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耿美 翁息的幸福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239 次 收藏

“那我走了。”段灵儿向众人道,最后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谢辞身上。

谢辞凝视着她,段灵儿一字一句:“君当抓住那些随意将他人性命视为草芥的人,别让这城中的人,每日活得害怕。”

谢辞心中一顿,有许多疑问的话在唇齿之间,想问段灵儿怎么会验尸,怎么会忽然说出这话,又为什么要独独对自己说这话。

难道对她来说,自己这个人,也是相熟的吗?

然而看着段灵儿的目光,他又忍不住沉默。

段灵儿看着他的样子,显得太陌生了。

他不能说,在梦中自己已经与她见了许多面,自己这些年似乎与她早就息息相关,也不能说这奇异的梦境便是真的,唯有眼前这个人,真真正正地站在那里。

告诉他:保护百姓。

这也正是他最想做的一件事。

段灵儿远远向那卷入泥中的无命之人鞠了一个躬。拉着安娘,转身便走。

谢辞赶前一步:“段姑娘,你等等,如今天色有些晚了,为了安全你还坐马车回去。我去给你们叫车。”

一边说话一边先她一步,奔向了山下。

.

段灵儿与安娘一路无话,安娘显然吓坏了。

段灵儿见惯了死人,甚至自己也死了一次,明白生死不过也是过一座桥,只要桥那边有人在等,那么从这边走到那边,也便没有那么难。

马车一路颠簸,很快便到了段府附近。

马车夫示意马匹慢下来,这马车还未到府门口,段灵儿掀起车窗窗帘,便见段府门口停着一辆三架马车。

这是谁……?

段灵儿正疑惑是谁来拜访段府,就看见门口早就等在那的丫头向自己快步迎过来:“九姑娘,有客在正厅等了你一个多时辰,六姨娘请你一回来就快点过去。”

疑惑了片刻,这一世,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她?

急急回荷风小筑净过手,换了一身荷叶纹上裳,下边穿浅黄色鎏金丝襦裙,与沈氏说了两句话,便快步走到正厅。

看见顾长风的一刹那,段灵儿感觉自己被命运推了一下。

眼前的少年,如玉树临风。

他,是前世自己朝思暮想的竹马,是前世自己多年爱而不得时,每每想起,都认为会是自己情郎的那个人。

顾家搬离扬州的时候,顾长风年仅13岁,如今四季更迭两次,这少年生的更加挺拔风俊,品貌秀雅。

离开时他是破落户家的男丁,一身布衣,如今所穿衣物用料做工考究,低调却不失华贵,可谓细节处镶金缀玉。

自幼认识他的段潋坐在东边梨花木椅子上,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移不开眼。

顾长风见段灵儿进来,站起身,嘴边不由自主地扬起了笑:“果然是你,前几天在街上偶遇,我认出你的样子,本应该当时相认,但公务在身,唯有今日才得空前来拜访旧邻。”

段灵儿抿了抿唇,前世密匝匝蚁排兵,乱纷纷蜂酿蜜,所有的一切,都不如此时,对方一句:“我认出你的样子。”

“韵之兄长,我和我娘经常说起你们,都很想你们。”段潋忍不住开了口。

顾长风微微一笑:“当时家中败落,父亲病逝,我母亲带我北上投奔叔父,到京城不久母亲也因思虑过度患了急症去了。父母相继病逝后,怜我孤身一人无可依仗,我的远房叔父将我过继了过去。如今我已经不叫韵之,而改名叫长风了。”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段灵儿心上刮过一阵风,怪不得前世自己如何打听顾韵之这个名字都毫无收获,原来他早就改了名字,改了出身。

小苏氏脸上堆满了笑,顾长风离开扬州的时候,他们家不过是衰败的织布商,那时虽然他经常翻过墙头偷偷找段灵儿,自己却从不让段潋有一刻和他们在一起玩耍。那时顾家破败,他父亲还欠着外面上千两外债,没有人愿意搭理顾长风,唯有段灵儿和他意趣相投,引为知己。

谁知命运自有翻云覆雨手,原先看不起的布衣,如今已然是九州二品大员的公子了。

小苏氏恨不得直接凑上去问他有没有定亲,若是没定不如和自己的女儿段潋早早订下。

顾长风旁边坐着一位长相十分貌美的少女,这少女二八年纪,一身绯色华服,腰间一条夔纹玉锦腰带,做工精致好看,她上下打量了段灵儿好久,眉头越皱越紧。

“这是家姐轻舞。”顾长风向段灵儿介绍道:“此行我二人随家中长辈来扬州办事,家姐经常听我说起在扬州的日子,今日也好奇一同而来,看看我旧时伙伴。”

红英落尽青梅小,这旧时伙伴,明显就是段灵儿了。

段灵儿早就发现顾轻舞一直在盯着自己,她本是活过一世的人,不知为何此时又有了种初见情郎家长的紧张感,甚至因为紧张而出了一手心的汗。

这顾家姐姐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嫌弃挑剔,这也怪不得,如今自己这脸如罗刹一般难看,是谁都不愿多看几眼的。

但也幸好自己的脸做了伪装,本就半边红肿不堪,这样即使右边半张脸此时也红得如同烫伤一般,顾家姐弟也暂时看不出任何破绽。

看着眼前的顾长风,那双记忆里熟悉的眉眼,略微有所变化的声音,一如往昔的笑容,段灵儿浓密的睫毛覆盖下,是她忍了许久才忍住的感动泪水。

似乎见到顾长风的一刻起她前世那爱情的空洞终于有了填补的希望,虽然她只隐约看见了爱情的影子但已经无比欢喜。

段灵儿敛衽给顾轻舞见礼,然而梳着飞仙髻,一身麝兰香的顾轻舞,轻轻地把头转了过去。

顾长风面露尴尬,立即向段灵儿歉意地笑了笑。

流莺窗外啼声巧,段灵儿却因为顾长风那个笑容,再也无法专心听鸟鸣,她只听见自己一颗心“突突”地跳动着。

感觉自己的耳际都已经发了烫。

稳了稳心神,坐在梨花木椅上。

小苏氏一直盯着这几人,生怕漏掉了任何细节。

如今她见顾轻舞毫无理睬段灵儿的意思,心里顿时地就升起了喜悦之意。

好呀,这贵门姑娘根本看不上段小九!

真是太好了!你与这顾公子自幼青梅竹马又如何,如今一张鬼脸,难道还想攀高枝不成?

人家看不上你,真是活该!

小苏氏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吩咐临春:“临春,赶紧去把香鼎里的香换了,换成九极玉露檀香,再叫厨娘们准备晚饭,今日有贵客,把上次老爷拿回来的……”

“不用了。”顾轻舞黛娥蝉鬓,长得妖娆。

站起身,看向顾长风:“长风,今日也拜访了你的旧邻,如今时辰差不多了,宋知府和师爷在江满楼宴请六叔,咱们也得去。”

宋,宋知府……

小苏氏脸色一僵,立马站起来:“好,那我送你们出去。”

顾轻舞鼻子里嗯了一声,转身便走。

顾长风站起身向段灵儿告别道:“我会在扬州待一个多月,有空便来看你。”

接着向苏氏等人拱了拱手,便大步追上自己的姐姐,迎着阳光即将消逝殆尽的夕阳去了。

小苏氏整个人变得很兴奋,她的女儿过几年就要相看婆家,如今一个金龟婿自己上门了!

小苏氏想着,攥了攥手上的帕子,对梁婆子道:“去吩咐小厨房做些吃的送到我房里,那个百合银耳粥做甜些。”

又对临春道:“你陪着姑娘,我先回去了。”

说着抬脚便走,一脸喜色,准备回到自己苑中将这件事好好地计划一下。

小苏氏走了以后,段灵儿也站起身准备离开,刚走出门,却让段潋一把拉住。

“告诉你,你不许纠缠韵之哥……不,长风哥哥,你听见了没有?”

斜阳下,蜂蝶还在花园中相趁,阵阵风吹得细柳迎花,空气中都是湿润的花香气。

莫名地,段灵儿想起下午时,谢辞看向自己的那双明亮的眼睛。

一瞬间有些失神。

不知他有没有发现那人真正的死因……

段灵儿就这么由着段潋拉着自己胳膊,她停下脚步,在斜阳下用一种平等无波的视线平视着段潋。

段潋咽了口唾沫,不知为何看见段灵儿这副样子好像就骂不出来了。

好像眼前这个人,正等着自己乖乖地退回去,找出件簇新的套子,自己把自己套上。

段潋心下一狠,瞪起眼睛,给自己打了口气:“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段灵浅淡粉容儿微微一笑:“潋姐姐,你说的纠缠指的是什么?你又凭什么身份来管我?”

段潋闻言杏眼圆瞪,正要发火,却被临春死死挡住了。

临春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小主子拉开。

段潋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推了一把自己身边的临春,意思让她说句话。

临春是什么人?她可是亲眼见到这九姑娘是怎么假借六姨娘之手,将二管家和平婆子给点了的。

临春不是傻子,她可一点都不敢惹这姑奶奶。

临春拽了拽段潋的袖子:“小主子,六姨娘前些日子得的那个绣样十分新颖好看,一双蝴蝶绕着春日里的迎春花树,那一串串四瓣小花精巧极了,意头又好还不俗,不如奴婢帮着绣了,到时候小主子你送给顾公子做纪念。”

段潋眼中光亮一闪:“用得着你?本姑娘亲自绣给长风兄长!我们走!”

段潋说着便挤过段灵儿的肩,先一步离开了前厅。

段灵儿看着段潋离去的背影,心上忽然涌出一丝难以明说的担忧。

顾长风……

段灵儿神思游弋,随着自己的腿往荷风小筑走,只听见后面一阵脚步声,转头看去,只见外廊上传话的小厮追得气喘吁吁:“九姑娘,府外有人找,是位公子。”

顾长风回来了?

段灵儿心上一喜,急忙转身往府门口走,待看到等在府门口的谢辞,不免愣了愣。

“你怎么来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