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情侣树林野战欢爱 少将进入身体里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280 次 收藏

15.幸福在哪里?

第二天杜艾是第一个醒过来的,她发现自己昨晚没洗澡换衣裳就睡了,吓了好大一跳!她悄悄进了浴室漱洗,努力回想昨晚做了些什么事,很显然自己肯定是喝醉了。

等她打点好自己从浴室出来,Sindy也醒了。

「早!杜艾~」

「早!」

然后听见敲门声,是李肇泉在外头。

「起来啰!要吃早餐啰!」

「好!」

杜艾赶紧回应。李肇泉听是杜艾的声音,安心多了,他昨晚没好睡,一来床不舒服,二来担心杜艾喝醉不舒服。

李沐恩让杜艾喊起床,她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夸奖杜艾歌唱得真好!而且每一首都会唱!杜艾马上红了脸,期期艾艾地问李沐恩自己还做了什么?

「杜姐姐,妳还会做什么?认识妳这么久,我不知道妳这么会唱歌,妳还真能喝酒,爸爸和赵叔叔都不是妳的对手!」

杜艾苦笑,真想不要出房门了,但当然还是得硬着头皮深呼吸走到楼下见李肇泉和赵怀舟。

「没事儿吧?」

李肇泉笑着问她,杜艾红着脸摇摇头笑笑。

「酒国女英雄!佩服!佩服!」

赵怀舟不提昨晚的事就不是赵怀舟了。

「好说,好说---」

杜艾强撑着回应。本以为这样就算了,没想到一到餐厅坐下用早餐,有几位客人对着杜艾猛笑还问早,但杜艾却想不起他们来,老闆也特别过来打招呼。

「哎呀!杜小姐!妳歌唱得真好!我最欣赏会唱歌的人,妳昨晚离开以后,我们就觉得索然无味,很快也散了!」

「是啊!是啊!你们如果不急着走,我们再来唱一场!」

还有客人附和。只是杜艾拚命摇头,老闆很是遗憾。李肇泉扶额憋着笑,赵怀舟去结账,李沐恩一直跟杜艾说「妳出名了」!杜艾恨不能挖了地洞钻进去。

赵怀舟回到餐桌来压低声音。

「杜艾!託妳的福,老闆崇拜妳了,优待我们七折,邀请我们有空再来!」

杜艾双手把脸捂着。

「求你别说了,丢脸死了!」

可这四个人完全不予理会,杜艾在车上求饶,赵怀舟和李沐恩还计画着找一天去唱KTV。

「杜艾,妳不记得自己唱歌吗?」

李肇泉问杜艾。

「有点儿印象。酒喝多了就这样---」

杜艾实话实说。

「可妳完全看不出醉啊!?还给我们泡茶沖蜂蜜醒酒!」

赵怀舟不能理解。

「我喝醉的反应,可能,慢一点儿~」

杜艾给自己找理由。

「杜艾,妳太有意思了,喝醉了酒就唱歌,而且唱得那么好。如果不是见妳回房趴倒就睡着,我根本没想到妳是醉了!」

Sindy也回味着。

「杜姐姐,妳喝醉了除了唱歌还会做什么?跳舞?」

李沐恩真的觉得有趣。

「李小恩,拜託妳别再说了,我再不跟你们喝酒了!」

杜艾觉得自己快要恼羞成怒。

「跟我们喝出不了大事,不跟别人喝才是真的!」

李肇泉认真说了这么一句话,杜艾想想,尴尬得点点头。

然后赵怀舟把车在一个茶庄停下来。

「下车吧!这附近逛逛,前面有一个瀑布,逛回来就在茶庄午餐。」

这一行人除了赵怀舟爱玩,其余人很少这么出来逛,在山林间走走很是舒爽。赵怀舟指挥大家合照、独照、分组照,还马上要大家建立通讯群组,把照片转给大家。杜艾只注意到自己像个村姑,觉得自己真丑,完全没注意有两张照片是她和李家父女站在一块儿三人的合照,像一家人似的。回头往茶庄的时候,下起雨来,虽然不大,但不跑不走快些还是会淋溼。两个男人是大长腿儿,杜艾和小恩算高的了,也不及他们迈的步伐大。再加上下了雨路滑,赵怀舟牵着个头娇小的Sindy跑,李肇泉则一左一右提着杜艾和小恩的臂膀快走。大家气喘吁吁的赶进茶庄狼狈极了,可赵怀舟还硬拉着大家拍照。照片拍出来一看,杜艾看到自己的短髮毛呲拉拉凌乱的模样,想求赵怀舟给删了,只是大家都不以为意互相取笑,让杜艾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而说不出口。想想反正丑的人不只自己,连一向西装笔挺,连衬衫都订做袖口绣英文姓名缩写的李肇泉现在也不称头。杜艾索性霍出去,就当自己是村姑吧,把脚从湿鞋子里拿出来在桌子下晾。Sindy和小恩一看,也不再客气,有样学样。毕竟穿着湿鞋子实在太难受了!

「很好,自在轻鬆一点,别把自己拘得太紧了!」

李肇泉嘉奖似的看着杜艾笑,杜艾也笑。

「罢了,昨晚已经把脸丢完了,我现在可以都不在乎了。」

杜艾因为抛开顾忌,这顿午餐吃得欢快,三个女人也不顾形象大啃鸭翅膀鸭舌头。淋了雨,芋头米粉汤刚好暖身子,赵怀舟喝了四碗,彻底崩坏,吃撑了揉肚子打嗝,还站起来离桌昭告天下他要去外头「排气」,把三个女人逗得哈哈笑。

「李肇泉,你太不合群!就你一个人还端着架子!」

赵怀舟言语间很瞧不上李肇泉。

「有吗?」

李肇泉说着把椅子退后抬起腿和脚,大家才看到他也赤着脚,卷着湿裤管露出毛毛小腿。李肇泉再拉起休閑衫给大家看,他已经把腰上皮带鬆了,连腰头扣子都解了。

「这算合群了吗?」

杜艾低着头笑,被李肇泉伸手戳了一下头。这一戳,顿时就又把两人的关係戳近了许多。

下山后,杜艾第一个被送回家,她愉快的和大家道别,李肇泉一样替她去后车厢取行李,又送她进家门。

「把门锁好了,要主意安全,自己一个人住,有事情就打电话。」

「谢谢,明天见!」

李肇泉是满意这趟轻旅行的,杜艾和自己互动的时候,不再那么拘泥上司下属的关係过分客气,会直呼「你」。她终于在自己面前轻鬆的喊李沐恩「小恩」,也让小恩喊她「杜姐姐」,而不再故意生分的用「李小姐」「杜小姐」拉开距离。

只是杜艾虽然知道自己和李肇泉的关係起了变化,但仍然没理解李肇泉真正的用心。她只觉得李肇泉是因为李沐恩的关係没再把自己当外人,毕竟杜艾费心照顾李沐恩七年多了,李肇泉感谢感动也不足为奇。而且她认为李肇泉是个成熟理性的人,自然在职场以外的场合把她当朋友,可谓公私分明。

杜艾洗澡换衣服,把头髮吹顺了又化上妆,她提了採回来的葡萄要去探望叶妈妈。只是很不凑巧,这趟探望让她刚好目睹了这个家庭的矛盾。

到了叶妈妈家,肇华红着眼来开门,大姐肇璿也在,明显的低气压。杜艾感觉到状况不好,放下葡萄寒暄两句就想走了,但大姐把杜艾拦下。

「杜艾虽然没嫁进叶家来,但我们家的事情杜艾都知道,让杜艾听听,也评个理。」

于是杜艾让叶家两姊妹请进书房关上门谈,其实是听她们谈。

「我知道大姐和姐夫的意思,是说这房子是爸妈的积蓄和哥的赔偿金换来的,现在在我的名下,我是实得利益者。话是没错,但当初会这么做一是为了将来避遗产过户税,二是因为爸妈跟我们住由我们照顾。当初是姐夫不愿意和爸妈同住担这些担子,所以才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和德贤,难道大姐忘了吗?事实上,房子也还有贷款,这些年来又请外佣,爸的丧葬费用,妈的医药费用也都是我们在扛,这些加总起来,还有我们花的时间精力,我和德贤并不是单纯得利而已。现在妈妈状况越来越糟,她逐渐失智又乱跑不受控制,在家里真的没有办法,不可能24小时不睡觉盯着妈,送疗养院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但金额那么高,我们真的负担不了,这才找大姐商量帮忙,大姐现在把责任一推,我真的不能接受啊!」

「既然妈要送安养院,那这房子就该卖掉,你们一家也才三口,为什么住大四房?难道卖了房子的钱,不够付妈住安养院的钱吗?」

「卖房子现在不是好时机,而且这房子大,总价高,要卖也没那么好脱手。我们要换房子也得仔细看仔细选才能买,又不是买菜买玩具那么简单。而且预售屋得等至少一年两年才交屋,新成屋贵,若是旧房子要仔细评估,买了也要整理装潢过才能搬,可妈妈的状况哪儿能等呢?」

「话是不错,妳有困难,我难道容易?我家瑞仪明年準备出国念大学,瑞凯刚唸私立高中,我的开销一点儿也不小,哪有办法说拿钱出来就拿钱出来?妳难道让我跟妳姐夫说,把準备让瑞仪出国的钱拿出来给妈,让孩子别出国唸书了吗?」

「至少,可以先垫着----」

「先垫着?!但如果到时候拿不钱来呢?瑞仪怎么办?」

俩姐妹声音越来越大,几乎要吵起来。

「那个------叶妈妈去安养院,得花多少钱?」

杜艾突然插话,叶家两姊妹突然像才发现还有这么一个人似的平息下来看着她。

「让妈住好一点儿住单人房,一个月五万多。再保证金先缴三十万。加起来,第一年,至少是九十到一百万。如果妈住得久,这花费就是一直花---。」

一个月五万多,可以是一个劳工家庭一个月的总开销,杜艾听了很是惊心。怕肇华一个月的薪资也不过四、五万。而且杜艾上次听肇华说了,这房子还有贷款。

「妈!妳要做什么!?肇华快来!妳妈要出去啊!」

听见吴德贤在客厅里喊叫,肇华立刻冲出去拦住她妈。

「妈!妳要去哪儿呢?天黑了,不出门了!」

「下雨了。」

「是啊!下雨了,不出门了!」

「下雨了,妳爸爸没带伞,我给他送伞去!我去巷口接他!」

「妈!爸爸走了。」

「走哪儿?」

「跟哥去了。」

「去美国?」

「嗯~去看哥呢!陪哥受训啊,妳忘了?」

叶妈妈看着女儿看了好久。摇摇头,让女儿扶着在沙发坐下。

「为什么没带我去?我也挺想妳哥哥的。」

「他们很快回来,我们在家等。妳要帮我照顾小石头啊!」

叶妈妈点点头。她又注意到杜艾。

「杜艾,妳来了?」

「是,叶妈妈。」

「妳怎么哭了!?跟肇翔吵架了?别哭,等他回来我骂他。让他老子骂他。」

杜艾再待不住了,大姐肇璿跟杜艾一起离开。

「杜艾,不知道是肇翔福薄还是妳命好,如果妳当初嫁进叶家来,这些就会是妳的重担,妳躲不了的问题。我不是不爱我母亲,但我也有儿女丈夫要顾。婚姻不容易,一个家要和睦也不容易。这种事情可以让夫妻失和,可以让手足决裂。妳看看肇华,年纪比妳还小四岁,可看起来完全不比妳年轻,没妳漂亮。生活有时候真的是一种折磨。妳反正没结婚,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单身,也是一种幸福。」

肇璿要坐公车回家,杜艾陪她在公车站牌等车。杜艾多少年没再坐过公车,都是叫车或是坐陶司机开的公司车。看见车上挤满了人,肇璿毫不迟疑的就往上挤,她羞愧了一下。

这些年,杜艾虽然没有感情生活,可物质生活却是不差。李肇泉每次回国,为了感谢杜艾替他参加处理女儿的大小活动生活锁事,总给她带点儿东西回来。圣诞节甚至杜艾的生日,李肇泉更是大方得很。成套的皮包皮夹,丝巾香水,她三十岁那年生日,李肇泉送她一套珍珠的项鍊耳环。杜艾执意不收,毕竟太贵重。

「杜艾,虽然不便宜,但拜託妳收了吧!小恩的活动都是妳参加,虽然妳是秘书,但也是代表我去。妳用点儿好东西,就是给我做面子,给小恩做面子。我这样说虽然肤浅,但这社会有时候就是这么回事儿。人家看我秘书都用不错的东西,想来我这老闆混得也不差,对我绝对有好处。所以,拜託妳别推辞,妳戴了用了,我很感谢妳!」

杜艾知道这道理,而且因为李肇泉给她的薪资很不错,杜艾也总把自己打点得好好的,用些设计低调的品牌用品,显示品味却不张扬。

杜艾给李肇泉做秘书没多久,李肇泉就给了杜艾一张卡,让她带小恩外出吃饭购物,或者替李肇泉做交际买礼品送礼直接用。李肇泉也吩咐陶司机配合杜艾的需求,接送杜艾给他办事或带着杜艾去接送李沐恩。如果不是杜艾总穿着正式上班套装洋装,态度拘谨庄重,让人一眼看出她是在工作。否则以她这派头,要说她是富家太太,是小恩的母亲,ㄧ点儿也不勉强。

那晚和叶肇璿分开后,杜艾认真研究了公车路线,挤了一回公车回家,结果就这么遇到扒手,割了她的皮包。她一下车发现了就赶紧联络李肇泉让他把给杜艾的那张卡片报遗失,杜艾一整个囧。还好杜艾皮夹里没什么现钞,除了李肇泉的卡片只有自己的两张卡。但还是有证件什么的,让杜艾非常郁闷。一晚没睡好,第二天黑着眼圈见人,连陶司机都从后照镜看出杜艾的异样来。这让杜艾很感慨,比遭扒手割皮包还难过,人过中年就是经不起熬夜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