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合租房小雯怀孕 清欢H傅临川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505 次 收藏

“太子妃,你让奴婢找的杀手奴婢已经帮你找好了。”向婉的陪嫁丫环珠翠进门向向婉禀告。其实向婉与向应天发生争执的时候,珠翠也在其中,虽然她也不甚同意此刻向婉的做法,但作为一个丫鬟,她是没有资格忤逆主子的决定,她只能寄望于向婉能早日明白向应天对的一片苦心。

“哦,是否可靠?”向婉自刚才从将军府离开,发现向应天不会帮自己刺杀上官馨儿,便开始令珠翠在外另外寻找杀手。

“奴婢找的这个杀手是一个联盟,规模很大,叫“歃血盟”。听说他们只要接下单子,便会对要杀之人不死不休!”珠翠想起刚才和那个黑衣杀手联络的时候,心里便一阵恐慌,是一种对死的畏惧,到现在她连想想都还觉得害怕。

“好,这个好,我就找这个歃血盟。”向婉听珠翠叙述完,拍手叫好,她要的就是这句不死不休。

“可是,当奴婢将太子妃要杀的人说出后,那杀手却说你要杀之人并不是普通人,所以需要太子妃亲自去歃血盟与他们的堂主商议。”珠翠看着向婉双眼此刻释放着嗜血的光芒,心里一阵害怕,低下头,怯弱的补充道。

向婉沉思片刻,她不知道原来杀一个人还能这么麻烦,“何时去?”

“回太子妃,现在就得去,他们的马车就停在东街路口等着咱们。”珠翠听向婉想也不想的就同意,心里更是恐惧,她其实很怕去见那个歃血盟的堂主。常人对于杀手本来就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就更别说一个普通的丫鬟。

“好,你带路,我们这就去。”向婉放下手中的糕点,心里也有些忐忑。

“是。”说完珠翠大着胆子带着向婉往东街路口而去。

赶车的是一个年轻男子,待两人上了马车,马车内还坐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该女子见她俩人上车,从衣袖中抽出两根彩带一一的将向婉和珠翠的双眼蒙住,然后才转身向外命令道:“回总部。”便也不再说话。

向婉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走了多远,大概两个时辰以后,马车才停下来,然后她只知道自己被那年轻女子搀扶下车,而珠翠则也被那车夫搀扶着跟在她们身后,再慢慢的向前行走。向婉只感觉自己好像被带着走了很多弯路,最后才终于停下,脸上的彩带也同时被人取下。

突然见光,向婉稍微有些不适应,过了好一会儿,待她适应开来,她这才开始打量自己现在呆的地方。

地方是很宽敞,但周围的布置却很死寂,有种让人压抑、让人沉闷的感觉,向婉强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努力的不将内心的想法表现在脸上,强装镇定。

“小姐,你没事吧?”珠翠刚适应开来,便急忙的上前询问向婉。她记得向婉在临出太子府的时候跟她讲过,在外不准透露她的身份,而改为和以前一样称呼小姐,这样才不至于暴露身份。

“没事。”向婉摇摇头。

“我听属下说,你就是要买凶杀上官馨儿的雇主?”

向婉见大厅正上方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全身着黑色衣裤,头戴金色面具和这大厅的布置有种相得映彰的感觉。

“是,就是我!”向婉知道现在害怕也没有用,遂挺直身板,回答黑衣人的问题。

“那你可知道你要想杀之人的背,景?”玄武对自己眼前站着并强装镇定的女子有些许好奇,毕竟上官馨儿的身份并不简单,她不止是雪玉国的七公主,更是大辰国逍遥王的未婚妻!谁不知道大辰国的逍遥王可是天下有名的战神,光是他的姓名就足以令雪玉国和凤漠国不敢越雷池半步!不仅如此,听说他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世上恐怕无人知道他的武功修为到底到了何等程度!现在全天下任谁都知道这个冷血的战神最在乎之人便是那上官馨儿,可眼前的这个女子却想要杀掉欧阳轩心尖上的人,她难道就不怕?

“我当然知道,就是知道才想要她的命了!还是你们堂堂天下第一杀手盟害怕,不敢接我的单?”向婉反问道。她怕眼前的男人因为顾及欧阳轩而不敢对上官馨儿动手,遂用起了激将法。

“哈哈哈…这天下还没有我们歃血盟不敢杀之人,就算今日你要杀的人是欧阳轩我们照样也敢接!”黑衣人狂妄道:“既然你知道你要杀之人的背,景,也就应该知道,想杀她的难度,所以我们所要的报酬也会很高,也不知道你出不出得起?”而这个黑衣人也很明显的被向婉的激将法所说动,开始要起价码。

“多少?”向婉见黑衣人终于接受与自己的交易,心里松了一口气,开口询问价格。

“白银一百万两。”

“这么多?”珠翠听完,吃惊问道,她可没有想到杀一个人竟然要这么多银两,都够许多人过几十辈子了。

黑衣人听珠翠惊呼出声并未做答,只是冷冷的看着珠翠。多么?黑衣人知道她们要杀之人的身价可万万不止值这一点,他早就派人调查过,上官馨儿也算是难得的商场精英,以她现在所赚的银两估计应该都可以顶大辰国的半个国库了。再加上,她周围还高手如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倒还觉得要的这点钱少了!

珠翠被黑衣人盯的背脊发麻,害怕的躲在向婉身后,连大气也不敢再出。

“好,成交。不过本小姐出门可没带这么多银两,毕竟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可否等我回去后,再让我的丫环交给你们?”向婉询问,虽然她知道自己并没有这么多现银,恐怕还得要变卖自己的一大批首饰才足以凑够数,这样想想也都让向婉感到肉疼。但她又转念一想,也许只有上官馨儿死了,她才会有机会站在欧阳轩的身边,所以这钱也花的值。

“当然可以,大辰国堂堂的太子妃,光凭借这个称谓,我相信就定能拿出钱来。”

“你,你知道我的身份?”向婉很吃惊,恐惧也慢慢爬上心间。

黑衣人好笑的看着向婉的这一举措,看来这个女人也只是一个绣花枕头,刚才还是自己高估她了。她难不成还真以为歃血盟就只是杀手团盟这么简单?她认为她这点雕虫小技就能瞒过自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青羽,送客。”说完,黑衣人起身离开,他对于类似于向婉的这些愚蠢女人是丝毫没有好感的,反而开始对他们要杀之人上官馨儿感到了一丝好奇,并暗自思衬道,希望她可别让自己失望啊。

然后向婉看到刚才在马车上的那个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后面也还跟着那个驾马车的车夫。那女子也像她们在马车上来时一样,仍然从袖口中抽出两根彩带,依次将她们的双眼蒙上,然后再牵着出门。

待马车再次停在东街路口,那叫青羽的年轻女子边解开她们面上的彩带,边对她们说道:“姑娘大可以将银票带够之后,再到银巷路三十八号,在大门外先敲三次门,然后再敲五次,最后再敲三次,便会有人与你接应,帮你办理一切事宜,待办理完后,我们即开始行动。但请姑娘切记,千万不要记错了敲门的方法。”她见向婉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掀开门帘,让她们离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