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要你吗 忍不住了 性欧美se ovideo七v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517 次 收藏

楚语安在家里待了几天,几乎把所有地方都逛了一遍,原来顾名风的住处就在隔壁,只是她很少见到他露面,爷爷也算花了很大心思,不仅住处安排相邻,而且市中心住处也是同赠一栋,到底顾名风和顾井白之间有什么,值得爷爷那么尽心尽力希望两兄弟重归于好?

顾井白也没瞒着她,

“以前还小的时候,顾名风和我关系很好,嗯,就是那种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

“那你们怎么会变成今天那么势不两立?”

“有吗?只要他先不挑起什么,我也不会狠狠报复回去。”

“可是他是你堂弟。”

“顾太太你当着你男人的面替另一个男人说好话,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楚语安砸吧了下嘴,不复一言,顾井白只好示软的揉了揉她的发顶,

“今天是要去试婚纱,你苦着脸,别人会以为我对你有多不好。”

楚语安才想起这趟出门的正事,下意识道,

“爷爷也是认同的吗?”

“嗯,爷爷算是默认了你这个孙媳。”

楚语安呼了一口气,下车走进欧雅婚纱店时,她有一刹那怔神,上次她也和陆沉去试了婚纱,原以为的婚姻,到头来不过是一场可悲可悯的算计。毕竟喜欢了整整七年,她的情绪或多或少都被影响到,设计师拿了先前顾井白定制的婚纱过来让她试衣,楚语安换完婚纱出来,露肩设计,大幅度的裙摆及地长长的拖着,胸口呈小v领,有钻石碎花镶嵌边层,裙尾很淡很淡的浅蓝色,顾井白没有换上衣服,楚语安疑惑的抬眸,顾井白握住她的手,示意服务员都离开,他手指勾起她的脸,他在外面一直等着,等着她换完出来,他要做第一个欣赏的人,他盼了那么久的人,再过几天就正式的归他了。

楚语安看向手指上很早就被戴上去的结婚戒指,想伸手摘下,顾井白止住了她的动作,“不准摘。”

“可是到时候结婚你不是要给我婚礼现场戴吗?”

“嗯,到时候在摘下。”

楚语安无语的瞥着他,

“还不快去换衣服?”

“嗯。”

顾井白低头一吻,然后去换衣服,楚语安摸了摸唇瓣,释然的笑了,至少此时此刻她不再揣测不再担忧,顾井白在她心里的分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比陆沉重要千倍万倍。

拍摄婚纱照的路上,顾井白和楚语安一起坐在后座,因为前夜赶工作腾出时间,她是睡的很踏实,顾井白则在书房一夜未眠,楚语安看他闭着眼,因为路程颠簸难以休息的样子,心里一软,

“你可以靠在我肩上靠会。”

顾井白侧头靠在她肩上,楚语安一动都不敢动,耳侧均匀的呼吸浅薄的喷 洒在她的颈侧,摄影师坐在前座通过后视镜看到后座的光景 心思一动,拍了下来。

拍照进行的很顺利,用摄影师的话说,顾先生顾太太长的都很入镜。采景的地点是郊外的湖中小岛,楚语安休息之余倚在栏杆上,观望着风景,冷冷的风穿过她的衣领,她就在裙子外面套了一件外衣,冷的打了个哆嗦,顾井白贴近抱住她,手指把玩着她的长发,

“冷的话我们就明天来拍,今天先回去。”

楚语安摇摇头,

“还要拍哪个场景?”

“最后一组照片海边沙滩。”

楚语安凝着眸,

“嗯,那等下就过去吧。”

顾井白把她的手拉进口袋,

“嗯。”

最后一组照片拍摄的时候,因为是在海边,游客挺多,楚语安众目睽睽之下脸上浮现出红晕,摄影师不断说话,

“顾太太离顾先生近一点,嗯,再近一点。”

顾井白轻叹了一声,拉过她手揽住她的纤纤细腰,放大的俊脸清晰无比,咸潮的海风吹起她的裙摆,身后晚霞映照着波澜壮阔的海水,美轮美奂,楚语安手搭着他的肩,头微低,摄影师连忙抓拍下来,

“好了,非常好!”

回去路上,楚语安担心王沪儿的病情,所以中途车调转方向开去了医院,德叔见到她连忙迎了上来,

“楚小姐。”

有好久没人这么喊她了,听惯了少太太顾太太的称谓,楚语安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沪儿她好点了吗?”

“嗯,已经有好转了,再过不久就会醒的。”

“德叔,那次出了点事情,所以我不知道沪儿她……”

“没事,沪儿她没事就好。”

“嗯。”

告别德叔看望完王沪儿以后,楚语安松了口气,顾井白手指敲击着方向盘,

“顾太太,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对王沪儿有敌意吗?”

楚语安点头,顾井白轻吟了片刻,

“王德离开楚家那一年我刚好救了他,收留了他。”

“所以那个开发商说的就是你?”

“不是,只是我的一个手下,我没露面,不过王沪儿心思缜密,有一次跟着我手下然后顺藤摸瓜知道了我才是那个真正帮忙的人,假借这个为借口,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公司找我,有一次,还在我喝的茶里面下了药,她想要爬上我的床。”

“什么?!”

楚语安眸色一怔,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王沪儿她居然会做出这种事?顾井白默认的嗯了一声,

“所以顾太太我不希望你和她靠太近,而被她利用或者什么。”

“她被人打成重伤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他一番话下来,楚语安有点自愧不如。

想起之前的新闻风波还没解决她也顺口问了一句,顾井白皱了下眉,

“目前还没有眉目。”

车子开进顾家,连绵不断的房屋宅院,车开到芳华院门口停下,楚语安下车,看向隔壁一墙之隔的别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看。这种不安感很快被她压下去,顾井白看她刚刚神色不对,问了句怎么了,楚语安摇摇头,

“没什么。”

回到家里,楚语安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顾井白给她削了几个水果,

“家里新招了一批厨师,等会你可以尝尝他们的手艺。”

楚语安一愣,后知后觉今天有家宴,顾井白拿纸巾擦了擦她嘴角,楚语安头靠在他腿上,挑了个舒服的姿势看电视,顾井白拿了毯子给她盖上,楚语安轻嗅他身上的古木沉香,很好闻,让人心很安宁。

“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我母亲下葬的地方。”

楚语安跟着他在后面走,湖山旁边是连绵不断的山脉,楚语安踏上一级级台阶,天空灰雨蒙蒙,顾井白拉了她一把,旁边有下人替他们撑着伞,楚语安拉着顾井白的手,陵园的轮廓慢慢显示出来,看门的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见到顾井白来立马开门让他进去。

一直走到一座墓碑前停下,上面黑白的照片依稀可以看出几分年轻的美貌,和顾井白有些相像,楚语安自觉和他一起跪下,

“妈,这是我妻子楚语安。”

下人递上一大束白玫瑰,顾井白接过放在旁边,楚语安看到他眸底的痛色,反握了他的手,

“妈,我会替你好好照顾顾井白的,我会让他比以前快乐。”

楚语安真心道,顾井白看了她一眼,

“如果我妈还活着,她会很开心。”

“你现在活的好好的,妈也会很开心的。”

顾井白轻扯唇角露出些许笑意,楚语安抱住他,顾井白动作微顿,耳边是浅浅的呼吸声,

“顾先生,有了我以后,你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形单影只一个人了。”

“顾太太说的是真的?”

“我给你的安全感那么低吗?”

顾井白颔首,声线沙哑,

“没有。”

她陪他在墓前跪了半个小时,腿酸麻的起不了身,顾井白蹲下身去背她,楚语安安心的被他背着,下山的路陡坡又险,他步履沉稳,居然没有惊到她一分一毫。

家宴开始,一道道美味珍馐被端上长桌,顾之城心情似乎不错,气氛也轻松了很多,楚语安取掉顾井白面前的酒,换上一杯热开水。

顾井白倒了杯酒给她,

“要尝尝吗?我酿的。”

楚语安轻珉了一口,味道清甜一如既往,不由好奇道,

“为什么你会酿酒?”

“很奇怪吗?作为这么大家族的继承人,当然事事都要得心应手。”

顾名风插嘴进来,看似和顾井白关系融洽,她却见过这两兄弟在外面撕破脸皮的样子。

“是啊,井白从小就很聪明,什么事情一点就通。”

“除了做菜这点,没有继承到大嫂的手艺。”

……

几位长辈说起话来,楚语安有感到在提到大嫂那两个字的时候,气氛都冷冻了起来,

顾名风听着那些人恭维的声音不绝于耳,面上假笑更甚,笑着道,

“是啊,大舅母的手艺是江南一绝。”

顾井白自始至终不动声色,仿佛她们谈论的那个人不是他母亲而是别人。

楚语安伸手去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冰冷无比,死死的握着,似乎在隐忍什么,除了他母亲,没什么能够如此波动他的情绪了吧,楚语安如是想。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