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不住他疯狂贯穿 炽热埋在体内一整夜 肿胀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98 次 收藏

暮色,浦西最大的夜场。

正大厅,五六个男人围成一圈,对着衣着暴露的沈天心拳打脚踢。

“有胆子赌钱,没能力还债?!老子今天打死你!”为首的彪形大汉越想越气,从旁桌顺了个啤酒瓶,啪一下就砸了下去。

一下子,血流如注。

被大汉们束缚住死死压在地下的沈碧看着自己女儿脑袋开花,再忍不住,流着眼泪吼道:“我赌的钱,我欠的债!有仇有怨冲我来,别伤害她!”

掏心掏肺的一句话,却引得大汉哄笑。

笑过之后,彪形大汉一个耳光重重打了上去,一边打,一边咬牙切齿道:“你要是有钱还,我们会找你女儿吗?要真是慈母,那就别赌啊!”

自知理亏的沈碧沉默。

彪形大汉一看两人的鸵鸟样子就头疼,挥挥手,几个大男人一哄而上,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发泄完怒气,男人把母女俩踩在脚下,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说道:“再宽限你们三天,再还不出钱,老子把你们母女俩送去银都坐水牢!”

说罢,带着一众兄弟扬长而去。

围观者在窃窃私语,顶着周围人的异样眼光,沈天心擦擦流到脸上的血迹,挣扎着站了起来。

“天心呐,我们该怎么办?!你还那么年轻,妈妈对不起你呀!”

母亲沈碧扑在她身上哭嚎着,拽的沈天心差点站不稳,重新摔倒在地上。

烦躁的将母亲从自己身上推开,沈天心往洗手间走去。

身后沈碧傻了眼,出声问道:“现在这么危险,你要去哪儿!?”

沈天心顿住脚步,回过身,忍住鼻头酸涩,一字一句嘲讽道:“我能去哪儿?当然是把自己卖掉给你还赌债啊!沈碧,你收手吧!你要让你的女儿卖多少次呢?”

说完,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就要继续往前走,身后传来哭声,沈天心愣住,眼泪也掉了下来。

现在哭,还有什么用呢?

深呼一口气,她擦干自己的泪,昂首挺胸大步离开。

进了洗手间整理仪容,沈天心看着镜子里猪头肿脸的自己犯了愁。

就算自己肯卖,可现在这幅样子,有谁要?

试试,总比等死强。

嘲讽的笑笑,沈天心来到门口,扭着腰,风情万种等着别人打量,一有人来,就主动推销,可得到的,大多是嘲讽。

守了一晚上都是徒劳无功,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有人揽住了她的肩。

“可欣,我可以娶你的,你等着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我……”

好不容易有人,居然是个醉酒男人?

沈天心皱起眉头,回过身去扶住男人,正打算把人送到前台,男人的唇急不可耐的落了下来。

属狗的?

沈天心恼怒的踹对方一脚,男人却更加热情的缠了上来,大手在她腰上不停游曳,一点点,在她身上点起了火……

瞟一眼男人的穿着,一身的高定西装看着就很名贵,AO的新款皮鞋,别的不说,单他腕上的手表就够还几次赌债了……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睡完不给钱吧?

咬咬牙,沈天心扶着男人进了酒店。

灯光明亮,沈天心才发现自己赚了。

自己一米七,男人比自己高了一个头都不止,修长的身材不说,光是那张脸,就足够多少女人不要命的倒贴了。

猪头脸配上优质男,引得前台小姐频频瞩目,那小眼神里,明晃晃的羡慕嫉妒恨。

费了一番口舌,沈天心顺利把男人带进八十块钱一晚的普通间。

厚着脸皮把自己和男人都扒光,接下来的事,沈天心犯了难。自己是在风月场所,可三年来,从未走到那一步,严格的说,还算个黄花大闺女……

大概男人对于这类事,都是天生的高手,哪怕是在醉酒中。

男人把她抱上床,摸索着亲吻她的肌肤,从额头到脸颊,再到胸口,最后顺着胸口一路往下,在小腹处停止。

酥酥麻麻的快感,让沈天心绷紧了身体。

还没有所反应,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男人的炽热已经穿进身体最深处,狠狠运动。

她红了脸的同时也疼的掉下了眼泪。

一夜风雨打芭蕉。

在浑身不适中,沈天心昏昏沉沉睡去。

然而还没睡多久,就被男人一脚踹到了地上。

她还没发怒,男人阴沉着脸发话了。

“你是谁?谁把你送到我床上的?”

沈天心莫名的没了气势,缩缩肩,胡说八道道:“昨晚上你抱住了我不肯放,我挣扎不掉,就这样了。”

该死!

看着女人闪烁的眼神,莫闽南气得一口老血堵在心口,强忍怒火,他冷冷看对方一眼,快速穿起衣服来。

“给钱!我也是个黄花大姑娘,想睡完不给钱,我们只能派出所见了!”竭力不看男人眉眼,沈天心低垂着头,跟个鸵鸟似的。

在暮色都见过她几次了,黄花大姑娘?

呵!

额上跳了两下,莫闽南几近暴走,从包里掏出所有的现金摔在女人面前,他刚挪动脚步,却被女人抱住了胳膊。

“给我五十万,多的就算我给你借的,以后做牛做马,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沈天心死死抱住眼前的救命稻草,苦苦哀求着。

呵!莫闽南气乐了,单手挑起女人下颌,无视对方脸上的色彩斑斓,他嘲讽道:“你能为我干什么?陪别人睡,还是陪我睡?只是太可惜了,我莫闽南做生意,从来不用靠女人!个个都要为我当牛做马,那我一辈子得养活多少女人!要这么多钱,你得想清楚,自己值多少价?!”

说罢,狠狠一推,女人便跌倒在地上。

恐惧、屈辱漫上心头,沈天心强忍眼泪,咬着牙喊了一声‘等下’,便起身来到床前,一把将被子扯下来,指着床单上的血迹,一字一句说道:“玩一个处,我要五十万,不过分吧?”

莫闽南诧异的看着床单上的一片殷红,眼神闪烁了一下,皱着眉掏出支票写好数字掷到对方面前,冷冷说道:“给你六十万,不许说出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