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腿上写作业H 安䘵山干杨贵妃小说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1627 次 收藏

理论上,当能力达到创新的境界,那么至少能封到帝级,可惜温染创新的锻造术不仅不能普及反而能运用的人极少,鉴于其巨大局限性,温染被鉴定为尊级。而他本身的造诣目前是天级。这也是叶云说他是“天级水平的尊级”的由来。当然,温染此次出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公玉这个很有潜力的传人还是别的,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而作为此次事件的大功臣,老俞现在只想骂娘。当然,他也是不敢骂出声的。一来以他师兄的尿性,所谓祸从口出;二来他现在的声音,咳……

所以说物以类聚,正经人会研究什么转换性别的丹药吗?会吗?啊???眉眼妩媚、香肩圆润、□□傲人、小腰盈盈一握、玉腿纤长的老俞躲在被窝里咬被子。是了,这丹药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转性的同时,将所有特性变成相反面。

其实是难得一遇的、上好的易容丹药啦~如果你不介意多了些啥物什、少了些啥物什,多了些什么能力、少了些什么能力的话。

如果你要问同时服用了这个丹药的一对道侣那啥然后又那啥了,然后药效又过了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它的制造者也想知道啊,可惜没有志愿者愿意试一下,让他有点小遗憾。不过友情提醒,还是生下来在回归吧咳。

当老俞再次见到温染的时候,他是意外的,短暂的意外之后是满满的自信:当年打不过你,现在还打不过你?他得意的捏了捏自己的腱子肉,然后问出了心中的疑虑:“师兄,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咳。”然后他发现自己得意过了头。不怕不怕,能赢。他自我安慰。“哦,不过是在你带出门的衣物上都打了标记咒符罢了。”

这鸡贼……老俞摸了把似乎绞痛了一下的胃。

“来吧,说说怎么一回事。”看着温染笑弯的眼睛,老俞一个哆嗦,等他反应过来,除了公玉在哪儿,什么他都给交代了。他心里这个恼啊,果然童年阴影什么的不是那么好克服的。

“我。咳,怎么,想知道吗?”老俞下意识的做了个双手后拉,然后挺胸睁大眼睛的姿势,明明是想显得很强势,却惹得温染笑出了声:“噗,小师弟还是老样子啊~”老俞一愣。温染笑:“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老俞的第一反应是跑!之前的豪情壮志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如果此时你在现场,你就能看到一个壮汉见了鬼似的在前面狂奔,身后跟着个闲庭信步般的纤弱(相比较而言)美男的奇观。

当然,这奇观没有维持多久就以先把后背暴露给敌人的壮汉的被绑而告终。

“师兄,这个随身携带'锁'的习惯并不是很好,你得改改。”“哦。诶!你看那是什么?”“啊?”咕嘟……“师……师兄,那是啥?”“你猜~”

老俞知道错了,他不该挑战魔鬼师兄的权威的,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等老底都抖完了,说好的解药却是没见着。师兄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好骗呢~”师兄还说:“没有。10天后药效就会消失了。”师兄又说:“哟,长得不错啊~”“师……”握草这声音?

然后当天,锻造铺出现一道惨绝人寰的女高音划破长空,经久不息。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