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肉 情节很细致 清难自矜 h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6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273 次 收藏

可这就完了吗?肯定没有,神像的报复一定是疯狂的。韩雨心双手将那两只长长的利爪抓在手中,疯狂地朝着上面奔了上去。

随着韩雨心的狂奔,不甘心的神像也拾阶而上地狂追而来,身形巨大的他对于这个木质的塔楼的影响可想而知。很快的,上面的塔楼摇摇欲坠起来。

韩雨心已经来到七层之上,看着就要向一侧垮塌而下的塔楼,她不得不做了另一个疯狂的赌博,她跑向了另一侧,看着马上就要向着身后倒塌而下的塔楼纵身一跃跳向窗外,她想利用这个势头从外侧落回下面的第六层,再想办法回到地面之上。

可是当她刚刚越出塔楼的瞬间就被一只巨型蝙蝠抓了起来,其双爪犹如钢钩一般尖利,而此时正有一只利爪划破韩雨心的衣衫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锁骨之内,只听她一声惨叫“啊!”脸色立时变得惨白,大片大片的血液流淌而出。

不!我不能就这么死去,求生的欲望再一次占据了她的脑海,她用尽全身气力挥动着另一只手臂,将手中那断裂半截的利爪深深地插入了巨型蝙蝠的腹部。

想我死,噗!一口鲜血喷洒在巨型蝙蝠的腹部,韩雨心怒骂着,“那咱们就一起去死吧!”手中的半截利爪在巨型蝙蝠的腹部划出了一道道巨大的伤口,鲜血喷洒而出,洒满了她的全身,这会儿已然看不出哪些是她自己的哪些是巨型蝙蝠的了。

就这样一人一妖在空中做起了殊死搏斗,随着双方体力的消耗,血液的流失,巨型蝙蝠渐渐地处于下风,摇晃晃起来。韩雨心咬碎银牙,此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撕扯下一段带着鲜血的衣衫叼在口中,用力地将这短短的半截利爪朝着巨型蝙蝠抓着自己的那一只利爪砍杀而去。

一声声惨嚎,它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剧痛,歪歪扭扭地向着下面的森林飞去。又是几声惨嚎过后,韩雨心硬生生地将巨型蝙蝠的一只利爪切了下来,只听“扑通”一声,她砸在一棵树冠之上,随着身体的翻滚,身下的树枝连续发数声“咔嚓、咔嚓”的断裂声,韩雨心“咚”的一声掉落回地面。

她坐在林间缓了许久才慢慢背靠着一棵大树坐了起来,可身上还是不断地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痛得她双牙不住地颤抖,看着迷雾覆盖的森林静静地地矗立在夜幕之下,抬头看不见月光以及星光,耳中不时地传来远方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除此以外整片森林没有任何生气。

这是哪里?难道这就是地狱吗?韩雨心痛苦地用自己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低着头呜呜地哭泣起来,但又不敢哭出声来。她一边哭一边祈求着,祈求奇迹的发生,娘、娘、您到底在哪里?来救救我吧,我真快要受不了了,您来救救我吧,娘让我做什么都行,呜~呜~呜~

黑夜的林中除了韩雨心呜呜的哭泣,再有就是时有时无的脚步声。哭了一阵子,韩雨心听着周围声音越来越近,好像是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不敢再耽搁了,随便找了一个方向便跑了下去。只是随着剧烈的跑动,身上流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

忽的她发现了前方出现了一小片开阔地,其间有一座木质的小屋,屋内还点着灯,在黑夜的林中显得异常显眼。韩雨心便奋不顾身地向前冲了过去,可是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立刻摔倒在地,并发出了一声“咔嚓”的脆响之声。

当韩雨心再次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屋中似有人影晃动,于是她大喊了一声,“有人吗?”可当话语刚刚出口韩雨心便立刻后悔起来,暗骂自己太冒失了,挣扎着将身子隐于一颗粗大的树木后方,扒头向着木屋的方向观察着。

看了一会儿似乎屋中并无变化,当她正要动身走近些再次观察的时候,木屋的门打开了,一个人走了出来。只是背对着自己,看装扮应是一名修士,可当其转过身的时候,韩雨心差点惊叫出声,只见那干瘪的脸上并无任何血肉,只剩下一颗骷髅头,这一幕着实将韩雨心吓了一大跳。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韩雨心的心里不停地再重复着这个问题,可没有人会回答他。眼看着这个丧尸向着自己这边慢慢走来,双手将一柄宽大的长剑抱于胸前。

一步、两步、三步,韩雨心默默地计算着两人的距离,当这个丧尸刚要出现在韩雨心所藏的的树木前的时候,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韩雨心的身体动了。就像绷紧的发条一样猛然间跃了出来,将手中的尖刺生生地的插入了对方的颈腔之内。

只是由于自身所受重伤实在是无法控制好身形,当尖刺11插入之后也随着丧尸一同向着另一侧摔了下去。“扑通”一声,便一同倒地不起。随着猛烈的撞击地上又是一片血水。

韩雨心顾不得身上的重伤咬着牙,用长刺将对方那干瘪的头颅割了下来,又将其双手扎成烂泥,这才放心,扶着树干缓缓的站起身来。再一次确认远方木屋内是否还有丧尸,等了许多不见动静,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围着木屋转了一圈,看外形木屋并不大,估么着其内也就是两三间的房屋,又从窗户向内望了望无任何人影,这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就在韩雨心刚刚走进木屋的时候,小毛球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别哭,也别怕,屋中有一些东西,你赶紧回复一下体力。”而后又是毫无声息,之后无论韩雨心怎样在心中大叫,便再无回音。

韩雨心摇摇头,又想大哭一场,只是当她脑海中出现了“干娘”的身影之后,禁不住的浑身就是一颤,难道这就是干娘让小狐狸对我设下的一次考验?想到这韩雨心泪水擦干,因为她清楚地记着一个规矩,那就是无论干娘为自己准备的是什么,都只能笑不能哭。

现在又要做什么?韩雨心当然知道,她根据小毛球的提示开始在屋内翻找起来,很快她从桌子上发现了一大瓶的羊脂碧玉膏和五块下品灵石,还有一些清水以及几个馒头,物资就是这样的简单,但韩雨心却能够看得出来这就是娘为自己准备的一切了。

水以及馒头是用来补充体力的,下品灵石是用来补充消耗的灵力的,这一路上韩雨心一次法决都未使用,好像自从她离开韩家堡之后就再未动用过任何法决,可这会儿感受着身体内早已消失一空的灵力,这几块下品灵石对她来说太宝贵了了。

可既然没有使用任何法决,那这灵力又去了哪里呢?难道都随着体力一同消耗掉了吗?没错,每次搏斗出招,奔跑,韩雨心都在使用着灵力加以辅助,这是自打进入天香阁后干娘教的,对于筑基期的她来讲,使用灵力法决攻击对手这简直就是可笑的举动。这是干娘说的。

对于筑基期的弟子还是老老实实的强身健体的好,利用灵力辅助自身武功,使其更快、更准、更狠,不要给与对手任何喘息或是开启防御法罩的机会,要一击致命,每次出招都要全力以赴切不可有任何保留,去掉那些繁复的招数,简单干脆的出招,这就是筑基期弟子应该学会的一切了。

韩雨心回忆着干娘的教导,看着这座被迷雾覆盖的深林,她明白了,这就是干娘对自己的考验,我要冲出去!此刻韩雨心面容坚毅,坚定信念:我一定会闯出去的!

扭回头将羊脂碧玉膏擦在伤口处,这东西自己以前听过,似乎是疗伤圣药,用冰凌梭鱼的唾液并添加数种珍稀药材炼制而成,起死人生白骨那是瞎扯,但对于外伤却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果然伤口处不再疼痛而是酥麻的。

接下来就是赶紧恢复灵力,韩雨心手握着两颗下品灵石盘膝打坐,一夜过去,五颗下品灵石全部消耗一空,她的伤口也已痊愈。可望着窗外淡淡的薄雾,她明白新一轮的考验马上就要要开始了,也许已经开始了。

果然韩雨心透过密林间薄雾看到远方有这几个人影晃动,又来了。韩雨心明白躲肯定不是办法,对手一定会找到自己。就在自己刚要冲出房屋的时候,不远处的林间又出现了那个神像的身影,随着他的出现周围的树木也哗啦啦的倾倒一片。

突然间韩雨心发现神像手中正拿着一颗粗大的树干,朝着这边丢了过来,她明白自己没时间了。于是飞身朝着窗外便跃了出去,落地后咕噜噜继续向前翻滚不敢停歇,只听见身后传来房屋垮塌的声音。

好险好险,一边向前跑一边后怕,又是一步之差险些要了自己的小命。看着周围渐渐增多的丧尸,韩雨心开始着冲杀,可随着与周围丧尸的搏斗,身后神像距离自己也是越来越近,就在又一次将面前的丧尸击倒打算趁机逃离的时候,身后一颗巨大的树干连带着其上的枝叶扫了过来。

韩雨心面对如大范围大的打击面当然无法逃脱,被一下子打飞足足十五六丈远,挂在了又一棵大树的枝杈间。面对着来势汹汹的神像,低头看着满身的鲜血,韩雨心知道,这次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了。

就在神像又一次逼近的时候,韩雨心飞身跃出,她的目标同样是对方,脸上留着血,紧咬着银牙,心中怒吼着那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生死只在一瞬间!

只听“咚”的一声,身体被神像一拳击飞,但她的脸上还带着自信的笑容,口中法决声不断,因为她自信这次自己赌赢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