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佳佳 后爸 蒋家小娘子np文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220 次 收藏

江晟看着眼前这只巨兽,不由得咂了下舌,他思量着,要是用自己喂穷奇,或许还不够它塞牙缝的,这最后一层牢笼,到底是进还是不进。

事实告诉自己应该逃,可身后重重牢笼早已关闭,江晟心里暗暗叫苦。

“龙族太子也会沦落到这种与凶兽同囚的地步!”

穷奇开口,尖长的獠牙间流出透明的液体,四只强壮的爪子分别被大腿粗细的链条紧紧捆着,每向江晟近一步,铁链便撞击在一起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

浓密黑长的皮毛又脏又臭,以至于几乎黏在了一起,整个身体都散发着恶臭味,江晟远远看见便觉得根根汗毛直立,认怂道:

“拜托您老,别往我这边靠行不?”作呕的气味让江晟忍不住捂住口鼻。

“龙族太子居然会怕我?”穷奇一脸的挑衅,猩红的眼中皆是嘲讽。

江晟嗤笑一声“怕?您怕是闻不到您身上多大味?”

穷奇失笑,无心地牢千年没见过活物,今日一来便是个大人物,隔着一层牢笼穷奇无法耐江晟何,便试图用激将法骗他入这最后一道牢狱道“龙族太子居然是个孬货?别被我吓到尿裤子了!这天牢阴暗,尿了裤子可容易得病!”及其嚣张的言语,江晟铮铮傲骨男儿,那能受的了这番刺激。

下一秒,便不信邪的一脚踢开最后一道牢门,走了进来。

刚进牢笼,穷奇一只大黑爪便狂挥而来,巨大的风力和掌劲将江晟扇的连滚了数步,后背直接撞在了铁门之上,一声骨裂的声音传来,疼的他倒抽了好几口冷气。

穷奇被龙王囚禁于此千年,这千年时光的屈辱,暗无天日,犹如蝼蚁一般,它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今日愚蠢的龙王竟将自己的儿子送到嘴边,真是天道好轮回!

穷奇将双掌击打在地牢之中,发出阵阵恐怖的声响,眼中更是流露出千年前厮杀江湖的快意之感,它今日,定要将江晟撕的粉碎,先用头部犄角刺穿他的肠胃,在将他的手臂分尸,看着他一点点在眼前停止挣扎,再将其踩成肉泥,如此都不足以泄心头之恨!

泱禾在西狱城外苦苦等待,龙王刚走出西狱城,泱禾便快步赶了过去,在他身后环视了一圈不见江晟,便急切的逼问“儿子呢,你允诺过不会重罚他,怎么他没跟你一起!”

龙王脸上的怒意久久无法平息“你不知,你这宝贝儿子简直无法无天,在鞭刑室公开叫嚣,不但对自己所行无一丝悔改,还变本加厉,任达不拘,再不好生管教真是要反了天了!”

泱禾看着龙王气的脸红脖子粗,也不知这江晟是怎么气到他了,继续问“那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我能将他如何,抽了一顿鞭子,送进了无心地牢!”

无心地牢四个大字犹如晴天霹雳响在泱禾的脑海里,她知道穷奇就被囚禁在此,一张脸当即便不快活,大闹道“你怎么可以将儿子放入那种地方,你不知无心地牢有多危险吗?里面关着的可是穷奇,你是想让孩子去送死吗?”

龙王被泱禾一句话呵的没了脾气,语气软了不少道“无心地牢有三十二层牢笼,他也不至于蠢到进入最后一层。”

“你怎么知道他就不会?”泱禾再问,龙王直接没了回应,他不知此时江晟不但进入了最后一层,跟穷奇同牢,甚至被穷奇打成了重伤。

眼看着泱禾下一步便要冲进西狱城,龙王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讲理道“江晟之所以这般任性妄为,全是因为你纵着,每次犯错都抱着侥幸心理,知我罚的再重,背后都有你帮忙撑腰,现在已经敢公开跟我抬杠,你还要纵他到几时?”

“他是我儿子,我纵着他怎么了?只要我泱禾还有一口气我就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儿子!”

泱禾语气十分激动,说话间泪花都汹涌而出,泪莹莹的眼里满是怨气,在无幻之境泱禾动用全身内力帮儿子疗伤,这几日不知他元气是否恢复,现在又被龙王一顿鞭子还丢进无心地牢,无心地牢又冷又阴,关着的穷奇更是凶猛异常,一想到儿子去了这种地方,泱禾的心便如针扎般刺痛。

龙王揽她入怀,心疼的用手拍着她的肩“江晟不止是我们的儿子,更是未来龙族的王,他肩上有责任,身下有担当,而你看看现在的他除了胡闹还会什么?今日他说起自己放弃飞升是因为心绪紊乱,真是荒唐至极!”

“放弃飞升又如何,即使如此,他也是三界最厉害的,敢问,古今中外,又有那位上神是万岁前飞升成功的?”泱禾逼问,从龙王的怀抱里挣脱。

龙王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语重心长道“你对他的要求就仅如此吗?江晟天资聪慧,才华超众,本是一代天骄,可现在你看看满身恶习,动不动玩失踪,连人影也不见,你知他失踪之时是跟谁相处,遇见的是魔还是神,是善还是恶?若你我二人继续纵着他,那便是害了他!”

龙王一口气将心中负累托盘而出,泱禾似乎隐隐与他的话产生共鸣。

但还是坚持道“管教归管教,但你如此惩罚算什么,前脚挨过天雷,后脚便受你鞭刑,我答应过你,这次不会插手,儿子让你管,可你倒好,就是这样管的吗?”泱禾气的脸色煞白,决堤的泪从白净的脸庞落下。

龙王抬手帮她抹泪,却被泱禾一把推开,从刚刚起,她便心中隐觉不安,她担心儿子的安危。

而龙王知道,若这次再轻而易举的放过江晟,不知他往后还会做出什么荒唐事,所以这次定不能再让泱禾纵着他,斩钉截铁道“我心意已决,这次,你莫要再纵着他,无心地牢,只有龙王号令,牢门才能打开,你若再这般,哪便罚他三年都不得踏出地牢一步!”

泱禾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自行其是的龙王,有一瞬间觉得他竟这般陌生,威胁道“那好,有本事你将我也关进地牢中啊!”

看着情绪无比激动的泱禾,龙王叹气,抬手打在她后脖颈使其昏迷,然后将其抱回了宫殿!

五千年的自由生长,江晟早已脱离了最初的轨道,龙王定不会再由他胡闹,可却熟不知,江晟此刻已落入穷奇之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