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静王挺入林黛玉 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773 次 收藏

“那我为什么会有尸气?”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尸气啊!

我今天除了学校真的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啊,为什么会有尸气?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有尸气,你肯定和尸体接触过了。”我这都一口没吃,黄君尧那厮居然已经开始盛第二碗饭。

“可是我明明今天都没有看到过,就连车祸的地方都没有去过,哪里看到尸体了?”

“这个尸气呢!一定是已经死了好久的了,不是刚刚死的。”

“你说的好吓人啊!”死了好久的尸体,我怎么可能接触到?除非我去了乱葬岗,不过我好像之前听过,我们学校建校之前的空地就是乱葬岗,莫不是我撞到了什么邪祟之类的东西?

不过也不对啊,因为今天我一直想着要不要找个时间去看一眼彭越,那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好,所以根本没有逛学校。

再说了,平时都没有碰见过,怎么偏偏今天就有了,不可能吧?

“这个也许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黄君尧放下碗。“好了,你先吃吧。”

我这时才看到,什么我先吃?明明都快被黄君尧这厮给吃完了,居然还有脸给我说让我先吃?

“小玲!”黄君尧还里面洗澡,而可怜的我还在外面补落下的笔记,这时发现前段时间真的是过得太过于潇洒了,现在补笔记都补得头昏眼胀的。

“干嘛?”我现在就担心我辅导员肯定给我挂科了,我这前两年吧,一直塑造的都是好好学生的模样,现在一下子就欠下那么多,以后我还怎么毕业啊!

“给我拿连衣服呗!”黄君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你在开什么玩笑?”家里面哪里有黄君尧的衣服?还有这厮什么时候需要这些东西了,我从来见到黄君尧除了在床上,都是一身玄色衣服。

“我早上已经把我的衣服拿过来了,你给我拿一件呗!”花洒的声音也盖不住黄君尧的声音,有时候我还真希望我是个聋子,这样就可以不用去这样虚以委蛇的跟黄君尧在这里绕来绕去的了。

“等一下。”不过比起这个,我更怕黄君尧那个不要脸的直接赤,裸裸的出来。

想一想那个画面感,简直不要太美好。

“这厮什么时候弄的。”打开柜子,里面除了我的衣服,原本彭越放衣服的地方已经被堆满了,不过都是一堆玄色的衣服,看起来好像都一样,没什么变化。

“好变态啊,居然喜欢一个款式,难不成神仙也缺钱?”这货的这堆衣服不会都是在批发市场批发的吧?

“快点啊,我都要洗好了。”就在我还扶着柜子在哪里吐槽的时候,黄君尧突然又说话。

“好了,知道了,这就来了。”随便拿起一套,反正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不用选。

我才刚刚走到门口,黄君尧就开了一个小缝。

“怎么?原来你也害羞?”我有些好笑,黄君尧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我伸手把衣服递进去。

“啊!”

本来想开门吓一吓黄君尧的,手还没有附上门框,反而被黄君尧一把给拽了进去。

“你干什么?”我有些生气的看着黄君尧,黄君尧比我高太多了,被黄君尧扣在怀里的时候,我只能刚好到他的胸口。

如果黄君尧是一个正常的人,那么我可能就刚刚好能够听到他有力的心跳,然而黄君尧的心脏却不在这个位置。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呢!

“你要干嘛,放开我。”我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也是我从来就挣扎不来黄君尧。

抬眼就是黄君尧的一片胸膛,现在就像普通的人类一样,面前一片春光,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胸肌也是可以的,看黄君尧平时穿着衣服的样子,原来也是和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人啊!

“是你自己要进来的,我只是帮帮你而已。”说着手上开始有些不老实,开始在我上衣下边缘出徘徊。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以前和彭越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什么鸳鸯浴的没来过。

“你先放开我,我还有好多作业呢!”我立刻找了个借口,想要逃脱。

“你不是问我怎么才能还我那三百年的修为吗?”黄君尧在我耳边细声说道。

“所以?”我有些反应不过来,黄君尧为什么每次都可以这么随意的转变话题,让我有时候脑细胞死了好多也跟不上。

“滋阴补阳,这是最好最快的方法。”说着便上下其手的把我身上的衣服给剥掉。

“我突然觉得,其实来日方长,我们也没有那么急的,你说是吧?”我一边反抗一边说道。

“不是,我很需要那些修为。”

我只感觉到了自己一下子被扔到早就放满水的浴缸里面,还没有反应过来,黄君尧就从另一边进来了。

“来日方长你懂吗?”黄君尧就要扑过来,连忙伸手推他的,双手正好撑在他胸膛,清晰的摸到有些硬的胸肌。

“我不懂什么叫来日方长。”说着一只手拿起我的两只手放到我伸手。

春色旖旎,翻云覆雨,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君尧起身把浴缸里面的水换掉,温热的水再一次袭击我的皮肤。

“小玲,我不知道什么叫日久生情,我只知道什么叫相看生厌。”我有些昏昏沉沉的时候听到黄君尧说了一句话。

后来,我也不知道黄君尧对我施了什么法术,我的头发都干掉了,黄君尧轻手轻脚的把我放在床上,但是我还醒了,从刚才的事情中,完全的清醒过来。

现在才觉得,我和彭越分手果然是对的,不然又要对不起彭越了。

“你手臂这里为什么有这条疤。”我睁开眼睛有些懵懵的,看见黄君尧在床边穿衣服,我才看到了黄君尧肩胛手臂处有一条很深的伤疤。

“想知道吗?”黄君尧慢悠悠的穿上衣服,坐在床边我感觉到了床在下陷。

黄君尧随手撩撩我散落的头发,再这样的灯光下,突然觉得黄君尧其实也没有那么的讨厌,看起来也有个人样。

“这是你给我留下的伤痕。”我身体抖了一下,虽然黄君尧还是像之前那样轻轻的抚着我的刘海,但是我清楚的感觉到了黄君尧眼底的冷意,那是怒到极点的冷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