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妖精你夹的越紧我越爽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630 次 收藏

清晨时,深岄君已不在我身边,我爬了起来,浑身有点酸疼,动作有些缓慢,我慢慢走到门口,却听见有人在对话。

“太阿剑乃我天族宝物,岂是你能私藏的?”

深岄沉声笑了一声,“太子说笑了,我一没带回龙宫,二没据为己有,你如何判定我私藏?”

我有些紧张,急急跨门出去。

由于昨夜的原因,没能站稳,深岄君一个箭步上前扶着我,“长安。”

灶房锅里正在熬着粥,热气腾腾,烟缕飘出矮小的窗户。长封见了我,甚是意外。

我说:“长封殿下,这太阿剑既然已经面世,自当该物归原主,不过,太阿剑当年沉入昆仑山地底,天族却一直没能找到,如今让别人找到了,只能说缘分所使,现在你们却站出来说这是天族的宝物,要收回,诚然它确确实实是天族的宝物,可丢了这么多年,早已经不是说属于谁就属于谁的,你这么做,与强盗有什么区别?莫不是要在六界落下一个笑柄?”

“可,这的的确确是天族的东西,我收回,又有什么错!”

“殿下,太阿自当归还,只是,深岄该找一个合合当当的理由,不叫人误会才好。”

我支开深岄君,与长封有话私谈。

长封沉下眉头,思索半日,仍觉不妥,“这太阿,我必须要带回去,还有,长安,你是我的未婚妻,该是由我陪着才是,为何此番会与深岄同现此地?”

我被他问得有些羞愧,脸偷偷红了红。

我知道深岄君想要追星剑做什么,他依然对聂和的一魂一魄执着,他想找方法,想让自己变回正常人。

最后,我和长封做了一个商议,我说,若不想我悔婚,就不要再追究太阿剑,等我两个成婚时,他自会归还。

到底还是被我忽悠过去了,只盼深岄君能早日找到法子。

长封走后,我想了想,太阿面世不该有人知道,若说知道,是无断第一个发现,然后才告知我与深岄君,顶多三个人,到底是谁与长封告了密?按理,深岄不可能,他是最需要太阿剑的那个,无断亦不可能,魔界与天界素不来往已一万多年。

而我……我一度怀疑是我喝多了说漏了嘴,可我确确实实没在长封面前喝醉过。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怀疑到她身上,只是没想到,她会再次变做深岄君的模样来骗我。

彼时,我支开深岄与长封谈话,长封离开后,深岄君还未回来,却来了个假的深岄君。

他深沉的眼睛从来都像沉淀了经年累月的故事一样,深远得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水,他的眸色时而纯澈得有些冷漠,一眼,便能让人沦陷,而这个深岄君,同上次元嘉灭国时拉着我的那个一样,眼神阴鸷,表情也不再是云淡风轻,而是充满了戾气。

我只要一眼,便能认出,即使她化去了那些阴鸷,尽力装出深岄君的神态来。

我面上不动声色,假装附和,“你回来了。”

假的深岄君看了看我,笑了笑,低低应了一声“嗯。”

他摩挲着太阿,道:“这剑,竟然还没让长封殿下带走?”

我且附和一下他,看看他究竟意欲何为。

我说:“长封答应,迟一些再归还也不迟。”

他哦了一声,手中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我已经猜到他下一步要干什么了,却依然假装不知,只喝杯茶的功夫,他已经将我掠到一个山洞里。

化出她原本的面貌来,十分得意嚣张地冲我笑,笑我傻,同一个伎俩用了两次也没发觉。

我看着她,道:“太阿剑的事情,就是你告诉长封的吧?”

她说,“我无所谓,什么剑我不管,只要他不和你在一起,万事都好说。”

意醒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意醒了,她权欲熏心,若不是三太子敖丙被镇压一万年,现在的龙位也不可能轮到深岄来代理,说到底,还是为了攀附高位者。

我冷冷地呸了她一句:“你根本配不上深岄君!”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