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啊妈想舔 第一版主我的美艳警察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789 次 收藏

荣昱跟着重又上了马车,秦幼菡终于没能忍住笑出了声。

“你还能笑?被人欺负了竟然还只想着如何去以理服人,你可真行!”荣昱气鼓鼓地指着秦幼菡的头说道。

“呃……我其实不太擅长和人吵架,总觉得发生了冲突无论对错都很……丢脸……”秦幼菡不敢看荣昱的脸,硬着头皮说完之后眼睛盯着脚底下。

“你不会?没事儿,你那赶车的丫头学会了也行!”荣昱恨铁不成钢。

外面赶车的金桂瞬间毛儿都竖起来了,要她学如何吵架,还不如让她负重深蹲加蛙跳式绕城呢!

“好了,别气了,真想不到堂堂荣王今日如此威风,气得那沈二小姐最后不得不以装死糊弄过去,真是大快人心!”秦幼菡毫不吝啬对荣昱此举的赞美,没想到荣王对心怀叵测的女人十分有免疫力和杀伤力,男友力加!

“把你今日取来的东西给我看看!”荣昱伸出修长的手指,讨要秦幼菡手里的长命锁。

“好吧,这是给钱哥和多妹准备的百天纪念礼物。”秦幼菡说着一边将手里的盒子交给荣昱。

“不错。这东西也就只有你能想的出来,举世无双,独一无二!”荣昱手里拿着长命锁细细地端详,也不忘夸赞秦幼菡几句。

当看到长命锁后面刻着的“钱哥”“多妹”,忽而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华儿,假如有一天你知道了有关两个孩子的身世……你会不会允许两个孩子认祖归宗呢?”

“什么意思?”秦幼菡对于孩子们的身世向来敏感一些,荣昱既然提到想必怕是知道些什么吧,“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荣昱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此时告诉秦幼菡真相?

秦幼菡不再追问,静静地等待荣昱给她想要的答案。

“你知世人对于双胎如何看待?”荣昱缓缓开口,一说话却是问秦幼菡对于双胞胎的看法。

“如何?洪水猛兽?人家生双胎说明基因好,又不吃你家米呀粮的?操那么多心干嘛?”秦幼菡义愤填膺地说,她早说过古人的脑子都有坑。

“那如果是……和预言有关呢?”

“预言?预言也不一定都准啊,比如说某某年某一天世界末日来临,可确实未必呀!”秦幼菡想说2012世界末日的预言,想了想还是不要说年代了吧。

“有预言,双子星出,九州晏如。”

“双子星?”

“嗯,可曾听说过前朝之事?”

秦幼菡摇头。

荣昱接着说道:“前朝鼎盛之初,有三大世家辅佐,分别是第五家、慕容家和已经消失了的纳兰家。三大世家三足鼎立,朝野上下颂歌不断,可是慕容家当时的家主并不满足于三足鼎立的格局,而是想要一家独大。皇室便利用了慕容家主这一贪念,一夜之间纳兰一族全族皆亡,无一幸免。纳兰一族皆是清高的风流学士,不屑于权势之争,总认为一心将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是以,即便他们预料到会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能力去补救。”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秦幼菡唏嘘,帝王之心似乎永远都是这样。

“等到慕容家主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被皇帝利用了,但也于事无补,紧接着是第五家,第五家被查处私藏兵器,第五家可是将军世家,最后竟要以私藏兵器的罪名问罪。第五家家主一夜之间白了头,最后割颈自刎以求保全第五家族上下百余口人,可是斩草要除根,在位者怎么能够允许留把利刃悬于头顶?”荣昱满含悲戚之色,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诉说着历史,“皇帝利用了深藏在第五家的暗桩,在饭食里下了药,又是一夜之间第五家满门葬身火海,对外却说是第五家家主夫人无法忍受第五家主惨死的事实,精神受到刺激疯魔了,以至于纵火焚烧了第五家。”

“怎么可能纵火烧得了全家呢?”秦幼菡义愤填膺。

“闻此噩耗,慕容夫人一病不起,第五家家主夫人出身慕容世家,是当时慕容家的嫡女。慕容夫人也是当时有名的才女,八卦占卜无所不能,慕容家的嫡女更是青出于蓝,藏在深闺的时候就有不少王公贵族求娶,就连当时的皇帝也曾有意纳其为妃,据说封号都给了,可慕容家的女儿却用手段巧妙拒绝了,最后嫁给了第五家的嫡子,也就是后来的第五家主。”荣昱摸了摸秦幼菡的头,接着往下说道,“慕容家主夫妇痛失爱女,悔不当初。三足鼎立之时,皇权尚不能撼动任一世家,可三足之鼎倒了一足余下两足再不能震慑皇权。”

“其实按照历史发展的规律来讲,中央集权对于整个王朝的管理来说,是进步。只不过前朝皇帝的手段过于阴险了……”秦幼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不错,当时的慕容夫人也是这样说,她认为天下大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对于王朝统一的在位者来说,简直是大逆不道。单单一个慕容家早已构不成威胁,但是皇帝还是不希望他们再留在京城,慕容家主主动请求告老回乡,皇帝假意挽留了几次就同意了,还算仁慈地赐给了慕容家一处封地。”荣昱顿了顿接着说下去,“就在举家动身前往封地的前一天晚上,慕容夫人自尽了,死前留下一封书信,上面着:双子星出,九州晏如。”

“那是什么意思呢?”秦幼菡疑惑不解。

“不知,有人揣测可能是慕容夫人耗尽精力窥测天象得来的预言警示。但更多人则认为双子星指的是两个同时出生的人,以至于后来在皇帝的有意无意地授权下,但凡有双胎出生的人家,大多选择去一留一……”

“太荒谬了,即使预言是真的,可又关那些出生的孩童什么事?天下之大,总不能杀尽天下所有双生子吧?”秦幼菡越听越气愤,对古人的想法简直无语至极。

“呵呵,好了,本王说了这么多肚子有些饿了,不如去看看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荣昱最终还是未能将荣昊的事说与秦幼菡听,他担心秦幼菡知道以后愈加烦恼,倒不如就这样吧。

许多情绪和想说的话,藏在心底,煮了很久很久,打一个滚儿,就加点冷水,再打一个滚儿,再加冷水,沸腾着,冷水浇灭着,就这样,酝酿了好久好久,等到终于想要拿出来的时候,却只剩一句,就这样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