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跟黑人好痛不要小说 天使三部曲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2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1743 次 收藏

静安王爷发话,慕庆阳哪敢忤逆,只好挥手让这些家眷都站到对面的座椅后。

大堂里一时就这样沉寂下来,谁都不敢说话。

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县丞大人就小跑着来了慕府,先是对王爷拱手,秦毓黑眸一眯,指着地上早已冰冷的尸体,“襄城发生命案,本王一定要弄个清楚。”

“是,是。小人一定给王爷一个交代。”县丞大人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才在上位坐了下来,轻咳两声,“这是怎么回事?”

县丞大人话音刚落,慕夕苒就神色凄然的跪到大堂中央,“请大人为小女做主。”

“你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县丞大人极有耐心的又说了一遍。

“地上躺着的是小女娘亲的贴身婢女,也就是爹爹原配夫人身边的碧彤。今日,小女特意上银月寺,不想回来只是半路被人追杀,才使得碧彤惨死。”慕夕苒吐语如珠,声音清脆。

县丞大人不由皱了眉头,“那你可知道是谁指使的。”

慕夕苒垂下眸子,看了一眼碧彤,唇畔勾起浅浅的冷笑,不过很快又抬起眸子,“小女还不知道,不过小女想要先为当年的死去的母亲讨个公道。”

“夕苒。”慕庆阳震惊的看着跪在地上,面色清冷的女子。

“这有何关系?”县丞大人一时愣住了。

“当年害死母亲的凶手,就是如今要杀人灭口的凶手。”慕夕苒跪在地上,腰板挺的直直的,毫不畏惧旁边有人射过来的恶毒目光,对着县丞大人又是一拜,她接着说道,

“襄城的人都知道,十年的慕府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城的事情。年纪仅五岁的二姑娘逼死了慕老爷的一名小妾,而慕老爷的原配夫人自认愧疚难当,在自己屋中自尽。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慕庆阳在掩饰不住心底的怒意,急冲冲的走过来,就要一巴掌打在慕夕苒的脸上。

岂料,慕夕苒傲然的扬起下巴,“慕庆阳,你当初生生逼死了母亲,如今是羞恼成怒么!”

“胡说!你母亲分明是自愧才自尽的……”慕庆阳被慕夕苒那双清澈无澜的眸子盯得有些心慌,手也停下半空中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

县丞大人又是轻咳两声,“慕姑娘,空口无凭。”

“是,这件事确实没有人能够证实,我没有逼死小妾的事情却是有证据的。当初根本不是我把小妾推进莲花塘,而是三妹念青。”慕夕苒涟涟生光的柔然目光看向慕念青。

果然,慕念青闻言,那维持着端庄娴雅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崩坏。

“二姑娘,你莫要血口喷人,你推下小妾府里许多人都瞧见了。”二夫人眼神委屈,那模样娇美的令人心生不忍。

“是么,大家都看见了?”慕夕苒目光扫过站在慕念青身旁的曼姨娘脸上,“曼姨娘,你可看见是我亲手推下了那名小妾?”

二夫人下意识的向曼姨娘看去,心里忐忑不已。

曼姨娘此时神情出奇的严肃,对着县丞大人屈膝施礼,“回禀大人,当时,二姑娘站在二夫人身旁,二夫人离莲湖有一丈之远。倒是……三姑娘,就站在莲花塘旁与小妾拉拉扯扯。”

“那姨娘当年怎么不说?”慕念青嘴角坦然一笑。

“是啊,当年妾身怎么敢说,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如果妾身说出了实话,二夫人岂不会迁怒到妾身身上,妾身怎么斗得过二夫人的手段。”曼姨娘明明说出来的话语调轻慢,但却让人不得不信。

慕念青还是一叹,“只凭姨娘的这一两句话,怎么证明的了。”

慕夕苒主动迎上慕念青镇定的眼眸,勾唇一笑,“三妹说的是。只凭姨娘的话怎么能够证明当年的真相。不过作为二夫人身边时候了十年的刘嬷嬷,应该不会为二夫人包庇吧。”

站在角落里的刘嬷嬷这才走了出来,跪在了慕夕苒身旁,

“老奴,绝不敢说谎。当年逼死小妾的确实是三姑娘。而二姑娘之所以承认是自己所为,是因为夫人哄骗了二姑娘。夫人说,只要二姑娘承认是自己说的,那她的亲哥哥就会回来与她玩。小孩子哪懂得这些,二姑娘想念自己的哥哥,也就应了下来。”

“嬷嬷!”二夫人身子差点站不稳,怎么也没想到跟在自己身边十年的刘嬷嬷会背叛自己,“你,你胡说什么?!”

“夫人,当年的事情不该让二姑娘不明不白的承担,她当年还是个孩子。如今也不过是个孤女。老奴到了潇湘阁,才知道二姑娘这么多年过的有多清苦。”刘嬷嬷垂下苍老的眸子。

慕念青身子一震,不过只是一瞬就恢复过,“二姐姐真是好心计,把这么多年人都收买了……让三妹佩服至极。”

“收买?我还不至于学你们这么龌龊的手段。”慕夕苒轻轻笑出声来,当着众人的面,站起身子来走到二夫人对面,从怀中掏出碧彤临死之前交给她的东西,“二夫人,应该清楚我手里拿是什么!”

不顾二夫人惊恐的眸子,慕夕苒把血书递给慕庆阳,“爹爹,你最应该好好看看。你的二夫人做了什么!”

慕庆阳好奇的接过血书,仔细的看过一遍后,目光落到最后落款的名字上。

“逼死小妾后,二夫人亲自去母亲房里,威胁她。如果母亲不听她的话,那二夫人就要把哥哥,慕千睿毒死。谁都知道哥哥自小被二夫人养在身边,那本就是母亲心中的最痛,如今二夫人还要那哥哥的性命威胁母亲,母亲哪敢不从。”

慕夕苒狠厉目光再次转到二夫人身上,“不过,母亲怕二夫人虐待哥哥,还有年幼的我,就亲自写下血书,让二夫人亲自写上自己的名字。这封血书,之后就一直被碧彤藏在身上。爹爹,不会不认识二夫人的字迹吧?”

慕庆阳拿着血书身子一个摇晃,往后退了一步,喃喃自语着,“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一时接受不了当年的真相,慕庆阳还沉浸在自己的纠结中。

“我今日去银月寺接碧彤回来的消息只有二夫人才知道,如今县丞大人可知道了,是谁想要杀人灭口,杀死知道当年真相的碧彤。”慕夕苒到如今精致的五官依旧巧静不变。

二夫人再也站不住来,一改往日那娇美模样,走过来,气汹汹的指着慕夕苒,“原来都是你,都是你在一步步设局,把我诱进去。”

慕夕苒身子微微往前一倾,凑到二夫人耳旁,“如果不是你,也没有今日。”然后向后退了两步,半扬着下巴,“二夫人,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应该清楚会有什么后果。”

如今,就算是大堂里不知道真相的人也全都相信了,二夫人的那句话完全把自己打入了无底深渊,把自己丑态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良久,县丞大人才缓缓点头,“原来当年的真相是这样。那按照盛朝明律……”

“今日请大人来,只是想要让大人为小女主持公道。这毕竟是慕府的家事,传出去毕竟有损于慕府的名声,还请大人莫要生气,夕苒觉得还是让爹爹亲自从处理家事。”慕夕苒又朝县丞大人跪下来,语气诚恳。

县丞大人当然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二夫人身后是都城的势力,他还想急急撇开呢。

“还是二姑娘懂事……既然如此,那也我也该回去了。”县丞大人站起来后走到秦毓身旁,低头哈腰道,“王爷,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秦毓像是看戏一般,掩下刚才饶有兴趣的神色,沉声道,“本王不想在看到襄城内再次发生出现歹徒的事情。你下去吧”

“是,是,是。小人记住了。”县丞大人连连应下后就飞快离开了。

慕庆阳瞧着静安王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走过去,“今日之事劳烦王爷了,如果王爷不介意,那就暂且在府中住下。”回头吩咐管家,“快去给王爷准备好客房。”

“慕老爷,二姑娘说的没有错,但是今日之事让本王遇到,本王就不能不管。城主府发生了这种宠妾灭妻之事,不知道慕老爷要如何处置?”秦毓手指摩挲着自己衣袖上精致的金丝钩绣,沉凝的目光转而变成光艳落在慕夕苒身上。

慕夕苒眯着眼睛一时猜不透他的心思,不过还是直视着他的目光,“不知王爷觉得应该如何处置?”

“原氏在慕府心狠手辣,害死了三条性命。本王觉得,应该让原氏出家为尼,为死去的生命抄经念佛。”秦毓语气平稳,毫无感情。

慕老爷听闻,只好应下,“王爷说的是。”

“老爷……”二夫人望着慕庆阳的瞳孔有些涣散,出口的祈求也是苍白无力。

“管家,明早就安排府中的侍卫把原氏送到银月寺。至于三姑娘,禁足半年。”慕庆阳故意避开二夫人的颜色,吩咐管家后,慕庆阳亲自带秦毓去了客房。

留下正堂里一众女眷。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