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修调教肉 一把抓住硕大睾丸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66 次 收藏

不等林真心说完,齐文修的手已经堵在了她的唇边。

“我不许你说丧气的话,医生不是说了吗,这个心对你的排斥很小,这就说明,你可以拥有这颗心很久很久,久到我可以陪着你变老。”

“嗯,我会陪着你。”林真心靠在齐文修的怀里。

她感觉很安心。

只是,她却没有勇气去见他们。

去见这颗心主人的妹妹和爱人。

她答应她,要保护好她的妹妹,她就一定会做到。

她也会做到帮她报仇。

所以,她已经行动了。

忽然齐文修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父亲齐振天的。

他知道父亲会说什么,所以他直接挂断了。

怀里的林真心抬起头看着他,问:“怎么不接?”

齐文修笑笑,说:“是我爸的电话。”

“伯父一定会把你骂得很惨的,为了陪我回国,你可是连公司都不管了。”林真心声音娇柔,每一个音符都透露出她的柔弱。

“我都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动作极尽温柔。

他珍惜的女孩,他愿意为了她,做一个不听话的继承人。

齐家的担子他会承担下来,林真心这个女人他也要。

可父亲是一个顽固,他认为一个病态的女人,不能成为齐家的主母,最主要是因为林真心的病情,不适合生孩子。

就凭这一点,父亲就不可能会让林真心进门。

可是他齐文修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林真心这个人,而不是其他。

他甚至想过最偏激的解决办法,等有一天,等齐昊长大了,他愿意把齐家交给齐昊。

虽然,他很不喜欢齐昊。

毕竟齐昊是父亲和外面女人所生。

——

夜深了。

顾一程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

开门进来,看到顾雪坐在沙发上,顾一程问:“等着我回来送你回家?”

顾雪一听,眼神无辜的看向宋筱筱。

“嫂子,我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住在这里?”

宋筱筱笑着说:“怎么会。”

顾雪腹诽:怎么不会?大哥连鞋都不还就走到了她面前,分明是等着她起身离开。

“家里只有两个房间,没有你睡的地方。”顾一程沉声开口。

很有耐心。

顾雪抬头看着自家大哥。

“哥,我和小宝睡,你放心我不会影响到你和嫂子的。”顾雪笑着站起来,一溜烟跑到了小包子的房间。

如果不是为了陪着嫂子等大哥回来,她早就睡了。

没良心的大哥。

见顾雪关上了小包子的房门,宋筱筱看向顾一程,有些责备的说:“你对顾雪就是太严格了。”

这一晚上,她可没少听顾雪抱怨。

要是她有这么一个严肃的大哥,估计会被他逼得离家出走。

“嗯,以后我会改的。”顾一程态度认真。

完全没想到顾一程会这样回答,宋筱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顾一程转身换了鞋进来,看到宋筱筱已经回房,他顺道关了客厅的等。

卧室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是宋筱筱偶尔会用的香水味。

此时的宋筱筱已经躺在了床上,她有些累了。

今天带着顾雪和小包子走了很久的路,脚心也有些疼。

顾一程走过来坐在床边,靠近宋筱筱一些,问:“顾雪没和你说什么吧?”

他回家时,顾雪看他的眼神,让他很不安心。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可顾雪这丫头说话总是没有遮拦,要是说了些不该说的,他怕宋筱筱会误会。

看顾一程这么紧张的样子,宋筱筱抬起头看着他,和他对视。

“你是担心顾雪有没有和我说你和温墨夕的事情吧?”

今天顾雪可没和她少说顾一程和温墨夕以前的事情。

她甚至在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现,是不是现在顾家和温家已经把顾一程和温墨夕凑成了一对。

虽然只是一种假设,可是宋筱筱心里还是不舒服。

有点吃味。

毕竟是情敌啊。

温墨夕为了顾一程都能把她丢到山上的破庙,保不住以后温墨夕还会不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今天听顾雪说了那么多温墨夕的事情,宋筱筱是真的有点惧怕温墨夕。

像温墨夕这样的女人,她哪里是温墨夕的对手。

听宋筱筱这么问,顾一程眼神有些慌乱,虽然他自认为和温墨夕清清白白,可是顾雪添油加醋的本领他还是知道的。

“我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如果硬要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多就是朋友。”顾一程认真解释。

他就知道,他和温墨夕的事情,宋筱筱早晚会问。

宋筱筱假装生气的样子,问:“真的只是朋友吗?”

完全不信任的表情。

顾一程点头,道:“嗯,真的只是朋友。”

宋筱筱还等着顾一程长篇大论的解释,可是没了。

“啊?没了?”宋筱筱不放弃的问。

“筱筱。”顾一程深吸一口气,而后接着说:“我只有过你一个女人。”

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

小宝的亲生母亲是她,让他动心的人也是她。

“好了,我相信你。”宋筱筱见顾一程如此认真的表情,她也不忍心接着逗顾一程,“快去洗澡。”

“好。”顾一程倾身在宋筱筱额头上吻了一下,才起身去了浴室。

看着顾一程的背影,宋筱筱深吸了一口气。

很奇怪,心情很复杂。

说好的大度,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介意。

和温墨夕比起来,她确实有太多的地方配不上顾一程。

有点点自卑呢。

顾一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宋筱筱已经睡着。

她一个翻身,被子又被踢开。

顾一程无奈笑了下,走过去把被子拉了给她盖好。

真是一个小孩子。

在顾一程拉着被子盖在宋筱筱的身上时,宋筱筱忽然拉着他的手。

“别走…别走…”

宋筱筱的手紧紧的拉着顾一程的手,甚至紧得用指甲掐着他的手。

顾一程感觉到手背上有一丝痛感传来。

看着宋筱筱皱成一团的眉头,顾一程忍不住用手去帮她抚平。

也不知道筱筱到底梦到了什么?

“顾一程,别走。”

顾一程的手刚刚碰上宋筱筱的额头,就听到宋筱筱大叫了一声。

而后宋筱筱忽然醒来。

宋筱筱反应了两秒后,才明白过来自己是做梦了。

她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抬头看向顾一程,然后抱紧了他。

她梦到了顾一程不要她了。

鼻头忽然一酸,宋筱筱忍不住眼角有着一抹泪花溢出来。

她害怕被人抛弃的感觉。

“怎么了?”

他富有磁性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宋筱筱抱着顾一程的力道愈发的紧了。

“答应我,别离开我。”宋筱筱声音沙哑。

“好,我答应你。”顾一程手轻轻的拍着宋筱筱的背,很温柔。

差不多一分钟后,宋筱筱才感觉自己好了些。

“我刚刚做梦了。”

确定自己情绪已经好了很多后,宋筱筱才放开了顾一程。

“梦到你带着小宝离开了。”

她的样子,很伤感。

顾一程看着宋筱筱这样,心猛的疼了一下。

一把把她搂入怀中,低头吻住她的薄唇。

直到感觉到呼吸困难,顾一程才松开了她。

用着暗哑的声音说:“筱筱,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他怕的是宋筱筱会离开他。

毕竟,有温墨琛的存在。

一个人对初恋的执着,是难以想象的。

他到底是有多不自信。

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

“真的吗?”宋筱筱问。

顾一程郑重的回她:“嗯,当然了,我一定不会离开你。”

宋筱筱再次抱住顾一程,心里暖暖的。

——

翌日。

顾雪是被小宝吵醒的。

“姑姑,吃早餐了。”小包子扯了扯被子,脸上有着不悦的表情。

明明昨晚说好是妈咪陪他睡的,可是早上起来身边的人却是姑姑。

他被骗了。

顾雪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到是小宝,她又闭上眼睛,想多睡一会。

“小宝,今天是周六,你就让姑姑多睡一会。”

小包子扁着嘴,说:“姑姑,天祺叔叔来了,让你去吃早饭。”

他都不赖床了,姑姑还赖床。

羞死人了。

顾雪无奈睁开眼睛。

这大概又是她好大哥的主意,陆天祺又不是外人。

“姑姑…”见顾雪没动静,小包子又叫了一声。

顾雪无奈,只能坐起来,叹了口气说:“好了,姑姑起床,姑姑起床。”

此时客厅。

陆天祺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完全把他平时的不羁藏了起来。

现在不比以前了。

“一大早过来什么事?”顾一程沉声开口。

陆天祺有些拘谨的用手搓了下膝盖,说:“我姑姑让我…”

话出口后,陆天祺又没好意思说完。

姑姑说,只要他能拿到和顾氏集团的合作,短时间内就不会逼着他去公司上班,不然姑姑会和爷爷、父亲站在统一战线。

他也是没有办法,最后想来想去,还是打算直接来求顾一程。

可到这会了他还是没能开口。

就算陆天祺话没说完,顾一程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想从我这里走后门?”

陆天祺闻言,连着点了两下头。

“没门。”顾一程拒绝了。

陆天祺已经露出兴奋的表情忽然冷了下来。

他就知道机会渺茫。

“程哥,这就是你不地道了,你愿意给别人开后门也不愿意给我开,我们之间的友谊就这么脆弱?”

顾一程随意的靠在沙发上,笑着说:“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程哥…”

“陆天祺我要是给你开后门了,你全家长辈不还得天天来找我麻烦。”

这么麻烦的事情,他才不干。

陆天祺叹气:“没想到我们的友谊这么脆弱。”

这时候顾雪从房间出来,刚好听到陆天祺说这句话,不由得插话道:“天祺哥,你这样的人有友谊吗?”

陆天祺不服气的回怼她:“我这样的人怎么就不能有友谊了?倒是你,我才为你担心,见面就能把人手指给掰断,估计也难有友谊。”

“我乐意。”顾雪才不介意,笑着朝着厨房走去。

顾一程看着他们俩,无奈的摇摇头。

这两人,总喜欢斗斗嘴。

见顾一程站起来,陆天祺也跟着站起来。

“程哥,就一次,就一次。”

顾一程果断拒绝:“不行。”

友谊的小船翻了?

陆天祺忽然把视线定在此时正在摆碗筷的宋筱筱身上。

忽然有了主意。

“嫂子,我帮你。”陆天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三步两步跑到了厨房,主动帮宋筱筱摆碗筷。

其实这个时候宋筱筱都已经弄好了。

“嫂子,你坐。”

陆天祺完全狗腿的样子。

顾一程实在无奈。

顾雪呵呵笑了两声,不客气的说:“天祺哥,你这也太明显了。”

陆天祺尴尬一笑,问顾雪:“有这么明显吗?”

顾雪很诚实的点了下头。

陆天祺看向宋筱筱,眼神有着祈求。

“你们工作上的事情我不懂,天祺我可能帮不了你了。”宋筱筱只能如此客气的说。

她得站在老公这边。

就算她懂,也不能插手不是?

“你别为难你嫂子,喝粥。”顾一程插了一句话。

夫唱妇随。

让人打心底里羡慕。

这么长时间,陆天祺是真的觉得自己最初对宋筱筱的那点意见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吃过早餐,顾一程和陆天祺一起离开了。

顾雪也因为苏情的一个电话走了。

家里忽然冷清下来。

宋筱筱倒是已经习惯。

小包子乖乖坐在书桌前学习。

宋筱筱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脑。

——

同等时间。

宋易雪和温墨琛一同出门,昨天晚上她听了母亲的话过来找温墨琛,温墨琛喝了酒,可能是动了情,温墨琛竟然没有采取保护措施。

如果她能怀上…

这样的心思,从跟温墨琛第一天,宋易雪就有。

车上司机在前面开车,宋易雪和温墨琛坐在后车座。

看到温墨琛衣服有些不平整,宋易雪伸手去弄了一下。

温墨琛侧头看来。

宋易雪笑着和他对视。

这种气氛就好像俩人是夫妻。

至少前面的司机是这么认为的。

做了温墨琛这么久的司机,他还是第一次见温墨琛把一个女人带回家里睡,所以在司机的潜意识里,以为宋易雪很可能会成为温太太,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对宋易雪礼貌有加。

“墨琛,这次墨夕姐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觉得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捣鬼吗?”宋易雪忽然开口。

在温墨琛身边这段时间,她发现只要是谈及温墨夕的事情,温墨琛都会和她多说几句话。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