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海棠书院 交换美妇系列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196 次 收藏

就连各个陆地和海中的王族,也很少会与魍魉之城的邪兽发生争执。

当然这一切也是要有实力做后盾的,在这个嗜血的兽世,没有实力没有兽人敢如此猖狂。

魍魉之城的实力就在于它不是什么废物邪兽都收,要进魍魉之城,战斗力必须达到3阶以上,而对于外族部落十分稀缺的兽人来说,魍魉之城也有一大堆……

所以,面对这种强敌,其实她们早该有心里准备。

一袭淡然的话直接让这群豹族的雌性蔫了,尽管先前被族人和伴侣们骗着说他们多么多么英勇,杀了多少邪兽,

但面对这个兽人群落几乎所有兽人都知道的事实,她们还是被一语点醒了,特别想起今日来营救她们的那几头豹兽竟然就那么轻易的被杀了,顿时众雌性的心情更是低沉到了极点。

倒是她们突然的态度,让安宓儿有些懵,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不知道魍魉之城的传说,

不过听她们说的那么夸张,再看着这群豹雌性瞬间蔫了表情,她还是有些汗颜。

其实也不用说的跟谦子王殿一样,这里虽然兽人是挺多的,但是作为一个现代特工来说,她眼中看到的只有一个个的防卫漏洞。

只不过为了提高安全概率,她还是选择了不要太轻敌,先探听情报的步骤,毕竟这个兽世的兽人好像都有些开挂的本领。

而相对于安宓儿这种思想,显然也还是有那么几个不服输的豹族雌性仍抱有希望的,但这时那个躺在干草上的雌性终于坐了起来,再度补了一刀道: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们,你们族长的妹妹也被抓了吧,而且正是因为这个你们豹族才和魍魉之城作对了这么多年。呐~你们的小首领正站在你们后面呢~”

伴随着这最后一句话,这个雌性的眼神直接扫向洞口,而此刻的安宓儿不知何时已经闪到一边了,因为早早的她便感觉到她的身后多了一个人影……

而就在这无限打脸的氛围中,与此同时邪兽之城的另一个地方,也正聚集着几个兽人。

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是方圆上千里最大的一颗古树,也是邪兽之城最顶端的象征。

与其说是树,倒更可以说成是一个雕琢精致的家!

大大的树洞里,第一层显然是个大厅,远处正对的一个高台上,搭着一个对于兽世来说已经雕刻的十分完美的长木椅。

木椅之上铺着一层雪白的动物皮毛,再往上看,一抹妖孽的身影斜坐在木椅之上,单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不知在把玩着什么。

而在他身侧不远的高台另一处,横着一张木塌,木塌上面同样用软软的动物皮毛铺满着,只是相对于木椅来说,明显厚了好几层。

而在那木塌之上,此刻正躺着一抹火红的身影,十分俊美的雄性兽人,即是在雄性泛滥的兽世,也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美兽人。

再往下看,高台之下,左右两边也各搭着四把木椅,而此刻右边最首的那把木椅上正坐着一抹烧包的身影。

左边最末的木椅上正坐着一抹十分严肃的冰冷身影。

“啧啧啧~又是这么急把我们叫回来~说吧~这回又是什么事?”

骚包的声音,火狐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靠在木椅上,颇为玩味的看着高台上方。

就见大大的树洞静了几秒后,突然响起一道很邪很性感的声线道:

“我要的人呢。”

简短的言语,火狐似乎猜到一般,眼神似无意的扫了木塌上的橙黄影子一眼,一瞬间眼神中似乎滑过一抹暗沉的神色,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就快速的恢复了情绪,不过也难得正经的回复道:

“该找的都找了,不过都是些废物。”

火狐的话落,大厅陷入无比的沉寂中,坐于左边末位的木谦子,那双冰冷的眸子中都难得滑过一抹似担忧的情绪,却并没有打破这片静寂。

就在这样沉寂了好几分钟后,火狐适时的再度开口,转移话题道:

“霜花的伴侣选好了吗?如果是谦子~你应该会高兴吧?”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问木谦子的,就见首位之上,那抹斜坐之人眼神细微的变了变,而木谦子则是直接回了一个字道:

“嗯。”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木谦子刚应声,那抹火红的身影便开口了,他的声音温润如玉,亲切的竟不似这邪兽城中的人:

“结侣是大事,谦子的伴侣他自己决定,霜花的事你们不用操心,过几日我便送她回去了。”

“别急啊~小霜花留在这里挺好的,邪兽城中最不缺的便是厉害的雄兽,小霜花如果看上哪个,告诉我就是~”

火狐一副霸道的语气,显然已经替邪兽之城的所有邪兽做下了决定,而他也的确有这个资格。

只不过火狐说完后,看着几人沉默不语的样子,他最终还是故作一副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道:

“啧啧~既然你们护着谦子,那就在那些特别强大的战士里选吧,霜花也是素食群落少有的漂亮雌性,就算是邪兽也该叩谢兽神~你们不必一副推三阻四的样子~”

最后一句话火狐说完,也不再理会三人的态度,很快就进入了下一个话题道:

“这次我去了一趟西郊森林,顺便抓了十几个雌性,相信很快他们就会找上来的,主要是囚海的那些家伙有些缠人,不如明天再来个‘狩猎比赛’怎样?”

“随你。”

终于,面对这些事,首位之上的人再次应了声。

火狐看着他淡漠的态度丝毫不介意,反而扬起一抹魅惑却带着算计般的笑容开口道:

“我如果赢了~你以后不准根我抢一个人!”

“呵。”

寓意不明的笑意,却让火狐嘴角的那抹笑容更灿烂了,只见他一副不雅的姿态斜靠着木椅把手,看着首位之人说道:

“别露出那种笑容~既然我跟你说你不信,那我便捉了给你看,只不过你既然不感兴趣,那我捉了便是我的了。”

“你还有求本邪的时候?”

玩味的话语,只见首位之人轻微的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而此刻木塌上那抹火红的身影,轻声的从口呢喃出一句话道:

“就算这样,也不可能赢吧。”

他的声音很小,在这树洞里几乎没人听到,倒是此时的火狐已经从木椅上站了起来,对着首位之人同样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我听说那边鹰族的族长认识的兽人好像挺多的。”

简单的一句话,竟让首位之人把玩物品的手稍微停滞了一下,木谦子和火红衣衫的雄性眼神也微微一变。

而看着目的达成,火狐已笑着转身离去,边走还边留下一句话道:

“冬季快来临了~今年分配雌性和食物的事就和小霜花的事一起举行吧,顺便~我要一个兽人明天跟我们一起去狩猎~”

随着声音在这大大的树洞里回响,火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此时这边山洞里的安宓儿,却正看着一副别样的认亲场面。

她现在不得不承认,这邪兽之城的邪兽们都是洗脑的一把好手!!

从先前那个所谓的豹族族长的妹妹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之后,再到现在她们之间的对话,安宓儿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先前住在这里的那近十个雌性,早已经对邪兽们死心塌地了。

虽然她们先前好心的提醒是真的,安宓儿也了解到如果逃跑被抓住下场很惨。

可是没想到这些雌性们提起邪兽之城的邪兽时,竟然对他们印象还不错。

why??

果真是在贼窝待久了,脑子都呆腐朽了吗,按理说这些兽世的雌性从小养尊处优应该是受不了这种待遇才对。

不过事实证明,虽然的确有一部份被胁迫的原因,但不知不觉间她们对邪兽的印象都开始改观了……  这也太没节操和底线了吧,果然原始妹子们的思维方式她不懂!!

看着前方,发现那群豹族雌性们此刻都有些被搞懵了,而那个先前躺在干草上,此刻已经走到众雌性中间的雌性,还在一脸调侃的说着:

“呵,你们豹族连族长的妹妹都还没救出去,何况是你们,不过不愧是族长的妹妹,应该也是你们部落最漂亮的雌性吧,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惜香一样的运气。”

惜香便是那个豹族族长妹妹的名字,她的眼神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黯淡无光,但却在见到这十几个同族雌性时瞬间亮了起来。

但也紧紧是那么一会,接着在同族们的询问和关切中,她的眼神中便弥漫了浓浓的愧疚,她的神色让安宓儿感觉到,她和那近十个常年呆在这里的雌性是不一样的。

她并没有因为时间习惯这里,她还是思念着她的家乡,而在那个雌性冒出那句‘有没有一样的运气’这句话时,惜香的瞳孔明显快速的收缩了一下。

很显然,这句话有猫腻,惜香并不想同族的雌性知道一些事,但不出所料的,再听到那个雌性怪异的言语后,很快就有一个豹族雌性站出来皱眉质问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