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三枪入洞 尿 丢了 坏H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1115 次 收藏

未央有些尴尬,连忙撇开头不:“是,是吗。”然后自己打量去了。

薛止然笑了笑见曲未央是真喜欢这房子,见天色也不早了准备叫曲未央去前厅用膳。谁知被曲未央给先问了:“你们府上的厨房在哪。”

薛止然以为曲未央饿了:“你饿了?那我们去前厅马上厨房就将膳食做好了。”

曲未央好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其实是想做饭给你吃,毕竟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不知道怎么报答。”

薛止然愣了愣对于她的这个话有些许无奈:“不用报答,你好好住下就行。”然后做出请的姿态示意曲未央跟着他走。

等兜兜转转之际,曲未央发现了厨房再望了望薛止然好似在思考事情没有注意自己猫着身子踮起脚瞧瞧的往厨房走。

薛止然忽然转身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身后没人了好似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做梦一般,无奈的摇了摇头想必曲未央是去厨房了......

薛止然早早地做到了前厅拿着一本兵法书。丫鬟们好奇的相互的用眼神交流今天王爷是怎么提早这么早来用膳了而且那个姑娘呢?

等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丫鬟们端着一道道诱人的美食上桌,菜并不是太丰盛无非就是些平常家里的菜只不过是多了两道荤菜。

望着这些菜,薛止然食指大动每到菜都品尝了一遍。味道十分的浓郁没有往常那么腥全都是食物的原味。

姗姗来迟的曲未央进门望见薛止然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她炒的菜,心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薛止然认同的点了点头。曲未央见他吃的这么欢便端起碗筷就吃。

等吃完后两人饱餐了一顿,房间也打扫干净了准备回房时,薛止然提议去喝酒庆祝两人对酌。曲未央心里高兴便答应了,二人到了后院的亭子里对酌。

少顷,曲未央有些喝醉了而薛止然倒也有几分醉意。

曲未央感叹:“若是以后等我老了嗝我要在深山老林里渡过下半辈子嗝”打着嗝慢悠悠的说完。

薛止然赞同的点了点头,两人聊的越发投机,气氛越发活跃。

等分别时两人的感情似乎越发亲近。在心里相互认定对方为知己。

分别后曲未央直接躺床上睡着了。曲未央半夜醒了一次,然后抵不过睡意又睡着了。这一次睡的很沉一直睡到隔天日上三更还没醒。却不知道自己房子外已经被几个女人包围了。

为首的那个女人将曲未央从床上拽了起来讥讽道:“不愧是青楼来的,就是会讨男人欢心,现在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日后岂不是要踩过我了。”

曲未央本来被拽起来有些气愤,有听见这样的讽刺心里一肚子火怼回去:“你们谁啊,谁准你们进来的,不知道本姑娘最讨厌狗乱叫乱打扰了吗!”

女人气急伸手给她两巴掌,曲未央接住她的手反手一巴掌抽她脸色。女子见曲未央没想象中那么好欺负气的抖索的放狠话然后带着几个女人走了。

方烟琉端着熟悉的盆子进来。曲未央边洗漱边问她那几个女人是什么人。

方烟琉支支吾吾的说是王爷的妾。

曲未央气极,她感觉被人狠狠的侮辱了一把。

此时的曲未央脸上挂满了不悦,而那边那些前来挑衅的女子们却将她的心情视若无物,丝毫没将她此刻的黑脸摆在心上,只是继续急于用那些尖酸刻薄的话语,抒着自己内心的妒意。仿佛这样子做,下一刻,自己便会得到宠爱似的。

她们这样子的无休无止,让开始曲未央还存了些对她们这样女人的深院寂寥生活的怜意被彻底磨掉了。连一抹淡白的云,她们也要用手挥去,留下一片阴暗,又继续在阴暗底下感叹自己生活的阴暗。

曲未央生了些恼意,薛止然!把客人安在这里,毫无清净,两耳聒噪的,他如何好意思!脸皮子怎生得如此厚呢!曲未央想着想着,连薛止然也连带恼了起来。

虽然自己也不知晓为何会这般,刚住入这里时,看到他如此多妾室,竟然想立马去含口糖入嘴,解解心中涩意,虽然她真的这么做了。但现在,听得她们话语,却恼了,想去恼那人,莫名的,想着想着,便有了动作,曲未央一下子站起了身子。

冷眼扫过旁边那些被她这一动作吓得顿了一下的那堆侍妾。为首的,方烟琉最先反应过来,便一记刀眼作了回礼。

曲未央心中暗笑到,呵,一群子的都是色厉内荏的。这方烟琉倒是有趣一些,出头的总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这天气了,还有蝉子叫,咱去喊薛止然一个个给我扑了下来!”那群子侍妾见那曲未央如此大胆言语,又想着王爷对他们陌生冷然的态度,心里头便一下子没了底。但是,转眼又想,方烟琉还没走,她爱出头,怎么罚都轮不上自己。

这样就走,太失自己面子了,想着还是继续强撑站下去,但是却个个开始面面相觑,大家都沉了脸色,不走,也不出声,都看着方烟琉反应了!

曲未央见她们个个还是如此的不客气,明明怕还是强撑着,不由得有些想笑。敛了笑意,沉下脸。“你们如此的不识趣,留你们生路,却不知恩接受!看来还是得我走一趟了!”

抛下这句话,便兀自带着火气走出了房门,火气随着衣袍的摆动拖着,怒得连带地上也火热了,房内气氛僵得很,时间彷如定住了,一房好看的闺阁怨妇图跃然眼前,逗趣,生气十足。

曲未央卷着怒气,步子快得过路带起一阵风,让周边随曲未央怒意燃起的火烧得更盛了些。薛止然,你倒是快活啊!我非治治你不可!我这是极其不满你了!

到了薛止然房门前,看着曲未央怒气那么盛,然后见她动作极其快地推开了门。在门口候着的家丁,一时间忘记了阻拦,也拦不住。

诶呀,糟了,这下子,收不了场了,王爷还在里头换衣服呢!这曲姑娘,怎么可以那么鲁莽就闯了进去呢!家丁暗叫不好,重重地拍了拍自己脑袋,怎么那么不谨慎!迟疑了几下,也赶紧入了房。

曲未央带着一脸的怒气,但一进房间,就看见薛止然正在换衣服,还正光了上身。

薛止然察觉有人进来,但他听脚步声沉重而迅速,是带着一股急切怒意的。不像是家丁,且他们也不会如此无礼闯进,便抬头想看下何人敢如此的失了礼数,开口训斥。

抬头,便和曲未央被他光着的上身吓得呆滞的目光撞上了。薛止然本想着训斥来人的话语便瞬间咽了下肚,顺带咳了声。

薛止然这声,使曲未央彻底被吓着了,虽是现代1开放,却也没有那么近距离看过啊。被曲未央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薛止然也变得不太好意思了!两个人都红了脸,尴尬地看着彼此。气氛甚是奇怪,飘着些未明的暧昧。

家丁进去便看见了他不解的一幕。怎么曲姑娘和王爷都僵着了,这可是怎好。两人脸怎么都那么红啊!家丁迟疑地喊了声:“王爷,您有什么吩咐吗?”

曲未央先是反应过来,有人来了。她便朝着薛止然道:“你先把衣服赶紧穿上,我在外头等着你,有事跟你说!”还未说完,眼睛就迫不及待从薛止然身上移走,四周胡乱扫视着,想寻找一个落脚点,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薛止然想着刚刚自己如此长的停顿,和曲未央呆滞地对视。也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为何!为何啊!烦躁不耐地挥手让矗在那里不动的家丁退下去。家丁见薛止然手势,行了礼也退下了。

到了外边的曲未央用手摸着自己烫红的脸,试图降一下温,没想到,连冰着的手也给捂热了。薛止然在房内迅速换上衣服,便赶忙走了出去,曲未央有事找自己,他可是一刻都不想耽搁啊。虽然薛止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想法,却是下意识想催着自己快些动作。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未央。”薛止然刚出房门就急急开口问。

“没什么,就是你那些妾室太过于聒噪了。不过,你倒是挺享福,养了那么多美人,美人恩可是难消受的。但你明知道那里那么多女人,怎么还要把我安排在那里,和那些个人住在一起?薛止然你这是什么个意思?”薛止然见曲未央强压着的怒意,柳眉紧紧蹙起,仿佛藏了万丝令人揪心的委屈,直至实在受不住了,才会这般怒极难忍不顾一切要发泄出来!

怕她对自己有了误会,就解释,“那些女的,都是别人送来的,我便都安那养着了,本王也很头疼啊……她们断不会扰了你的!”

“过会,我挑几个懂事伶俐的丫头去照顾你起居。你在这儿,也能住得习惯一些。有什么活,就交给她们去办。不听,就到我这投诉,撤了她们。这下还满意?”

曲未央挑了挑眉,并未答话。

“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出未央的房间。违者重罚之!”薛止然了然地吩咐着管家。然后复问曲未央:“这回,你可还满意?”

“嗯。”曲未央怒意消了,嘴角还带了些淡笑。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