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嫩奶搓揉玩弄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855 次 收藏

“罢了,跟我来吧!”

说完,蒋晗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更大的摄影棚。

叶丝娆满满的好奇被强制压在了肚子里,这个棚的灯光道具,服装,跟之前那个明显不是一个档次。

“给,好好看吧。这次可别搞砸了。”

同样的白纸黑字,蒋晗这次递过来一厚沓,还是装订到一起的。

随手一翻,叶丝娆看着里面详细的对话和情节描述,两眼冒光,抱紧了这沓纸,用满是感谢和激动的目光望着蒋晗,猛点头。

随即,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迫不及待的开始了熟悉剧本,专注忘我,全身心投入。

直到,一道略有熟悉很娇弱的嗓音传来。

若不是话语里不时出现自己的名字,叶丝娆一定还在如饥似渴的看剧本。

“叶丝娆那个人啊,真的是辱没了李老!”

“能摊上李老那样德艺双馨的恩师,可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惜呀,叶丝娆烂泥扶不上墙,李老对她也没什么爱护之情了。”

李老?

那是自己阔别几年,没有勇气去见的严师慈父!更是荣获终身成就奖的国家级艺术大师。

瞳孔微缩,叶丝娆听着隔壁化妆间传来的议论声,终于坐不住了。

进阶和,她起身小心翼翼的不断靠近隔壁化妆间,想把里面的话语声听得更清楚一些。

“要我说呀……”漫不经心的话语戛然而止,说话的人愣在原地,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

叶丝娆想要贴近门口的耳朵,停在了探出去一半的位置,僵硬的收回下意识举起的手,站直了身体,耳朵微红。

看到正要推门而出的林雨柔,将诧异飞快的掩了下去,暗道自己低估了林雨柔的表舅。

被雪藏还出来试镜,关系够硬。

“呦,隔墙有耳这事儿,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生动的实例!”林雨柔大惊小怪的开口,引得好几人围观。

“雨柔?怎么站门口了?继续之前的话呀。”

就在这时,一道陌生的女声略带不解的催促到。

“这不是被挡了道么?”林雨柔一个闪身,屋内的几个八卦女将叶丝娆一览无余。

满意的看着大家对叶丝娆指指点点,满满的嫌弃和鄙夷。

见状,林雨柔提高声音,继续补刀。

“这次拜访李老,我本是一片好心谈及叶丝娆,哪知李老面色难看,称没有那种辱没师门的弟子。你们可千万别外传啊。”

“不会不会,李老的闲话谁敢传?”几个女人连忙说到,看着气氛不对,迅速四散开来。

闻言,叶丝娆面色苍白,满是难过和愧疚的回想着学生时代,想到刚刚听到的恩师对自己的态度,心痛不已。

这些年,终究是辜负了自己最敬重的师长。

看到这一幕,林雨柔继续落井下石,眼睛里满满的恶毒道:

“怎么?你还有脸难过?我真是替李老觉得不幸,有你这么一个学生!”

任由别人打量和鄙视,叶丝娆一言不发,失魂落魄的走回了自己看剧本的地方。

这边的动静到底闹大了,蒋晗闻讯,一脸冷色看向林雨柔。

正欲开口,却被叶丝娆拉住胳膊,不解回望,却见叶丝娆满脸祈求,急切的说了句“别”。

见状,蒋晗满脸惊讶,眼神略带询问,看向了叶丝娆,“为何要阻止我?”

触及蒋晗眼神, 叶丝娆心虚低头,片刻,犹豫道:“不管是关心爱护,或是殷切教导,老师毫无保留的给了我,终究,是我对不住老师。”

看着这样的叶丝娆,蒋晗没再多言,利落转身,给叶丝娆腾出了空间。

“就算你愧疚难当,认错补偿也该直接面向李老,在这里被一个后辈讥讽,对李老没有任何影响!”

走出四五步之外,蒋晗还是清醒开口,指点了几句。

叶丝娆闻言沉默,一言不发。

林雨柔见状,得寸进尺,“怎么,今天成哑巴了?不是仗着柳少嚣张的很吗?你倒是接着狂啊。”

柳慕生……

突然听到柳慕生这个名字,叶丝娆心脏钝痛,以双手抱头,不受控制的蹲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鸦雀无声。

紧接着,一道男声不卑不亢的说道:“柳少,您这边请!”

闻声,叶丝娆猛然抬头,竟然真的看到柳慕生由远及近,面色冷峻的走了过来。

痴痴的看着柳慕生,叶丝娆像是被施了定身法,脑海里不同的柳慕生开始和眼前重叠。

叶丝娆后知后觉的发现,似乎每次自己出状况他都会到呢。

刻意忽略内心深处不可言说的悸动,叶丝娆面色微窘,眼看着柳慕生越来越近。

想起自己此时的状况实在太糟,叶丝娆环顾了一圈,没找到能暂时隐蔽一下的地方,下意识的顺了顺头发立马起身。

万众瞩目的时刻,叶丝娆匆忙起身瞬间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明所以满是谴责的看向叶丝娆,所有人的眼里,都是讥笑和嘲讽。

“看吧,老毛病又犯了!”

林雨柔幸灾乐祸的声音刚落下,更多更大声,更难听的话语接连不断的被投放到叶丝娆身上,众人附和着,谩骂着。

叶丝娆好像暂时失聪了,对此充耳不闻,脑海里还是刚刚柳慕生面无表情的从自己面前经过,目不斜视,不曾停留的画面。

紧接着,她自嘲一笑,像失了全身力气,望向柳慕生过去的方向,落寞无比。

她昨日果然彻底伤了它。

她终究还是将那个爱她入骨的人弄丢了。

“慕生,你来接我吗?看见你我都不觉得累了呢!”

就在这时,女孩子娇憨软糯的语气一出来,似乎空气都变甜了,暧昧气息开始全场蔓延。

“完了?”

柳慕生惜字如金的开口。

“没呢,还有一点点收尾工作,很快就好哦!你先休息一下。”

“柳少,林小姐,这边请,休息室就在前面!”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声音适时响起,众人目送他们二人走向休息室。

似乎是怕打扰了此时美好的氛围,大家都不约而同静静的站着,不言不语,只有仰望的目光随着二人的步伐移动。

男士,身躯伟岸,高大英俊,气质不凡。

女士,身量苗条,婀娜动人,高贵优雅。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有人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下,众人纷纷跟随,用最美好的词描述着柳林二人。

“谢谢大家的祝福,我们会好好的。叶小姐,你也会祝福我们,对吗?”

听着众人的恭维,林雅望欣喜不已,随即猛然回头问道。

看着林雅望笑靥如花,亲密地挽着柳慕生,叶丝娆被这一幕深深刺痛。

“是的,我祝福你们。”

紧接着,叶丝娆木然回应了一声,看着林雅望心满意足的转身进了休息室。

“真是世风日下,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就是,这么合适的一对,竟然还有人明目张胆的往前凑,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

……

哪怕两人已经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因着林雅望那一问,叶丝娆瞬间成了千夫所指的谩骂对象。

群情激奋,面对众怒,叶丝娆步步后退,默默忍受。

直到叶丝娆被逼至墙角,紧贴着墙壁慢慢的下滑坐在地上,低头抱膝,任由别人指指点点,言语侮辱,一动不动。

“叶丝娆!到你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试镜导演叫到了叶丝娆的名字。

众人才意犹未尽地散去。

与此同时,叶丝娆起身,强忍着身上不知名的疼痛,若无其事的走向试镜室,将一干下了暗手,等着看笑话的人抛在身后。

“导演您好,我是叶丝娆。”平淡无奇的说了一句,叶丝娆便不再开口,静等着导演发话。

“嗯……嗯?”漫不经心的抬头,头发微乱的王导演急忙用手拨了拨额前碎发,一动不动的盯着叶丝娆看。

叶丝娆强忍着不耐,任由王导演盯着自己的脸两眼放光。

“导演!”

在王导演盯着自己的脸发完呆,又得存进尺的将视线移至胸前时,叶丝娆粗声打断。

“嗯嗯嗯,好,你好!”

王导演总算回神,忙不迭开口,视线也依然胶着在叶丝娆身上。

“你有什么才艺没有?比如,你可以跳个舞!”状似热心的建议,王导演却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容。

叶丝娆见状,眉头微皱,想着外面的情况,决定与小导演周旋几句再走。

正当叶丝娆没想出来用什么理由推脱跳舞,暗自焦灼时。

“我有打扰到你们吗?”

就在这时,林雅望悦耳的声音传来,在门口满含歉意的问向王导演,人却不经允许说话间已经站到了叶丝娆面前。

“叶小姐,不好意思啊,我刚听到了外面的一些言论,感到非常抱歉。若不是我未婚夫执意要接我,你也不会受此无望之灾。”

听了这话,叶丝娆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林雅望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紧接着,看着林雅望名为道歉,实则炫耀的行为,叶丝娆心生倦意,冷然道:“林小姐多虑了,我与柳先生毫无关系,今天是我蹭了你们的热度,你不必觉得抱歉。”

“为了红,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听到柳慕生冰冷生硬的话突然响起,叶丝娆眼神一躲,侧了侧身,背对着门口强打精神道,“多谢夸奖,我定再接再厉。”

“慕生,你别生气,我只是来给叶小姐道个歉,这个时候他心情不好也是能理解的。不如我们先走?”

三两步跑过去,挽住了柳慕生的胳膊,顺便打开了门,使得屋子里的情况一目了然。

一眼就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叶丝娆,柳慕生眼里讽刺一闪而过,随意道:“让我夸?你没有这个资格。”

说完,他便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浑身释放着难以言喻的冷气。

“慕生,等等我嘛,我也就是道了个歉,叶小姐并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林雅望善解人意的声音逐渐远去,声讨叶丝娆的人却是有增无减,骂声一片,不可开交。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