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首长的童养媳 朝俞abo标记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863 次 收藏

听着台下那群无知的冒险者居然给夜三更加起油来,唐带妹的脸色瞬间变得更黑了。

而夜三更皱了皱眉,看了看那三个面容冷漠的保镖,沉思了一会。

“大人,既然您派出的是保镖,那我这边也不占便宜,我也派我的保镖好了,她们可以代表我。”夜三更指了指刚从修炼场中传送出来的绣言4人。

她们四个一脸懵地发现周围的人视线居然全都看向了她们,而她们刚刚经历过一场苦战,浑身汗湿淋淋,头发蓬乱不堪得就像一个村妇,不由得脸一红,缩到了周鸿身边。

“姐姐,怎么回事?”

周鸿语气淡然:“没事,你们暂时按他说的做就行了。”

而唐带妹看着那四个容貌秀丽但却衣衫凌乱的女子,细细感受一番,竟然对对方的境界一点都感知不到,顿时皱眉看向了保镖中一壮实男子。

“唐脚,如何?”

被叫做唐脚的男子摇了摇头:“感知不到,对方要么实力太低,要么是精神力太强,也有可能是身有屏蔽的物品。”

想要感知一个人的实力水准,除了对方晋级之后的光芒,还可以从对方出招之后冒出的光华来判断,但如果对方不出手的时候,只能依靠精神感知来判断对方实力。

蹊跷的是对方那四人他们竟然一点也感知不到,不由得不让他们警惕起来。

“不过她们气息很乱,应该是在修炼场中消耗过度,我们三个小心点的话拿下应该不成问题。”

“几成把握?”唐带妹问。

唐脚看了同伴两眼,点了点头:“九成九。”

“这样啊……”

唐带妹点了点头,对夜三更道:“我这三位保镖都是男的,粗手粗脚惯了,对上你这四个娇滴滴的女人怕是收不住手,这样吧,我来跟她们练练。”

“大人?!”唐脚惊讶地看向而来唐带妹,后者摆了摆手。

“放心,我不比你们差,四个女人而已,我随便就……”

“看招!”

绣言见这个胖子居然大言不惭,猛喝一声弹身而起,一脚就踹了过去,但唐带妹只是背手一个转身就让过了她的攻击。

“花拳绣腿,一起上吧!”唐带妹见绣言气喘吁吁的样子,果然是在修炼场中消耗光了体力,不由得咧嘴笑道。

“姐妹们,揍他!”

绣言脸色一变,自家人懂自家事,修炼场中的确耗光了她的能量和体力,现在只能靠刚恢复的一点体能进行攻击。

法术和技能是用不上了,要想完成周鸿的交代只能一起上,顿时绿黄红白四女缠身而上,粉拳肉腿眼花缭乱地朝着唐带妹身上招呼。

而唐带妹果然有几把刷子,虽然胖得像个球,但身形却灵活得紧,时而侧身旋转,时而跃起空翻,只是一拳都没躲过……

短短的半分钟内他就被四女给揍了上百拳,连脸都给打肿了,要不是唐脚出手把他抢回,被人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肿么果能!犁们怎么辣么快?!”唐带妹捂着腮帮子惊恐地道。

一个女人速度很正常,但四个女人加在一起瞬间就变成了疯女人,那拳速和身法竟然快到他眼睛都看不见,要不是对方力气太小他的脂肪太厚,现在估计话都说不出来了。

“大人,她们似乎懂阵法,能提升攻击速度!”唐脚谨慎地看着那四个对他怒目而瞪的女子,心中一片震惊。

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居然能让这四个体力耗尽的女人变得那么快!

要是他也学会这个阵法的话……

“唐大人,刚好像是我赢了。”夜三更突然提醒道。

“刚才不算,重新来过!”被治疗师消了肿的唐带妹突然骂道。

“嘘!居然输了不认账!不要脸!”台下吃瓜群众见唐带妹居然公然赖账,不由得嘘声一片。

“你们懂什么!”唐带妹涨红脸道:“我只是说跟她们玩玩而已,刚刚我也没有答应他换人,这能算吗?!”

脸既然都丢过一次,自然不怕再丢一次,唐带妹此时是死了心要教训一下夜三更了。

只要让唐脚三人出手,保管他被揍得比自己还惨,那场子也就算找回了!

夜三更叹了口气,无奈地耸了耸肩。

“既然大人硬要如此,那么请吧。”

“哼!不要留手,给我揍到他站不起来!”唐带妹拍了拍唐脚的肩膀,恶狠狠道。

此话自然也被夜三更给听了去,他眼睛眯了眯,看向了围过来的三人。

中间唐脚一双赤脚最为显眼,左边一个是拿着木杖,全身缠满绷带的男子,另一边则是一个背着龟盾的佝偻老者。

“唐脚!”

“唐带!”

“唐驼!”

“请赐教!”

三者看来皆是武者,自我介绍之后立刻揉身而上将夜三更给围了起来。

其中唐驼第一个出手,旋身一转就将龟盾打旋着朝夜三更掷去,速度惊人,而唐带身上的绷带猛地一散,像是灵动的毒蛇一般不断挥舞,朝着夜三更卷去。

至于唐脚,他则是在绕着夜三更周围不断地疾跑着,速度快得竟然拉出了残影,地上更是出现了不少脚印。

夜三更眉头一皱:“打架就打架,踩烂我地板干什么……”

武装!

咔嚓一声,夜三更全身被白色如玉的骸骨包裹,手里也随之出现了一把骨剑,作势就要朝那飞来的龟盾斩去。

见状唐驼脸色一喜:“嘿嘿!这小子不晓得我龟盾的厉害,要知道这可是用千年老龟的甲壳做的重盾,专克利剑,只要被其砸中,任你什么剑都给我锈上一锈!”

但咔嚓一声,那龟盾竟然被夜三更一剑划成了两半,剑势不停,顺手还将唐带的绷带一同斩断。

二人立时闷哼一声,嘴角流血,惊骇地看向夜三更。

“那是什么剑?竟然能把我的千年龟甲给斩断?!”

但他们停手,唐脚可不会停脚,见夜三更一剑势成难掉头,立即一个猛踹朝着他的后心踢去。

“我这一脚下去他可能会死,到底要不要留几分力呢?”

见夜三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唐脚犹豫了一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