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看我那里就硬 咬到就不松口(h)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732 次 收藏

楚青璃在昏昏沉沉中听得外面有人在吵闹,声音很熟悉。

像是罗琳琳的。

罗琳琳不是在照顾她爸爸吗?怎么会突然过来找她,难道爸爸病情出现变故了?

心里一急,便想起身。

可眼前一片黑暗,眼皮沉重,根本睁不开眼睛。不管她花多大力气,都效果甚微。

她心里焦急万分,却没有任何办法。

睁不开眼睛说不了话,难道她残了瞎了?

恍惚间记忆涌入脑中,林欣然用力推开,她从楼梯上滚落下来。

连续翻滚,三层楼。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经痛得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看见殷红的的血液从额头落下,看见林欣然惨白失色的脸,还有杨晨谨眼中仿佛是幻觉的担心。

她现在……应该是在医院里吧?

正想着,罗琳琳的声音由远及近,终于清晰传入耳中。

“楚青璃,你赶紧给我起来,伯父病危!”

“你再不起来,可能就看不到他最后一面了!”

“楚青璃,你听到没有,赶紧起来,否则后悔终身!”

……

楚青璃心里一痛,慌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撞成了一团。

爸爸他,病危。

可是在这个时候,罗琳琳赶过来找她,她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爸爸,那是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无法想象,如果爸爸离开了,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生活重心该放在哪里?

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努力地想醒过来。

一次又一次,徒劳无功。

身体忽然遭到一阵剧烈的晃动,耳边是罗琳琳愤怒激动的声音。

“楚青璃,你再不醒过来,我可不管你了!那是你爸爸呀,你不想去见他最后一面吗?!”

最后一面……

楚青璃心口如刀绞,疼得几乎无法喘气。

“这位小姐,请您不要在病房区大喊大叫,病人需要休息。”

“这位小姐,请您离开,病人需要休息。”

“楚青璃,你到底醒不醒,我不理你了!”

“小姐,请你出去。”

“楚青璃,你好狠,连你爸爸都放弃了!”

……

眼泪掉了下来。

这世间最无力的事情莫过于此,明明就在眼前,却无法无力去改变。

如果连爸爸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再也醒不过来。

反正这世上除了爸爸,也没有人在乎她了。

泪水疯狂滑落,心口痛得麻木。

然后倏忽眼前一亮,看到一束光投入。

楚青璃心头一动,努力朝那束光的方向挣扎而去。

终于睁开眼睛。

特护在整理药品,见她醒来,有礼貌打声招呼:“杨太太。”

声音平静,无悲无喜,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陌生人。

本来也是陌生人。

楚青璃坐起身,浑身的肋骨以及脑袋都疼得厉害,稍一动作,就不由得倒吸口气。

“杨太太,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特护走过来,帮助她起身,淡漠问道。

楚青璃想到方才听到的声音,抓住她的手。

“刚才是不是有人过来找我?”

特护微微一怔,随后点头:“有的。”

这是事实,没必要隐瞒她。

楚青璃心一沉。

看来她恍惚中听到的话没错,确实爸爸的病重了。

挣扎着翻身下床,每一个动作,都很吃力。

“杨太太,你这是?”

“我要出院,方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爸爸病危,我要去看他。”

特护把她摁回去,脸上微微露出些许歉意。

“对不起,杨少说了,不允许您出这所医院,连病房都不能出去。”

这是变相囚禁。

杨晨谨又发怒生气了。

他一生气就喜欢体罚她。

可是她做错什么了?她没有让林欣然滚落楼梯,也没有丢杨家的脸。

她在哪个方面,又让他看得不爽了?

可现在她有急事,不能按照他的心情来进行。

爸爸,是她的底线。

她会妥协,只是因为杨晨谨手中捏着盛景的命脉,关系着爸爸的生命健康。

现在连爸爸的生命健康都不能保证,她妥协什么,凭什么妥协?

“我要去看我爸爸。”

“杨太太,请不要为难我们,我们的工作挺不容易。”特护面无表情说道,丝毫没有松懈迹象。

楚青璃刚移动的身子又被她带回床上。

一个是身体虚弱的病人,一个是身体健康牛高马大的特护。

力量形成鲜明对比,根本不需要比较。

楚青璃放弃硬拼,看着特护:“护士小姐,你这样年纪,应该已经有家室了吧?”

特护点头。

“那你应该明白,这世上最重要的莫过于亲情和亲人。时光可以再聚,钱可以再赚,有些人一旦错过,就回不来了,会后悔终生。”

特护神色总算有些动容,却摇摇头。

“真的不行,杨太太,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我领了薪水,要是让你走,杨少怪罪起来我就完了。不是我不体谅你,而是我也有自己的难处。”

楚青璃咬唇:“再大的难处,比得过亲人的生离死别吗?”

“对不住,杨太太,我不能放你走,这是我的职责。”

特护的坚持,让楚青璃心头更苦。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要去见爸爸的。

“护士小姐,你让我走吧,我保证很快就回来,不给你制造麻烦。杨晨谨他不会知道的。”

特护坚决摇头。

“杨太太,你别为难我了,我真的不能让你走……杨太太!”

楚青璃双膝跪地,沉重有声。

低垂着头,眼里的泪止不住滑落。

为了父亲,卑微伏身。

“求你了,护士小姐。”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爸爸了,我真的很想见他一面,请您通融一下。”

“杨太太……”

特护看着伏地的女人,脸色再也端不住。

眼神闪烁,踟蹰好一会儿,终是叹口气。

“你走吧,快去快回,亲人比任何东西都重要,不要留遗憾。”

“谢谢你,我一定很快回来的。”楚青璃急忙起身,踉跄着往门外跑。

她也害怕特护会反悔。

她要见到爸爸,赌不得一丁点的不确定。

她身子还没痊愈,正是虚弱时候,才跑两步,眼前一花,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

特护眼疾手快扶住她,眼里晃动着担忧。

“杨太太,你这身体撑得住吗?”

“可以的。”楚青璃感激朝她点头,继续往门外挪去。

为了爸爸,不能撑也得撑。

她软弱了这么久,唯独这一次,绝对不能软弱。

拼着一股意念,她终于撑着来到父亲的病房外。

罗琳琳正在门外揉眼睛,看到她脸上有欣喜闪现:“小璃,你来了。”

“我听见你在喊我,所以我来了。”没有说来的过程有多么困难,她只想知道父亲的情况。

“我爸现在什么状况?”

“这两天病得更重了,连续发烧昏迷,情况堪忧,神智也有时候糊涂有时候清醒。”

罗琳琳叹气,眼中有悲伤流动,“我去找你时候,伯父又昏迷了,医生说他极有可能醒不过来。”

楚青璃身子一震,晃了晃,差点摔倒在地。

罗琳琳伸手扶住她。

“不过我回来后,伯父醒了,现在只是困顿假寐,你进去看看他吧。”

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小璃,伯父很想你,尤其在这个时候,你应该陪在他身边。”

人之将死,最渴望见到至亲之人。

这道理楚青璃懂,只是不敢去面对。

她从来不敢想象,那个从小宠着她疼着她的父亲有一天会离她而去。

哪怕只是想想,都会惊惶惧怕不已。

在人生最低谷时候,老天爷残忍地连同至亲都要拿来剥削,她几近一无所有。

父亲病倒了,不是她不想来看望父亲,而是根本无能为力。

杨晨谨的恨如同锁链,将她紧紧锁住,百般折磨,包括见不到父亲。

她悔,她恨。

如果早知道父亲病危,她说什么也要跑来这里陪父亲。

哪怕后面会遭到杨晨谨更加猛烈的报复和虐待。

走进病房,白色的床单上,熟悉到闭眼都能感觉到是谁的男人正在休憩。

才一两个月不见,父亲已不是当初神采奕奕模样。

面容瘦削,颚骨高突,神色枯槁,犹如风中残烛。

才一眼,眼泪止不住又落下来。

“爸,我来看你了。”

拉着父亲枯槁的手,抚摸上面岁月留下的痕迹,心中苦涩不已。

“对不起爸,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父亲的车祸,她其实是自责的。

虽说是意外,可它发生在她出事之后。

她的出事,连带出一系列的霉运。

父亲一定伤透神,伤透心了吧。

“虽然你不认我这个女儿,可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爸爸。”

被父亲驱逐的一幕犹晃在眼前,那时候的父亲,精气神还是好的。

连骂她的话都中气十足。

不过短短一段时间,物是人非。

如果可以,她多想回到那时候之前,多照顾照顾父亲。

“爸,其实我有些不甘心的。我没有害郑悠雪,可我没想到,连你也不相信我。”

被至亲误会的感觉,至今想起来,依旧痛彻心扉。

可经过这么长时间,她不怨也不恨了,她只想要父亲好好的,一家人都健健康康的。

如果误会承受的苦能抵得过父亲遭的罪,她宁愿继续遭罪。

偏偏老天爷不允许。

“爸,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什么都不要,只想你好好陪在我身边,你要好起来。”

“爸,我爱你。”

眼泪噼啪掉个不停,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强了,可没想到,在父亲面前,在逆境面前。

她依旧脆弱得不堪一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