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启山二月红调教play 玩大肚子孕妇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1147 次 收藏

离开了戈壁滩,苏白回到落脚的酒店,躺在满是白色的空间中,思绪依旧难平。这个风霖,总觉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是什么地方见过。她手指滑动着白净的床单,甚至可以听到“Cici”声。

“算了,不想了,这世界这么大,面相相近的多了去了。”苏白心想。

径直脱去上衣,对着镜子,她看到自己耳根下脖子上一处。轻轻抚了抚,好似被蚊虫叮过,又好似这处藏着什么秘密。

是什么呢?

苏白想起很模糊的一个画面。在大鹏的庆学宴上,他们喝了很多很多大鹏家从遥远的新疆运回的干红。5,6年未见,每个人都很开心。

那天,阳光很明媚,苏白穿着一件棕色的长款卫衣和紧身牛仔裤。她高高扎起头发,眼眉间溢满开心。蹦蹦跳跳地出门,是的,好多年未见了,不知道经历了如此变故的大鹏是否还好。她跳跃着,完全不是平常一副慢悠悠,心神素雅的苏白。也许,那就是步入青春的味道。

苏白也喝了不少,恍惚间,她觉得有些晕了。被同学扶到房间躺下。没多久,她感觉到有一股温热袭来,很轻很轻,从脸上游离到脖颈。后面,她听到很多嘈杂声,大家都开始约着去打牌。

苏白一跃而起,她想起自己答应了家里,吃完酒就要回去。

走时,她看了看大鹏家门口的那棵树,枝繁叶茂,许是,这就是青春的气息!

……

苏白摇了摇头,褪去剩余的衣物。走入洗手间,刚开淋浴,猛然意识到手机还抓在了手里。

水流哗哗流到屏幕上。苏白甩了甩,手里脱手而出。好吧,好不容易捡起,脑子短路,开机。

手机出现几条彩条条后就再也开不了机了。

“晕死,怎么办?”

苏白想起手机里还有很多文件,心急如焚。赶紧擦了两下头发就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她要快点去到前台询问手机维修店的位置,不然,晚上家里联系不上,一定担心。而她,也不记得任何一个人的号码。

她拐了几次楼道,这家酒店设计很漂亮,在墙上还有很多海洋动物的文案。但是苏白却怎么也找不到电梯。此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风霖。他指间夹着一根烟,并未点火。苏白迎了上去。

“好巧”苏白尴尬地低下头,发现自己慌乱中扣子全扣错咯,瞬间,脸红彤彤。

“嗯,咳咳”风霖显然是看到了苏白的不好意思,咳完就背过身去。

“谢谢你”苏白整理完,低头道。

“没事儿”。

“可以带我去电梯吗?我路痴_”苏白一紧张,语调居然加快了很多,吓了风霖一下。

风霖没说话,自顾自地走,苏白紧紧跟在后面。

电梯里,风霖问“你是要出门吗?”

苏白无奈耸肩,晃了晃水淋淋的手机。

电梯到了,苏白一个箭步冲到服务台。风霖只是去取了一个外卖水果茶。苏白得到服务人员的指路后,浅浅看了风霖一眼,准备走。

“嘿,你等一下。”风霖好像想起了什么,把外卖交给了服务员,交代两句就走上前。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手机借你给家里打电话。”

“不,我想修好它”。

“那我带你去。”

风霖没等苏白反应过来就拉起她的手。

苏白嘴角含笑,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居然让她忘记刚手机损坏带来的焦灼和不快。

她朝前走了几步,还是松开了风霖的手。

“哎,茉莉是你女朋友吗?”苏白兴致勃勃的样子。

“算是吧。”不温不火。

“嗯?那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有几天了,她想去大理,我想来西北,后来她就跟过来了。”风霖眼中依旧什么情绪变化也没有。

“哦,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苏白觉得好似不应继续问下去。

风霖突然停步,走到她面前,打量了几眼。指着旁边的栏杆说“哎,你站那儿去,我给你拍一下背后的楼。”他眼光清澈,苏白顺着他说的方向望去。

在马路对面,有一座角楼。此刻,已是晚8点,在凤凰这个城市,路上行人和车辆并不多,但是这个城市的霓虹灯还是如夜亮起。角楼边边角角都是闪烁的灯光,的确别有一番小城的景致。

苏白临栏而站,扭头对着镜头咧开嘴笑。突然,她想跳起拍。

风霖技术不错,只是用自己的手机就

能抓拍到位。苏白格外满意。

她们继续前行。一路就都是烧烤摊了。风霖讶异地发现烧烤都是以鹿肉为主的。

“苏白,那儿。”风霖发现了2个比较大的商场,拽着苏白跑去。

风吹过,苏白齐肩的黑发飘了起来。

风霖征在原地,苏白这个名字坠入心底。

维修店并没有人,苏白慌张地到每个柜台问,没有人知道工作人员去哪里了。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去洗手间的工作人员回来,却告知修不了Iphone。

苏白这才留意到原来这是一家卖杂货手机的店铺。

询问苹果店,店员表示凤凰市没有苹果店,三星和小米销量比较好。苏白有些失望,只能再去旁边的那家商场。

第二家商场看上去还没店铺入驻齐全。苏白上了电梯,左看右看,想找到一个标志。但是很遗憾,还是没有找到。风霖说:“不着急,我们转转,肯定可以找到”

1-4楼跑了一遍,终于找到一个华为手机店,明确表示只卖手机,不会修别的品牌机,并借机推销了一把产品。

“嗯,看来只能这样咯!”苏白失望极了。

“我们去前面再问问,也许营业厅也可以。”风霖拍拍苏白的肩膀,引领着苏白去了对面的鞋店问路。

出了商场,右拐,直走,爱婴岛旁边。

“到了!”风霖指着十字路口斜对角。

“嗯嗯,希望还没关门。”苏白跑了起来,也顾不上红绿灯了,被风霖一把拽住。

“待会我们过去问一下。”风霖安抚着说。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三个迎面而来的工作人员,异口同声的欢迎语。

“那个,我,手机进水了,可以修吗?”

苏白颤抖着从包里掏出手机。

“什么时候的事情?”一个皮肤稍有点黑的小哥问到。

“1个小时前”苏白说。

“你不知道手机进水后不能开机吗?”小哥轻声问。

“我忘了,请问你这里能否修?”

“对了,需要多长时间?”

“我也不确定,我没修过Iphone,我尽力。”小哥回答。

“谢谢!”

“店是10点关门,你们明天来取。”

“你好,帅哥,我们明天早晨出发,我们是过来旅游的,明天6点就走。”风霖代苏白抢先回答。

“好吧,那我加班,我试下,但不保证。”

“看来也没别的办法了。”苏白看向风霖。

“多少钱?”

“350”

苏白取了钱包,小哥说“需要至少1个小时,这个是我新进的机器,可能会快一点,你别在店里等了,来旅游的可以多转转,1个小时以后再回来。”

“好,那我们出去逛逛?”风霖征求苏白的意见。

“嗯,留一下电话吧。”

“153……,我姓江。”风霖跟那个长得还挺漂亮的工作人员说。

她边微笑确认数字,边记便签。

“走吧!”风霖对还是有点不放心的苏白说。

他们一路朝前,看到一条巷子一样的地方。

“谢谢你!”苏白抬头看向风霖。

“呵呵……”风霖笑起来露出两排干净的牙齿。

“那里应该会有一些特色小吃吧!哇,我饿了。”这一会儿的风霖有点像个孩子,满脸的调皮感。

“我们去看看。”

苏白觉得之前手机坏掉的焦虑感一下子被这笑容给冲得无影无踪。她愉快地点点头,当然,她就算是愉快地,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动作。

这条巷子是贯穿着凤凰城市区与郊区的一条道。刚从繁华一些的市中心走过,脚下的马路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坑坑洼洼的黄土地。周边的店铺也没有了精致的装潢。

巷子两侧都还是一些很古老的店铺,有卖草帽子撑衣杆这种的,也有门口支着一口厚重的大锅,飘着煮玉米的香甜味道的。

苏白问:“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我们边看边选。”风霖似乎很满意眼前的风景。

“你看,这里卖的最多的就是核桃,还有那种红果子,不对,枸杞。”

“你要买点吗?”苏白问到。

“嗯,我们去买一点吧!”

凤凰市海拔2400–2600,黑枸杞和山核桃是这座城的特产。

“好”。

风霖和苏白继续前行,直到一条浑浊的水沟和一面低矮的黄土墙拦住了去路。

“一二三,转弯!”风霖俯下头,推了苏白一把。

他们原路返回。

这里有一个以水为中心的公园,苏白和风霖打算过去看看。

月亮很弯,随着他们的步子一起移动。

很快就到公园入口了。

公园入口有一个很大的建筑像。是一只酒壶和一个大水缸。

风霖凑了过去,端详着底下石碑上的文字。

“原来在古代,这里是产酒的”。风霖很兴奋。苏白仔细读完。

随后他们沿着水边的小道开始散步。

风霖开始说自己的家事。

风霖的父母在他10岁的时候离异,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我小时候就经常想跑到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的城市。但是现在我们似乎相处得很和谐,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孩子了,我们每周分别通一次视频,报声平安,似乎这样他们也就没有了任何愧疚感。”说到后面的时候,风霖语音低沉,苏白能够感觉到他在尽力维持好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的那种洒脱感。

“那茉莉呢?”苏白想带他走出情绪。

“我很感谢她,她很好。”风霖扬起眉,浅浅一笑。

一丝窃喜钻入苏白心里。

原来他并不喜欢茉莉。

苏白觉得也没有必要继续问下去了,便说:“你觉得以后你会一个人在一个城市生活吗?”

“不知道,我只想到处旅行。反正我也没有家了,去哪儿都是家。”

“你知道吗?我以前每到一个城市就会去住一阵子,然后买一些二手家具,等我不用了,也可以再转卖回去。我也不知这样的日子是不是要暂停一阵子。”

“为什么?”

“我想有个自己的家”。

风霖不知为何对着苏白他不能开口讲一个假的字眼。这些都是他心里埋藏了很久很久很久的想法。它们无数次在风霖心底骚动,但是除了自己和镜子,风霖无法对着任何一个人吐出哪怕一个字。

“你会幸福的。”苏白昂起头,对着风霖一字一字吐出。

风霖站起来,走向湖。湖里有一些路,风霖快乐地像个孩子“苏白,苏白。”他喊到。

“你猜我从这里开始走,2分钟能走到对面的亭子吗?”

苏白笑了,“开始吧!”

风霖在前,苏白小心翼翼在后。

大理石的踏板之间间距有些远,每朝前一步,苏白就得使一下劲让自己能有力量冲过去。这种感觉好极了。

突然,脚下一滑,风霖跌到了坝堤,水流从他身边湍过。苏白楞住了,她看到风霖用臂力快速支撑自己重新站到了踏板上。

他冲她回头,大声说:“苏白,你开心吗,我很开心。”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