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下腰狠狠地 入职体检被医生进了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290 次 收藏

神圣城。

宽大壮丽的庄严城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间轰开来,大批军队宛如一条长龙般缓缓进入到这生灵堂的核心之地……

在这大军之首作为领头的,是一批比寻常马壮硕上三倍有余的魂体战马,而坐在这匹壮实的战马上的男人体形也是极为高大雄壮,以至于坐在如此庞然的坐骑上,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他勒住缰绳,从马背上下来,宽大的王袍掀起一阵劲风,两米余高的伟岸身影与身后普遍矮上一截的亡灵军团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有着浓密胡须与深邃眼神的男人上前两步,突然间张开粗壮的双臂,豪放地对着面前这座庞大的城市如同征服了一般地宣吼道:“生灵堂,就这样不堪一击吗!!”

“不堪一击吗……不堪一击吗……不堪一击吗……”

回应他的,只有一阵又一阵的空洞回音,面前是一片战后的狼藉,随处可见倒塌的建筑物与遗留在地上甚至没被食尸鬼捡食的尸体,城中央那座极为雄伟壮丽的塔状金色宫殿也残破不堪,有几处甚至能够看到明显的豁口,像是从内部轰开的。

没有任何人来回应他的挑衅。

寒忧上前,对他解释道:“吾王,是这样的,在我袭击生灵堂救援白格的时候,就曾委托过西泽修趁机对这里进行伪袭,不过没想到他会假戏真做,直接派军围剿了整个神圣城,我们当时也险些没能逃出去……”

“这些白格都已经跟我说过了。”希顿低沉着浑厚的嗓音说道,“不过寒忧啊,你仔细想想吧,生灵堂的势力有多大?而你所说的突袭,也是在数月之前了,作为生灵堂的老巢,整整数月,却无法恢复正常的运作吗?即便元气大伤,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个人都不剩了吧?”

站在一旁的白格也不禁出声道:“的确如此,之前一路率军南下攻进生灵堂领地的时候,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但也绝不会出现这种空城的情况,更何况遇不到什么抵抗这一点已经很值得怀疑了,如果生灵堂的军力真的如此孱弱的话,他们当初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同时向极南死地和西北要塞宣战的?”

“多年不见,你小子倒是稳重了不少啊,白格。”希顿赞赏了一句,随即将目光转移到城中心那座塔状宫殿之上,“你说的也正是我心中所惑,而且,这一路打下来我还有一个疑问……”

“那是什么?”

悬于希顿腰间的帝剑突然间自发弹射而出,如同疾电一般向那建筑物的顶端飞射而去,然后便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神圣城……

不多时,看上去朴实无华的帝剑便又折返回来,只是这一次,它的剑身之上,却还插着一个神色惊惧的巫妖王。

“哟,这位不是当初那十二人之一的莱布勒斯大人嘛!”白格倒是第一时间认出了此人,顿时极为热情地打起招呼来,“我说,您该不会是知道吾王来了,所以亲自下来迎接了吧?哈哈哈哈……”

说着,他还略带调侃性地弹了弹从莱布勒斯胸膛处穿胸而过的帝剑剑身,“这怎么好意思呢?”

“白格……”身为生灵堂最高管理层的十二位巫妖王之一,莱布勒斯自然是第一眼便认出了这个被他们生灵堂囚禁了无数年的危险人物,随即又看向希顿,阴翳的眼神中顿时浮上一丝讥诮,“被你称之为‘吾王’的人物,想必这位就是征服了两界,却被一个阿斯莫德囚于笼中数以千百万年的希顿大帝了吧?”

白格嗤笑了一声,将大刀唤出抡出几圈沉闷的罡风,铮然一声插在地上,“嘴皮子还挺毒,要不要我给你脑子先开开窍?”

“用不着那套。”希顿拍了拍白格的肩膀,脸上露出一抹豪放的笑容,看着眼前这个以阴冷目光看着自己的巫妖王,经验十足地说道:“这个眼神我见得太多了,从他口中,以寻常的拷问手段是问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的,所以……”

他抬起手,按在莱布勒斯的头顶,宽厚的手掌几乎将他整颗头都给抓握在其中,“恐怕阁下就得遭些罪了。”

宽大的手掌猛然一提,插在莱布勒斯体内的帝剑瞬间便如同受到某种指令一般,嗡鸣一声,无尽的金色光点一涌而出,汇成一道金色光流如同火焰一般将他全身都包裹起来……

在这光流的冲击之下,莱布勒斯不由得再次发出一声极为刺耳尖锐的凄厉惨叫,大张的枯口之中不断飘散出一些纯黑的物质,随即便立刻被金色光流所分解,原本浑浊阴翳的眼瞳也逐渐消失,眼眶之中最终被一片金光所完全充斥……

“好了,莱布勒斯阁下,现在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吧。”希顿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开始对他询问道:“生灵堂的真正掌控者是谁?”

“奥格大人。”眼瞳中充斥着金光的莱布勒斯此刻像是已经完全沦为了一个木偶一般,机械性地回答着希顿的问题。

希顿看向寒忧白格二人,两人都是毫不知情地摇了摇头,希顿便继续追问:“那是谁?”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莱布勒斯的回答令几人都是有些出乎意料,不过接下来的说法便又让他们释然:“我们只知道,他是人界莱顿帝国的守国者,并以这一身份存世数以千百万年之久,是个名副其实的怪物。当年他以本体的状态来到亡灵界,将当时还只是巫妖的我们十二人找齐,提出建立一个以召唤为核心的组织,最初的想法是能够随时可从亡灵界中召唤援军以帮助人界的战争,作为暗藏于人界的一张底牌,出于他提出的种种好处,我们答应了……”

“这么说来,当初偷袭英灵王朝,并借此让生灵堂势力迅速扩大的主意,并不出自于他了?”

“这的确是奥格大人的命令,但他为了保险,几乎没有再以本体来过亡灵界,一向是以投影作为媒介来对我们下达指令,从很早以前开始,生灵堂的指令便全部由他一人下发了,我们只是执行者。”

“曾经一度成为亡灵界主导势力的背后之人,居然来自于人界,这倒还真是讽刺啊!”希顿笑着感叹了一下,便又问道:“那么,为什么现在神圣城里会看不到一个人影,你们的大军呢?埋伏在哪里?”

“并没有埋伏,而是依照奥格大人的最新命令,主力军已经全部传往人界,帮助莱顿帝国获得人界战争的胜利。”

“这怎么可能呢!”白格率先觉察到不对劲,打断他的话质问道:“现在并不在吐纳期,要把那么大一批亡灵大军精确地传送到人界某地,哪怕在我们英灵王朝鼎盛时期也不可能办到啊!”

莱布勒斯摇了摇头,“我们也并不知道奥格大人具体的传送方法,我也是唯一的反对党,因此才一直在亡灵界滞留到现在,命令各城继续坚守……”

“在明知无法面对西泽修与我的双重反击情况下,果断将战场转移到人界,这个奥格倒也是有些脑子啊!”希顿一边感叹着,一边将帝剑从莱布勒斯体内抽出,“想知道的差不多就是这些,真是辛苦你了,莱布勒斯阁下。”

帝剑拔出的瞬间,莱布勒斯身上涌动的金色光流也随之消失,他的喉咙之中传出最后一丝干哑的嘶鸣,便重重地躺倒在地,亡灵的灵魂在经过那神圣的洗礼之后已经不剩一丝力量,不出一分钟,他便彻底化为了一具尸体。

“吾王,我有一点很是不解。”这时,寒忧出声说道。

“你是指那奥格作为一个人类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寿命一事吗?”希顿将帝剑收入鞘中,不经意地问道。

寒忧摇了摇头,“不是,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您不直接吸收帝剑内的力量用以补充自己呢?我听说……阿斯莫德这些年已经将您的力量吸收殆尽了,因此才特意去了一趟人界取回帝剑……”

“你是说这个啊!”希顿有些没想到他在意的竟是这一点,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倒是无所谓啊!虽说那老骷髅是将我的绝大部分力量夺走了,不过现在的我,再怎么样也还是比一个凡人要强上一些的,这样暂时也足够了。”

看着寒忧与白格二人的目光,他顿了顿,也是不禁苦笑了一下,“而且,现在英灵王朝已经几近覆灭,这个事实即便是我已经复活,也改变不了的,当初一起征战四方的兄弟们都已经魂归天际,在这亡灵界,除了你们二人以外,我已经不可能再得到任何的信仰之力了,而这把剑之中,是他们残存的最后信念,如果我贸然吸收掉的话,这亡灵界或许会重现一位强者,但英灵王朝,便算是彻底灭亡了……一个身上没有信仰的王,是无法独自撑起一个王朝的。”

闻言,寒忧与白格也只能沉默下去,他们自然是知道信仰之力究竟有多么强大,抛开它们所代表的意义不谈,仅仅是那样一股力量,便能够成为他们现在最大的底牌。

不过,曾经源源不绝的这种力量,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现在如珍惜资源一般的底牌的呢……

正当寒忧追忆过去时,希顿却是突然将帝剑塞到他的手中,“我决定好了。”

“什么?”寒忧不明所以地拿着帝剑,一种惴惴不安的心情在心底滋生蔓延开来。

“我要去一趟人界,”希顿言简意赅,“既然那个叫奥格的家伙把战场搬到了我的家乡,意图用亡灵这种生物来玷污战争二字,那我也不得不管了。”

“那我们也……”

“你们不用跟来!”希顿直截了当地命令道,“你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寒忧,你应该知道西泽修现在正在筹划着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吧?虽然还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但以我对他的了解,那个暗地里筹备的计划绝不会简单。阿斯莫德已经死了,如果你们也跟我一起走了的话,这个亡灵界几乎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西泽修的称霸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至少阻止他现在势力的扩张,多多少少能够给他带来一些阻挠,这帝剑之所以会留给你们,也是为免发生意外……”

他紧紧地注视着二人,“因为……你们已经是我希顿,最后的臣子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