠!”叶姿不禁啐了一声,“难道,他们有基情?!”

“呵。”蔺言冷笑,“我对别人的隐私没有兴趣,要侦查,你自己去好了。”

原来,这个扫把星的确是在帮自己,叶姿拍了拍蔺言的肩,笑道:“谢了,哥们。”

蔺言微微地怔了一下,凝眸看着叶姿快步跑进了地下停车场。

“这个女人……”他轻轻地扫了扫叶姿刚刚拍过的肩。

灯光昏暗的地下停车场,叶姿蹑手蹑脚地跟在穆天龙和男人的身后,见两个人避开了监控,朝着穆天龙的车子走去。

两个人期初像是在争吵,可随后,慕天空抱住了男人,两个人宛如狂风暴雨般的亲吻了起来,紧接着,穆天龙打开了车门,将男人推进了车里。

“我靠,这么劲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玩车震!”叶姿微微地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忽然,她的双瞳中闪过了一抹光亮,难道说,穆天龙和穆天娇之间的隔阂就是这个?!

或许,这也能够成为穆天龙的杀人动机。

微微地压了压眉心,叶姿并没有打扰他们。

“哎!”叶姿走出了停车场,摇头轻叹:“鸳鸳相抱何时了……”

她并没有看见蔺言的车,显然,他已经先离开了。

叶姿低下了头,陷入了沉思之中,然而,就在此时,穆天龙和他的情人,从停车场中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她扫了两个人一眼,刚刚还像是在吵架,现在却……

叶姿勾了勾唇角,迎着两个人走了过去,“穆先生你好,没想到,我们这快就又见面了。”

穆天龙怔了一下,脑海中快速地搜索着有关于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的记忆,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是谁?”穆天龙显然记不起了她,自动的和他的情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叶姿回答:“我是林安德先生雇佣的私家侦探,调查你姐姐的死亡真相。”

“哦,原来是你。”穆天龙沉声道:“我不是说过了,穆天娇的死跟我没有关系,你如果再来骚扰我,我就要报警了。”

奶奶个熊!叶姿在心中啐骂了一声,不给你点眼色瞧瞧,姑奶奶就跟你姓。

“穆先生,如果你不想要让别人知道,你和这位先生的关系,还希望你能够配合我。”叶姿冷然道。

穆天龙闻言,面色骤变,冷然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