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逃脱游戏(h)液液液 牵着她在地上爬着走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865 次 收藏

“呃,好。”莫向晚彬彬有礼的朝他们姐妹俩点点头。

文谣拍了拍文夕,给她使了个眼色。文夕听话的走向走梯口,一直背着自己的手臂,虽然文谣为了给自己台阶下,已经很明确的向这位先生解释说是家庭琐事,但文夕还是觉得无地自容的难堪。在从莫向晚身边经过时,文夕苦笑着脸朝他礼貌的点点头。除了方少鸿大发雷霆时,她从未觉得这个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家会是这样的令人窒息。

文夕刚走到楼梯的拐角,就听到文谣对莫向晚说道:“我带你去市内转转。这里环境很不错的。”

“我想再去看看伯父。”莫向晚不轻不重的说道。

“那好。”

******

文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内心比昨晚挨抽还纠结。虽然自己家这桩三层小楼不算小,但方少鸿抽打自己时发出的声响,一定会惊动莫向晚的。文夕很担心莫向晚会告诉姐姐实情。不行,文夕觉得自己有必要赶去医院,在莫向晚告诉姐姐实情之前把他先拦下来。

就在文夕穿好衣服下楼时,突然惊讶的看到一个人坐在餐厅的桌子边正在悠然的享受着清晨的阳光。他的衬衣白的发亮,让她根本看不真切。

“莫先生?”文夕禁不住道。

“嗯?”他蓦然的回过头来。

文夕陡然睁大了眼睛,刚才他和姐姐不是一起出门了,怎么他会安然的坐在餐厅,文夕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定自己没有发烧、没有做梦。

莫向晚立刻礼貌的站起身来,对文夕微笑道:“我的行程被临时取消了。”

“怎么回事?”文夕问道。

“你姐姐临时有事。就打电话告诉伯父我要去看他,伯父说他和几个老友在打牌,我不想坏了伯父的雅兴,就决定改天再去看他。”莫向晚一五一十的解释道。

“噢,原来是这样。”文夕稍微舒了口气。他应该还没有时间和姐姐聊起昨晚的事情。可是又该怎样提醒他呢?对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请他帮这种忙,他会不会认为自己很可悲呢。

“你有心事?”莫向晚突然问道。

文夕这才慌然抬起无辜而有茫然的眼睛,她张口结舌,怔怔的问道:“你吃早餐了吗?我做早餐给你吃。”

“还没有。不过我做的早餐也很不错的。”莫向晚立刻就回应了她。还没待文夕反应过来,莫向晚就走进厨房开始叮叮当当的做起了早餐。

文夕站在厨房门口,惊讶的合不拢嘴,这么年轻的男人也会做早餐吗?母亲过世的早,她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在她有记忆以来,就是看起来很苍老的父亲做饭给姐姐和她吃。和方少鸿确定关系之后,文夕担起了照顾父亲和少鸿日常饮食起居,年纪轻轻,就成了个典型的主妇,生活充实的让她难以喘息。她从没想过男人会以那么轻松而亲切的模样谈及‘做早餐’三个字。

莫向晚在文夕失神的目光下,端着做好的东西走过来:“我自认为手艺还不错,你先尝尝。”

文夕回过神来,心悸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尤其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触到了不可思议的北极光,她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了距离。表情平静的莫向晚因为文夕羞涩的举动,也倏然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尴尬的笑笑,端着盘子,转身走向餐桌。

文夕觉得莫向晚煎蛋比爸爸做的还好吃,爸爸煎蛋一直以来喜欢把鸡蛋搅碎,放些食盐,煎好的鸡蛋就像一块块金光色的棉花糖,文夕总是吃的满嘴是油。

而莫向晚做的是正宗的煎蛋,将鸡蛋直接倒入热热的平底锅中,煎好的鸡蛋圆的就像天空皎洁的明月,蛋黄和蛋白是很有层次的分开,再加入一点生抽,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你和你丈夫结婚多久了?”莫向晚突然问道。

正在喝牛奶的文夕差点呛到,她用纸巾擦着嘴,边说道:“我们还没有结婚。”话一出口,她就一脸说错话般的惶恐。怎么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说自己和未结婚的男人同居竟会感到尴尬。

“你一定很爱他。”他很随意的说道。

“……”文夕苦涩的望着他,她觉得他这样说话是对自己的讽刺,尤其是他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

莫向晚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目光温暖的看着她:“我得先向你说声对不起,今天早上,我无意中听到你和你姐姐的对话,知道了昨晚你和丈夫因为些琐事发生了争执。实在对不起,因为一路奔波,我昨晚一直睡的很沉,很抱歉我没有及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文夕一副完全忘记疼痛和屈辱的样子,满面庆幸的望着他。幸亏他不知道昨晚自己有多狼狈,不然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她真的无法面对他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莫向晚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抱歉的朝文夕点点头,就出去接电话。文夕很意外他的手机铃音是她学生时代很喜欢听的‘白桦林’。她托着腮望着他站在院子中的身影,他身上那件衬衣被阳光照的明亮耀眼,就像梦境中飘摇在风中的白莲。好像遇到了他,所有的事情冥冥之中就迎刃而解了,自己的担忧、困惑转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站在院子中的莫向晚挂了电话,眉头凝重,他看着突然跳入手机信箱的短信息,‘等。’虽然只有一个字,可这个字却蕴含着事关重大的千重意。莫向晚表情严肃,他凝思刚才电话那边根本听不出男女音的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在抓……鬼。’

抓鬼?莫向晚在心中重复这两个字,疑云重重。他抬头望向阳光普照的天际。身后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是家人打来的电话吗?”

莫向晚连忙转过身,看到依着门框而站的文夕。他凝重的表情如遇到了烈火的冰,融化在柔暖的阳光下。他舒了口气,说道:“不是,一个同学。问我到这里没有。”

“一定是女同学。只有女生才会这样细心。”文夕笑道。

莫向晚并没有解释,和她一同轻轻笑起来,氛围轻松而又愉悦。他插在兜中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他已经习惯在作茧自缚中虚假的、幸福的、善意的微笑。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