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妻子被领导玩 小嫩逼夹的好紧喔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777 次 收藏

三生从包里取出钱夹,打开,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三张照片。

一张是她从未见过的妈妈,年轻时的妈妈像极了现在的三生,如果不是黑白照片显得太过老旧,一定会觉得照片上的人就是三生。

还有一张是被血染红过的照片,已经糊涂不清,但照片上依稀可以看到背景是一间孤儿院,孤儿院前站的是大约十岁的三生和一个比她高半个头的小男孩,三生的脸隐约可以看个大概,但小男孩的脸却模糊到没有了辩识度。

三生十岁时车祸,那两张照片重叠着一直被她牢牢拽在手里,就算是护士报病危时,也没能从她手里把照片拽走。

因为当时她和小男孩的那张照片在上面,被血染的彻底花了颜色。醒来后,三生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她莫名的就是觉得那张照片很珍贵,她舍不得丢,就一直伴随到她现在。

最后一张是三生和爸爸的合影,那是她十岁那年被接回来时照的,爸爸将她搂在怀里,眼神中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三生又做了一夜的梦,一成不变的那个梦,加上身上的伤一晚上硬生生的疼,早上醒来,只觉得浑身快要散架似的虚脱。

她费了好大劲才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疤,格外丑陋,浑身的紧绷感就像是被束上了一个厚厚的茧,一动弹,就是撕裂一样的疼。

房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三生有点愣住了,这么早,难道肖洁和邵宝儿回来了?可是今天才几号,她们怎么可能会这么早就回来?

敲门声顽强的响了好一阵子,三生还有些浑浑噩噩的,也忘了应门。

她挣扎着想要下床去开门,门却突然被开了,映入她眼睑的是一张焦急的年轻俊脸。

“三生,你没事吧?”

三生看见来人,顿时心下一惊,露出一脸戒备,“你是谁?怎么进来我家的?”

“你又。。。”剩下的话何瑞又咽了回去,见三生完好,他也就放心了,走近了半蹲到她跟前,刚好和坐在床沿上的三生齐平,四目相对,“老板娘好,我叫何瑞。认真看看你眼前的这位帅哥,记到心里,我是迷恋的糕点师,现在暂时是你的监护人。”又晃了晃手中的钥匙,说昨天走的时候就想着今天早早过来看她,想着她起来活动不方便,就顺便把钥匙带走了。

“何瑞,糕点师,监护人。。。”三生呢喃,脑子里彻底浆糊了。

见三生迷糊,何瑞也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这样,你先慢慢想着,我去准备早餐。”

虽然睡得晚,何瑞还是起了个大早,他不放心三生一个人,加上昨天晚上她也流了不少血,今天一定很虚弱,他怕她有一点点事。

钻进厨房,何瑞将袋子里的新鲜蔬菜和食材分类放进了冰箱,地上的垃圾桶里,安安静静的躺满了先前冰箱里放的速食品。

他从超级市场买了鸡,买了鱼,放到了洗菜池,准备吃过早餐以后就下锅。

看看表,早点八点二十,他动作熟练的将新鲜牛奶倒到奶锅里加热,又煎了鸡蛋,烤了吐司,末了又从冰箱里拿出来一小把青菜洗了炒上。

何瑞的早餐做得很快,他端着食物进到三生房间时,整好八点四十。

三生见何瑞进来,露着一个甜甜的笑。

何瑞也笑,“想起来了没?”

“嗯,”三生抬头看他,一副小女孩姿态,很是可爱,“哇,好诱人的早餐,何瑞,谢谢你,辛苦了!”

“伺候好我的老板也是我的职责所在,”何瑞把装着食物的托盘放到书桌上,又赶紧去扶三生,“你说我要是把你伺候好了,你一高兴,给我涨工资,那我再苦再累也值得,你说是吧?”

三生白他一眼,“邵宝儿说要给你三倍工资挖你,我把你卖给她吧。”

何瑞一听,神情严肃的看着三生,停下手中的动作,整理了一下衣服,调正了身姿,一把伟人的嗓声就从他口中冒了出来,“士可杀,不可辱,我生是迷恋的人,死是迷恋的鬼,金钱是蛊惑不了我坚定的心的。”

多有气魄的壮志豪言,却把三生逗的哈哈大笑。

“何瑞,你真是太好玩了。”

见三生高兴,何瑞也高兴,又恢复了先前柔和的样儿,“好了,不逗你了,赶紧吃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能起来吗?”

三生抬头望着他,也不逞强,噘着嘴使劲摇头。

见她这副撒娇的模样,何瑞竟有些呆了,思绪瞬间飘的很远,张开嘴却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喂,想什么呢?”三生晃着手招唤何瑞,肚子应景的唱起了交响乐。

“哦,你看看我,糊涂了,就是一时想到了一些往事。”赶紧又重新端了托盘过来,搬了凳子,坐到三生对面,夹了鸡蛋往三生嘴里喂去。

三生皱眉,没有张嘴,“我还没洗漱呢。”

“可是医生说你的伤口不能沾水。”

“我不沾水,洗洗脸,刷刷牙就好。”

“可是你现在伤口刚刚结痂,你一动又会裂开,你最怕疼,又该叫唤了。”

三生看何瑞,有些意味深长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怕疼?”

虽然三生健忘,但她可以肯定,除了这两天,她和何瑞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怎么能知道她怕疼这种私密事?

“有哪个女孩子是不怕疼的吗?”何瑞反问。

三生想想,也是。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三生任凭何瑞怎么说,不刷牙洗脸就是不吃饭。她要下床,何瑞又不愿意。

这不,何瑞只得拿了杯子接了水,拿了漱口水,端上垃圾桶到了床跟前,三生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突然觉得自己今天好奇怪。除了肖洁和邵宝儿,她几乎从来没有和人如此熟稔过,而且还是和一个算不得熟悉的异性男生,想起刚才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三生的脸腾的红了起来,接下来一句话没说,真有点像完全丧失自理能力的人,任凭何瑞摆弄着她漱口,洗脸。

洗濑完,三生一副干净清爽的模样,何瑞再一次端起那份早餐,语气有些宠溺,“这下可以吃饭了吧。”又夹起鸡蛋喂到三生嘴边。

三生犹豫了一下才张开嘴咬了一口,外酥里嫩,非常好吃,小脸越发的红了。

“凉了没?凉了我再去热一下。”

“没有,刚好,不烫嘴。”

“来,吃口青菜。不吃青菜可不是个好习惯,得改。”

“谁说的,我最爱吃青菜了。”三生吃了一口,感受到了何瑞是格外用心的在做这份早餐。

伺候三生吃完早餐,给她喂了消炎药,何瑞递给三生一本书,又下楼钻进了厨房。

他把早上新鲜宰杀的活鸡剁成小块,用橄榄油在锅中翻炒了一下才放进汤锅中炖,还加了些野蘑菇和花旗参,油珠儿浮在水面上,欢快的跳着舞。

三生听着厨房里的声响,手里的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呆呆的坐了一会,犯起困来。

昨天一夜没睡好,这会肚子吃饱了,精神也好了很多,自己慢慢的挪着身体躺下,虽然疼得吱吱叫唤,但还是一会就睡着了。

三生这一觉睡了三个小时,也睡得着实香,还是何瑞把她叫醒的。眼睛还没睁开,就闻到满屋子浓郁的饭香,心里一下子柔软的快要化掉了。

她是有多久没有过这种家的感觉了?

除了刚被父亲接回家的那几天,好像之后就再也没有过。

何瑞扶三生坐起来,“来,先喝点水,我去把饭菜端上来。”

三生抓住何瑞的手,眼神中带着祈求的望着他,“我想下去吃。”

何瑞想了想,然后轻轻的把三生抱了起来,“好吧,答应你了,但你现在这样子,还是先别动弹了,不然伤口裂开,白白受疼。”

三生有些触不及防,脸刷的就红了。她的身量不高,相较何瑞的高大健状,她就显得娇小的有些弱不禁风了。所以何瑞抱着她,没有任何的压力感,走路时都能感觉到脚下带风。

从房间到一楼餐厅,几十米的距离,三生却感觉走了很久。

当她落座,看到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汤时,她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幸福感。

“何瑞,”三生叫他,看他动作娴熟的在厨房准备餐具,“你以后做我闺密吧。”

“啊。。。”何瑞像是吃了颗□□,迟疑了一会,“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是想做我哥们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哈哈,”三生大笑,“别考虑了,我以后做你哥们。哥们,快点,我馋得不行了。”

“得呢,哥们这就上前伺候爷去。”

“何瑞,看不出来呢,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却有这样的手艺。来,给爷报报菜名。”

何瑞也很配合,摆好餐具,坐到三生对面,“这道菜呢,叫松鼠鱼,你受了伤,不能吃辛辣刺激的东西,做成酸甜味,应该能让你胃口大开;香葱木耳,木耳含有大量的胶原蛋白,利于你的伤口恢复。蒜蓉西兰花,你老是不吃绿色蔬菜可不行。最后这道汤就厉害了,”他揭开汤碗盖子,一股浓香顿时飘散开来,就是三生刚刚醒来时闻到的香气。

“哦?”三生的好奇心被何瑞调的足足的。

“何氏小鸡炖蘑菇,我妈的独家手艺,传男不传女,整个何氏,只我一人会做,你昨天流了不少血,可得好好补补。”

“哇哦。。。”三生迫不及待了。

何瑞盛了一碗,送到三生跟前,三生毫不客气,立马开吃。

“嗯。。。”尝到味,三生乐坏了,“何瑞,太好吃了。。。”

“你慢点,小心烫。”

酒足饭饱,三生才想起一件重要的,问到:“何瑞,你不是没钱了吗?这么多东西,你哪来钱买的?”

何瑞没想到三生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也很开心,起码三生把他放心上了,“我有一张信用卡,从来没用过。这不,事情紧急,就用上了嘛。”

何瑞笑着,表情有些尴尬,一边往嘴里送着菜,一边说,三生看着觉得傻傻的,却又好可爱。

“回头我把钱都给你,你勤工俭学,不容易。”

“不用了,没多少钱啊。”

“不行,压榨穷苦老百姓可不是我的风格。”

“真不用。。。”何瑞嘴角抽的,好生无奈的模样。

“不行。。。”

“不用了。。。”

“不行。。。”

“好吧。。。”

何瑞拿三生没辙,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思绪好像又飘远了,“你说了算,反正我也没有赢过你。”

“什么?”虽然何瑞的声音很小,但三生还是听见了,她总觉得,何瑞是在把她当成另外一个人。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