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和老师在教室啪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873 次 收藏

大家在离房子不远的地方烧烤的,此时风觅儿早就来了,沐雪虽然做饭不错,可是说到烤肉却真的不怎么样。

就在纠结的时候,两块考好的肉已经进了她的碗里,分别是萧沐风和欣语给的。

“就知道你考不好,所以给你烤的。”萧沐风笑笑说。

沐雪看向欣语,欣语也点点头,“没办法,谁让平时我都到你家蹭饭的,现在给你拷个肉也没什么。还是你觉得我烤的不如你……萧沐风烤的好。”

“我哪敢啊!”虽说是事实,但是沐雪可不敢直接说出实话。

“我也烤好了,雪……浩哥哥,你尝尝,保证比他们烤的好吃。”风觅儿似乎对自己的技术很满意。

“好的,谢谢觅儿了,觅儿烤的一定比那俩人烤的要好吃。”沐雪也毫不吝啬地夸奖着觅儿。

“那是必须的,风哥哥,语姐姐你们说是吧?”觅儿说完还不依不饶地希望别人也这样认为。

“是是是,当然是了。”萧沐风赶紧称是。

“觅儿你只要阿浩吃,却不给我,语姐姐很伤心啊!”欣语很无耻地表明了自己也想要的意思。

“等等,一会儿我就给你烤。”

“好啊,那我等着了。”

“嗯嗯。”

其他人都特别的奇怪,大家都知道风觅儿和蓝言浩的关系很好,但是什么时候和陈欣语的关系也这么好了?

其中最甚的就是风夕默了,因为他知道自家表妹喜欢小浩,可是现在却似乎并没有那种感觉了,甚至和陈欣语的关系也这般的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了?

当然最清明的就属萧沐风了,毕竟他早就提点过风觅儿了,以他对自己妹妹的了解,知道肯定会把事实的真相告诉觅儿的,毕竟只要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风觅儿喜欢蓝言浩。

好吧,其实他挺希望自家妹妹和风夕默好的,所以才会在两人正式确定自己感情之前不要说破真相的。

不然以两人那性格,知道对方就是给自己安排的对象,没准即使知道自己喜欢对方也会因为叛逆而故意远离对方。

所以还是先不说明比较好,不过如果他早知道这会给自己妹妹带来那么大的伤害的话,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我烤的也还行,要不要尝尝?”说的是问句,但是却是直接就是把烤好的香肠放进了沐雪的碗里。

“呃……”沐雪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其实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想要把手放在风夕默的额头,摸摸是不是发烧了。

虽然这香肠的确是她喜欢的。

“吃啊?看着我干什么?”风夕默皱皱眉。

“啊……吃吃,挺好吃的。”内牛满面的沐雪急忙把碗里的肉放进了嘴里。

幸好大家都是分开的,除了一直关注着的人的话也不会发现,但是梦彩芝和赵明显然不是那例外的人。

梦彩芝虽然心里知道自己不应该嫉妒,也不必要嫉妒一个男生,但是心里那种感觉就是下不去。

赵明则不然,只不过他是因为嫉妒,看上去纯纯粹粹的嫉妒,毕竟在大家的眼里他嫉妒的是欣语的男朋友。

比起梦彩芝竟然嫉妒一个小助理,这个看上去合理多了,呃,当然也只不过是看上去。

其实呢?大家知道的。

“夕默,你尝尝,这是我刚烤好的。”梦彩芝真是无处不存在啊!即使不在一起,也可以跑过来。

在场的几位都是很郁闷啊!

其中风觅儿似乎尤甚。

“你来干什么?你烤的那是什么东西啊?你确定那真的能吃吗?”风觅儿毫不留情。

在沐雪的眼里其实梦彩芝烤的东西也不差了,虽然也算不上好吧,但是觅儿说的也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俗话说的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不喜欢,也讨厌自己的人了。

所以沐雪很很听老人言的,此时就那样安静地坐着,当然落井下石其实也不错。

“觅儿,你别这么说,梦彩芝烤的肉,那色泽多好啊,和我家那只纯黑的猫咪一样的颜色呢?”

“真的吗,浩哥哥家里有猫咪,下次我要去你家玩?”

“好。”就这样我和觅儿一问一答的,彻底把急需发火的某人给忽略了。

结果当然是某人被气走了。

看到某人走了,沐雪和觅儿一致地看向对方笑了笑。

“觅儿,你们以后也收敛一点儿,毕竟要经常见面的。”风夕默对着某两只如同偷了腥的猫咪如此说道。

其实倒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只不过梦彩芝那人的嫉妒心太强了,他担心那人会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来。

“没事,没事。”风觅儿显然对此很不感冒。

沐雪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她和梦彩芝已经成这样了,就算不做什么也不会更坏到哪去,所以也无所谓了。

风夕默也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所以也没有多说。

“好了,说那么多不愉快的干嘛?继续吃。”说完之后南宫遴把一块好的焦黄看上去很可口的肉片放到了欣语的碗里。

而欣语在低头看到自己的碗里的肉时,登时脸有些发红,也没有像往常那样的吵起来。

这些场景都被在场的大家看在眼里,但是没有谁开口说这个问题,只是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沐雪(好吧,知道真相的除外)。

沐雪移开视线装作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可是这动作在别人看来却是万分的委屈,于是场面登时有些尴尬起来。

连南宫遴也发现了自己的动作是多么的不合适,想要说什么,却是到最后都什么都没有说。

“你们都愣着干嘛,吃啊?真是奇怪,来来来,多吃点儿。”说着把自己烤好的东西给大家分分。

仿佛从来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似的,呃,也的确就算是看到了也没什么影响,不对,不能说没有影响,沐雪现在心里痒痒的,真的好想知道那俩人的奸情是怎么展开的啊!心里不断的YY着。

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在沐雪心不在焉的进行着。

自然也被所有还被蒙在鼓里的大众认为是心伤。

吃完饭后,沐雪赶紧把欣语拉到了偏僻的地方,准备进行严刑拷打得出自己想要的勾搭真相。

而风觅儿显然也很好奇,想要跟着去,但那是却被身旁的风夕默按住了,用眼神示意她现在她去不合适。

此时风觅儿才想起来,自己的雪姐姐和语姐姐在大家眼里是交往对象的说。

唉,使劲给了自己一下,她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真是的,之后不自觉地看了看萧沐风,却见他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心里暗自点头,果然是比较淡定啊!

之后坐好。

而另一边的南宫遴则自被大家批判着。

“说,你和小助理的女朋友是什么关系?”林日影十分好奇地问。

“其实也没有什么?”南宫遴脸竟然微微红了。

“脸都红了。”风夕默直接把他的晃眼拆穿了,其实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是一件坏事,毕竟小浩被女朋友劈腿的话,自己的概率会高一些。

被情所伤,被女人所伤,才会更有可能接受一段新的恋情,一段不同寻常的恋爱。

此时的萧沐风看着风夕默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是对自己妹子没感觉的,哼!

真是期盼他叫自己大哥的那一天啊!萧沐风还在心里美美地幻想着。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招了吧。”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沐雪直接把这次谈话的主题亮了出来。

“那个……其实……”

“不要想着蒙混过关。”沐雪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言辞啊,其实说到底不还是为了更深一层的八卦吗?

“好吧,我说。”

其实也就是一段很奇妙的“猿粪”。

欣语有花痴的毛病大家都知道,有一次花痴的时候被某男嘲讽了几句。

于是一段孽缘就这样展开了,后来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就是文艺社的副社长——之一。

欣语那叫一个气啊,花痴是天生的(自己找的借口,大家直接虎落就OK……),怨她啊!也就是怪她眼光但是被纸给糊住了,当初才会觉得这个人长的还行(某微:请问真的是还行吗?某语:(怒目而视)【直接pia飞】)。

结果就发生了这段“猿粪”,继而展开,结果在吵着吵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慢慢的变味了。大家也可以理解的,好多“猿粪”都是吵出来的。

但是虽然大家心里都感觉出来了,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吵啊吵,知道今天,那只猪(欣语的说法)竟然做出了这样的蠢事。

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不早点儿告诉我?”

“我不是也还在犹豫吗?”欣语乖乖地跟在沐雪的屁股后面讨好地说。

“哼,就你那小鸟依人的模样也叫犹豫,鬼才信。”沐雪衣服不屑的模样。

“我哪里有那样。”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

“看,都学会撒娇了,啧啧~”沐雪笑看着欣语。

“阿雪,不准这样笑我。”欣语羞极没有什么力度的反驳着。

“好了,不笑,不笑。”虽说着不笑,但是眼里的笑意更重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