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入母三分 小妖精你的花和水真多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063 次 收藏

贞观十九年除夕夜,烟花燎满长安街巷!琴楼戏子无情,但美如画。长安八十四余万平方,百里皆来百里人山海。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哪家的姑娘莫要再取笑哪家的公子了,谁家的老爷又娶了谁家的花魁。

除夕落雪,虽小而殇。不闻春色,随游朱雀。房家四大小姐随雪夜玩朱雀大街!四人古桥观船赏月,追逐嬉戏,名满天下的房家四女引的朱雀男子两目对眼,随笑而笑。女子见了也得羡慕几分,嫉妒几日。

房家大姑娘名为辰玉,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甚是秀美无伦。即使夜里也是肤色晶莹,柔美如玉,但见她肤色奇白,鼻子较常为高,眼中隐有海水之蓝意。一缕红衣,何尝不是长安一景,貌似天仙下凡,不食人间烟火!

二小姐名为辰珠,身着淡粉连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八宝琉璃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

三姐名为辰琪,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虽着素衣,但颜比月上嫦娥。

四妹名为辰琳,天生一度可爱,房家老爷掌中最溺,因与宫中一公主同天同地落生,李皇见之更为喜爱,收自义女,可享皇家俸禄,特封琳琅公主。虽不长发为君,可远望一眼,也眠夜梦中常相遇。长安城中谁似君?此念尤生。这长安,竟是谁又能似她!四小姐的可爱尽显眉梢,唇末,一足一丝……美貌攀比采桃七仙,可爱倾城,一笑倾国。眉下一对杏仁眼,眼廓线条天美无暇,内眼角朝下,眼目两段走向明显相反。睫下一只小翘鼻,更显俏皮可爱。 樱桃小嘴,结节耳垂绿碧红花坠,蓝裳一抹十年无寒,倾城一笑春风化雨。

长安城内除李姓外,第一大族便是这陇西氏族中的房姓。京师五里房家一铺,坊间的话:房家的钱垒起了皇家的墙。

朱雀古桥四大小姐分头而去,甩开了自家的护卫。大姐晨玉向来稳重,要不是情恋城南的穷家书生,莫也不能闹出这般。二姑娘辰珠,老三辰琪打小都是房府长大的,无家父相伴,足不出户,往年的除夕都是回蜀江老家陪老太爷守岁,今年难得老太祖来长安过节,家里又放她四人出来,也就这随行的护卫太多,难免有些不自在。四妹最爱胡闹,分过之举便是她先言而出。

天史神书记载:魔界仙塔大开,邪神出世,祸害人间。凌霄宝殿群神大议,老君举荐曰:臣以为天王的宝塔与镇仙塔神法无差,再加哪吒太子,定能再封仙塔!金星举荐的南天四将,奎星举荐的雷震子,都不合君意,便命心腹神将曜天下界!

玉帝心知,此事古难全,但功成后,人间一劫大过,旦可天池一浴,法力无边。上得五星皆是易事。曜天乃北天守将,四重天神仙尊,七星之首,更是有五十万天兵神将。

魔界镇仙塔,本是魔界尊首所设,原是关压魔界叛徒之地,后被道祖鸿钧施法,取名镇仙塔!用于镇压那些既坠了魔道,又不可灭的神仙!

天史六百七十二卷,六文八段记载:仙尊曜天界时,正直人间大年,日落阁山仙女洞,与灌江显圣真君二郎一战,救下天山药狐,狐为报恩,俯首称主。

天史谁人之手?天帝!上文,六文八段也被玉帝所改!原有:灌口二郎附身交于曜天神物,仙灵通心法术,道:神仙若有七情几欲,还是神仙吗?

六文十段记载:夜临大唐京师长安,曜天化身为雪飘落小巷,巧遇两醉汉轻薄蓝裳女公子……

醉酒之人无礼正是房家的四姑娘房辰琳,醉汉将其追赶到朱雀无名巷,四姑娘面色惊慌,眉毛紧锁,连忙回头,口中大喊:“救命啊!救命……”手足无措,再无往日的可爱气质。无名巷尽头,四姑娘颠荡倒地,一双倩玉小手紧锁着自己的衣口,眉目眼角着泪,气喘细语:“来人呀,救命……”

两醉汉见辰琳摔倒在巷尽,便放慢了速度,慢步脱衣解戴,一脸猥琐,龌龊坏笑,一醉汉言道:“小娘子,搁着等本相公呢?相公这就带你享天伦之乐!哈哈…”

还有一男子直奔辰琳,无礼之举,辰琳极力反抗,醉男不满巴掌抬头高,只听一身脆响,碗大的巴掌狠狠地落在辰琳的脸上……

此时,无名巷口,醉汉身后,突现两人,一男,一女。近醉汉者,是一貌美公子,身着领窄袖袍衫,袍下施一道横襕,腰间挂牌天神将军玉令,令中有北天七星仙君!身后紧跟的是一女,其女并非是人,而是天山药狐,乃是世间稀物,本有绝世医术,又有百年修行。一缕白裙难遮耳,虽有百年修行,可阁山一战被二郎神犬所伤,耳朵露出原形,一对狐耳,人间独此一‘人’,手中抱的是北天神将曜天龙剑.弑天!

男子对着醉汉吼道:“无耻之徒还不住手!”两醉汉回过头,男子又接言:“大唐天子脚下,怎会有如此之废物!”

两男子趁着酒性未散,将刚脱掉的上衣用力朝地上一摔,怒气道:“哪来的碎人!敢坏了老子的美事……”还有一男子见他身后的美人,貌犹商王苏妲己,便指着她道:“王兄,您打眼瞧,那鳖人的身后…”王姓之人眯眼一瞧,更是兴奋,回道:“嘻嘻,陈兄,我二人何不先收拾了这鳖蛋?嗯,而后再....”

陈王两人对视淫笑,抄起地上的乱砖,直奔那俊俏公子。只见那公子低头示意了身后的白衣药狐一眼,女子微微点头。随后公子便慢步走向倒在墙角的姑娘,醉汉见此更是生气,高身跳起,挥手携砖,定要打的他满地找牙,不料身后女子,仍是手中抱剑,跳起,一脚将二人踢开。

公子顾女,身后打架。白衣男子走向辰琳时,四姑娘的衣裳已被醉汉撕扯的不成原形,四姑娘的身形体态隐隐约约,尽显眼前。公子见状,对着身后打架的药狐曰:“披风!”

雪狐闻见,答了一声:“是!”随后打眼看向四姑娘,趁四姑娘不注意,右手一挥,一道妖光,再见时,手中便有一棉服披风,随后披风扔向公子。两醉汉见之,吓得醉者自醒:妖怪啊!说完拔腿想跑。

披风随风飘向公子,公子单手一接。

公子俯腰将披风,披在四姑娘身上。回头又道:“将其畜牲留住!”

四姑娘见眼前公子眉目清秀,眼目甚是有神,言行举止更是有大家风范。公子身形面容慕慕在心,心生欢喜。

公子扶起四姑娘,四姑娘眼中却全是公子。

“姑娘。你看这牲口该如何处置?”公子搀着四姑娘,望着眼前被点了大穴的醉汉道。

四姑娘望着公子,似是忘了已过的困境。雪狐一瞧四姑娘,怕是对自家主人钟了情,便出言道:“嘿!姑娘!”四小姐这才回过神来:“啊?怎么了?”雪狐看了一眼醉汉,示意四小姐。

四小姐到也是心智,随口就道:“他二人即歹心不成,方才又加姐姐教训。逢正大年,他们又饮了酒,要不就放他二人归家去吧?公子您看?”

四小姐心里何尝不想收拾了他二人,可这心怡之人就在眼前。丑态百出?只怕是会吓到人家。

公子倒是笑了:“哈哈,姑娘大好心肠。就依了姑娘,可就这么放了,姑娘心里可是好受?”

还不及四姑娘开口回答,公子又言与雪狐:“此二人恶贯满盈,本就是大霸大恶之人。雪碧你就替我收拾收拾他们!”

“是!嘻嘻…”雪狐嬉笑常挂嘴边,她知主人之意。

天史六百七十二卷,六文十段记载:天山药狐本无名,天尊为其取人名雪碧。

第二日,贞观二十年,大年初一,京师长安朱雀大街,无名巷出现两具无名死尸,死法奇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