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我不敢逃了bl 美女被揉胸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900 次 收藏

热闹的婚礼现场,穿着牛仔背带裤的亓洛翘着二郎腿坐在在大堂门口,男士们都会不自觉地留恋一眼,路过的名媛望族都不屑地看她一眼,亓洛通通熟视无睹,一心玩游戏。

“把孟心瑶带走!”

正挂着游戏的界面,不约而同地跳出三条信息,一样的内容,一样的语气,不同的发件人。

发件人分别是,她的老板安皓远,安老板的前女友宋可思,和安老板的表妹穆亦。

真是有够麻烦,又要结,又要反悔,活儿却都让她来做,还没工资加,万恶的奴隶主啊!

心里埋怨了几句,亓洛振作精神,起身工作,穆亦就神出鬼没地站到她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都来了,还发什么信息啊。”

“毕竟是不可告人的秘密。”穆亦鬼灵精怪地笑笑,笑得让亓洛起鸡皮疙瘩。

她要走,穆亦把一把车钥匙拎到她眼前,神秘兮兮地眨眼,“你会用到的,门口的白色凯迪拉克。”

亓洛挑挑眉,将钥匙揣进了口袋。

转身走进会场,会场逐渐安静,神父虔诚地念着誓词。她插着裤袋,沿着会场的边缘走向两个新人,听到孟心瑶在洁白的头纱下,温柔地承诺着“我愿意”。

亓洛于心不忍,但是即将成为这场婚礼闹剧的始作俑者,安皓远老板,冷峻地也说着“我愿意”。

真是有够虚伪。

亓洛踏上舞台的阶梯,没有人拦她,这真是绝好的机会。

耳边听着神父宣布说,“现在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她的目光瞄准安皓远即将为孟心瑶戴上的戒指,就像座下所有来宾一样,欣喜的心情紧张得像电影里的慢镜头。

她慢悠悠地迈步,从容地握住孟心瑶的手,眼神沉着,冷静地接受所有人的注视。她在舞台的中央,两位新人的中间,接受所有人的不解、惊讶和谴责,只有穆亦留给她得逞的微笑和转身离开的背影。

她幡然醒悟,是他们三个人设了一个局,不约而同地把她当作导火线。

而她现在,骑虎难下。

她按下孟心瑶的手,无暇顾及孟心瑶逐渐酝酿起来的怒气,凑到安皓远耳边威胁,“你最好是能追回宋可思,不然我告惨你压榨员工。”

她面无表情地把车钥匙给他,这才想起来宋可思有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

安皓远深深地看她一眼,他还是只能看到无畏和果敢。这也是他一年前雇用她的原因,可以为他任何一个没有理由的行为站在风口浪尖,并且保证完美无缺地解决干净。

短暂犹豫,他拿过车钥匙就转身,如入无人之境地离开。孟家的人企图阻挠他,狗仔也开始按耐不住,座下来宾一片喧哗,亓洛于是出声恐吓,“别忘了这是谁的地方!”

“别忘了你是什么人!”孟心瑶甩开她的手,掀开头纱就骂。

亓洛短暂地失神,粲然地笑开,眉眼都在挑衅她,“我是安皓远的员工,你呢?”

孟心瑶杏目怒瞪,强忍着眼泪,拎着她的洁白婚纱追了出去,连头纱都迎着阳光和风一起飞起来。

亓洛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追了出去。余光瞥见主桌的安董事长诡异地笑着看她,那样的笑很像穆亦,深不可测。

门口的孟心瑶无助地站在路边,她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该回哪里去。她茫然地回头,却看见亓洛,插着口袋地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她,没有表情,眼神却很悲戚。

“想兜兜风吗?我可以带你走。”亓洛的短发在风里被吹乱,她忽然扬起的嘴角,让孟心瑶热泪盈眶。

亓洛拿出手机,打开路边的共享单车。

“你要用自行车搭我?”孟心瑶不敢相信,不自觉地提高了音调说:“我从来都没有坐过自行车。”

亓洛忽略她的不满,坦然坐上去,潇洒地说:“想走就上来,待会狗仔来了,我可就不保证冲出重重包围圈了。”

孟心瑶远远望一眼会场外,她和安皓远的婚纱照,她笑得灿烂,可是安皓远是一如既往的冷峻。

亓洛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安慰说:“你应该想得到这个结局的。”

孟心瑶提提婚纱,坐到后座,闷闷地说:“我只是没想到你。”

亓洛轻轻地笑出来,载着她轻松起步。其实,我也没想到我。

安皓远开着车来到宋可思的公寓,从婚礼上落跑的慌乱心情,在看到宋可思坐在秋千上低头难过的姿态时,变得平静而柔软。

“可思。”他轻轻地叫她,眼里捕捉到她的惊讶和欣喜。

她飞奔着过来拥抱他,把呼吸都埋进他的胸膛里,几乎要哭出声。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宋可思委屈地说:“我打不通你的电话,打给穆亦,穆亦又说她帮不了我。”

“没事了,我只是没带手机。”安皓远抱着她,温柔地安抚她。

“我还以为你不想理我了,我去到哪儿都是你和孟心瑶的婚事。”

“对不起,可思。”他真诚地道歉。

“以后都不要这样对我,好吗?皓远。”她抬起哭得梨花带雨的脸,恳求他。

“嗯,以后都不会这样了。”他承诺。

宋可思笑逐颜开,可是转眼又担忧起来,“那孟心瑶那边怎么办?”

“亓洛会处理好的。”他一派理所当然地说,认真替她拭去眼泪,低下头去亲吻了她的额头。

宋可思内心颤抖,那抹担忧仿佛藏了起来。“可是孟心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

“相信我,可思,我不会让她对你不利的。”

“我是怕你会……毕竟你从婚礼上跑出来,安叔叔怎么跟孟家交代,你们还有生意上的往来。”

“没关系的,我爸现在不管Ann's的事了,孟家那边,我让亓洛处理就可以了。”安皓远重新把她抱在怀里,感受着久违的温暖。

只是奇怪的念头会莫名浮上心头,比如,为什么亓洛会给他可思的车钥匙,可思又是怎么知道他是从婚礼上跑出来的,她又在他的身边安排眼线了吗……

也不知道亓洛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

亓洛骑了很久,将孟心瑶载到海边,孟心瑶看着沙滩人满为患,蹙眉,“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里这么多人,你要让那么多人看我落魄的样子吗?你就不怕我跳海给你看吗?”

亓洛把自行车锁好,看一眼她的婚纱,笑道,“不落魄啊,婚纱挺不错,就是头发乱了些。”

孟心瑶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不想说话,愤愤地扯下自己的头纱,捋了捋头发。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孟心瑶跟着她走,觉得自己很不争气,明明是这个人破坏了自己的婚礼,却没法对她破口大骂。

“你破坏了我的婚礼。”她还是忍不住谴责亓洛说。

“哦,对,很对不起。”亓洛坦然地承认并道歉。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罢了。你也是老板,吩咐给员工的事,必须按时按量完成的道理,不会不知道。”

“那为什么安皓远要这样对我?”

“他有爱的人啊。”亓洛轻巧地回答。“他爱宋可思,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爱宋可思,那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

亓洛回头,不解地问:“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多为什么?何必让自己那么难堪,知道所有答案能让你得到什么?”

“我只是不服气。”她低声,失落地说。

“他不爱你,你不服气;你服气了,他也是不爱你的。”

孟心瑶语塞,看着亓洛慢悠悠地走在她前面,云淡风轻地回答她。

“那你为什么……”孟心瑶弱弱地问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要陪着自己。

“哈?你说什么?”亓洛回头看她,碎发被海风刮得乱七八糟。“风有点大,我听不清。”

孟心瑶壮起胆子,走上前去。

亓洛倚在石栏边,看着她拎着厚重的婚纱,艰难上坡,忍不住笑了。

孟心瑶气急败坏地走到她面前,大骂:“有什么好笑的,我现在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亓洛笑着推卸责任,“我就是一个打下手的,怪我也没用啊。”

她一副不关我事的态度让孟心瑶很恼火,明明她就是帮凶。

“你到底要把我带去哪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孟心瑶怒不可竭地吼她。她想回去了,她没带手机,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怎样了。

亓洛慢慢收敛起笑容,转过去看远处的海面,有海鸥飞过,让她想起“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她说:“我不知道要把你带去哪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带你去看,只是有人要我把你带走。”

孟心瑶鄂言,突然心慌,“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有三个人给我发了三条信息。”亓洛缓缓道来,“第一条是‘把孟心瑶带走!’,为的是把你带走,他可以心安理得地走掉。”

“第二条是‘把孟心瑶带走!’,免得你在那里碍事,我有预感,你的爸妈和公司都会损失惨重。”

亓洛说着,回头看了看孟心瑶,孟心瑶正等着不敢置信的眼睛看着她,她继续说。

“第三条是‘把孟心瑶带走!’,我觉得,既然给我发这条信息的人也没办法阻止上述信息即将发生的事情,也让我带你走,那我就没必要把你留在那里了,于是我把你带来这里。”

她说完,久久,孟心瑶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后,惊慌失措地跑开了。

“唉。”

亓洛轻叹一声,又缓缓地转过去看海。由她吧,反正这儿只有观光车,怕就怕有哪位好心人愿意向她伸出援手。不过转念一想,这儿这么远,等她回到,估计也完事了吧,也就随她去了。

她看向越来越暗的天际,海鸥飞进夕阳里。突然很害怕,害怕自己做错了,把别人逼到了绝境,自己也没法逢生。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