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将军慢一点 拖光衣服和裤子的美人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702 次 收藏

陈不沾的死亡,让公孙莺和淳于飞琼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毕竟他们当了两个多月的队友,乃是真正的生死之交,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有点感情的。

而坐在雪地里,抱着陈不沾的庄青溪,并没有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声,只是低着头,默默流泪。

面对这种情况,陆平安三人都知道,不管说什么安慰的话语,都是无力的。

庄青溪目前最需要的,可能是一个安静的独处环境。

公孙莺道:“我在这里陪着她就行了,你们去处理那边的事情吧。”

陆平安点了点头,道:“嗯,那你看好她。”

言罢,陆平安和淳于飞琼就回到了之前战斗的地方。

身受重伤的秦三川,还是坐在原地,靠在一块大石头上。

公孙莺的大白熊,则是一直站在他身边,保护他的安全,以防万一。

除此之外,场间便只剩下,至今还被冰冻得无法动弹的禹建勋了。

当陆平安两人路过秦三川身边的时候,秦三川沉声问道:“那家伙……死了?”

其实,秦三川已经感知到了这个事实,但他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受伤太重,感知出了差错,所以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陆平安道:“是的。”

秦三川脸色微凝,叹了口气,道:“可惜了,那家伙虽然胆子小,但总得来说,人还是挺不错的。”

陆平安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道:“秦大哥你好好休息吧。”

片刻后,陆平安就踩着满是鲜血的雪地,走到了禹建勋身前,然后一挥手,就解除掉了禹建勋头部的冰冻效果。

但这刚一解开,禹建勋就笑了起来,道:“哈哈哈……你们死了一个队友?活该!死得好!”

陆平安双眉一扬,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禹建勋的脸上,当即就打得他口吐鲜血,脸上浮现出一片红印。

可禹建勋丝毫不惧,像是没感觉到疼痛一般,盯着陆平安,道:“怎么?生气了?我的整个亲信小队,都被你给杀死了,你才死了一个手下,有什么好气的?”

陆平安道:“如果你们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双方都不会死人,所以你觉得这件事错在谁身上?”

禹建勋道:“当然在我们身上,我们错就错在还不够强,不然的话,现在就是另一种结局了。”

陆平安并不指望这家伙能幡然醒悟,说道:“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还想继续活下去吗?”

禹建勋道:“代价是什么?”

陆平安道:“告诉我关于白泽国和雪甲军的一切。”

禹建勋笑了起来,道:“那你这不等于是在让我背叛陛下吗?”

陆平安道:“可以这么理解。”

禹建勋道:“那你还是现在就杀了我吧,我誓死效忠陛下,是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

陆平安感到有点意外,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对雪王忠心耿耿的人?”

禹建勋道:“我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忠心,我就只有死路一条,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我为什么要帮你?在雪甲军之中,留个壮烈牺牲的美名,总好过背负上叛徒的骂名吧?”

陆平安道:“或许,我有办法能让你不死呢?”

禹建勋不屑地道:“你以为你是谁?陛下对于雪甲军的掌控,又岂是你所能动摇的?就算你们东大陆的圣人出手,都未必能改变这件事,更何况是你?”

陆平安沉默了片刻,道:“如果是和血脉有关的话,说不定我还真能做点什么。”

禹建勋微感惊讶,旋即又道:“就算你会什么古怪的术法,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的,雪甲军全都是在陛下的庇佑之下成长起来的,他对于我们的影响,可仅仅是血脉这么简单。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些家伙进入雪原,果然是目的不纯啊,之前竟然还骗我说是来冒险的,对白泽国毫无恶意?”

陆平安道:“我们只是来调查一些事情,找一些人而已,从没想过要和白泽国或者雪王作对。”

禹建勋道:“假如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来查这几年雪原频繁爆发兽潮的原因?”

陆平安目光一凝,微皱起眉头,道:“所以……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禹建勋笑道:“你觉得我会傻傻地告诉你吗?”

陆平安道:“不说,我也不会杀你,而是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直到你愿意说为止!”

禹建勋道:“你以为我会怕吗?我所经受过的痛苦,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恐怖,而我要是真的因为贪图一时的苟活,背叛了陛下,一旦被发现,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而且,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折磨我的……”

话刚说完,禹建勋就强行运转灵力,不顾重伤,直接在体内冲破了陆平安的冰冻力量。

事实上,他若真想这样做的话,从一开始就可以办到,只是这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丹田气海被毁!

可现在他都已经不在乎生死了,自然也就不会去顾及丹田气海。

砰!

禹建勋体内发出一声闷响,他并没有整个身体完全炸开,只是从内部形成了爆炸!

而在临死之前,禹建勋紧盯着陆平安,大喊道:“东大陆必亡,你们全都得死!”

话音落下,禹建勋就此自尽而亡。

陆平安本有能力阻止这一切,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他知道,这禹建勋宁愿当场自杀,都不敢背叛雪王,这就意味着,不可能从禹建勋的口中得知到任何真正的秘密,不管是怎样的酷刑和折磨,恐怕都无法抹除掉禹建勋内心深处,对于雪王的敬畏。

另一方面是在于,万一真被雪王发现了禹建勋的背叛举动,他死不死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陆平安等人可能会因此而被雪王给注意到,等到那时候,只怕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便是在这种种考虑之下,陆平安没有再强行留住禹建勋的性命。

唯一的遗憾就是,似乎让他死得有点过于痛快了,尽管在体内自爆而死,也是相当痛苦的事情。

不过,陆平安和禹建勋的这番谈话,也并非是一无所获。

陆平安除了知道雪甲军和雪王之间,有着更深层的联系之外,还得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雪原的兽潮,很可能和白泽国或雪甲军有关,再不济,雪甲军之中,也有人知晓背后的实情。

原因很简单,当陆平安问起兽潮的时候,禹建勋的第一反应是不告诉陆平安。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在于,要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的话,又何来告不告诉之说?

禹建勋并不清楚陆平安对兽潮的了解有多少,所以也没想到,他的那个反应,恰恰说明了某些问题,让陆平安在这方面的调查线索上,有了很大的突破。

当然了,想要找到白泽国的所在之处,终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雪原行动的调查方向,能够和陆平安他们的个人目标,指向同一个地方,也就为他们节省了很多的精力和麻烦。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找到白泽国,再想办法进入其中,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在完成行动任务之余,还能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一箭双雕。

所以在陆平安看来,是禹建勋那简单的一句话,让他们的目标,变得清晰明确了许多。

但这些事,陆平安只能自己先在脑子里想一下,作为队长的庄青溪,如今正处于极其伤感失落的状态,陆平安自然不可能现在去找她商量这些,只能等她情绪恢复过来后,再去从长计议。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