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王大人爱上我glTXT 暴力强奷系列小说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069 次 收藏

“节哀,伊稔,你说什么呢,不是思恒的情况已经好转了吗。”,桎婉儿笑了一下说。

“婉儿,去见他最后一面吧。”,伊稔及时扶住了桎婉儿。桎婉儿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在哪。”。

韩伊稔带着桎婉儿到了陆思恒门外,“等等,伊稔,你看我这样可以吗?我的头发乱不乱,衣服呢,乱不乱。”。

桎婉儿整了整自己的头发和衣服,韩伊稔摸了摸陆思恒的头发,“很好了,婉儿,跟我第一次见你一样,很漂亮。”。

桎婉儿笑了笑,推开门进去了,“思恒,我来看你了。”,桎婉儿走到陆思恒床边,他带着氧气罩,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那里。

“思恒,你睡着了吗?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思恒啊,我刚去了妇产科,医生说我们的孩子很健康,哎,小家伙踢我了,他是不是着急出来见爸爸。”。

陆思恒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只是眼皮实在睁不来了。

“思恒,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我也会照顾好思桎的,我会给他讲爸爸和妈妈的故事,给他讲他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有多调皮……”,桎婉儿看着生命体征检测仪上的数据都变成了零,终于趴在陆思恒身上大哭了起来。

林邢秀瘫在陆国华怀里,两只脚实在站不起来。

桎婉儿最后在陆思恒枕头底下发现了自己的照片,原来在陆思恒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只有照片。

陆思恒葬礼这天,陆兴民最终还是赶过来了,老人连受打击,实在扛不住倒了下去。

大雨冲刷着这个世界,想洗去一切悲伤。

“婉儿呢。”,桎殷天也被通知到了,他恨自己在女儿最苦最难得时候,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却不在她身边。

桎婉天怕桎婉儿出什么事,一直盯着桎婉儿,只是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桎婉儿还是不见了。

桎殷天去找桎婉儿了,他几乎是见一个人问一次。

林邢秀站在陆思恒墓前,“思恒,原谅妈妈和爸爸,在你小的时候没有给你足够的爱,也原谅妈妈爸爸,没有尽早发现你的病,如果有来世,妈妈一定用生命护你。”。

陆国华扶着自己妻子,“思恒,你一直是我们最骄傲的儿子,下辈子,咱们父子,咱们一家人,还会在一起。”。

陆国华和林邢秀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满头白发,脸上也布满了皱纹。

桎婉儿抱着陆思恒的照片,看着照片上俊朗的脸庞,桎婉儿笑了,“思恒,我带你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不好,那里只有我们和我们的孩子。”。

“婉儿,婉儿。”,桎殷天顾不得大雨了,跛着脚到处找桎婉儿。

“唉,多年轻一姑娘啊,世事无常啊。”,“对啊,那人好像还怀着孕呢。”,桎殷天听到两个人的讨论声。

“你们说什么?什么姑娘,什么怀孕。”,那两个人看着湿透了的桎殷天,摇了摇头,其中一个人给桎殷天指了个方向,“人就在那里,你自己去看吧。”。

桎殷天过去的时候,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他着急的跑了过去,“婉儿,婉儿。”,血染红了这一片地方。

桎婉儿捂着肚子,“孩子,我的孩子。”。

“快叫救护车,救护车呢,婉儿你别怕。”,桎殷天抱紧了桎婉儿,“救护车在路上了,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

周围有好心人说。

“爸,我的孩子。”,桎婉儿已经感受不到身上的疼了。

“婉儿,别怕,孩子不会有事的。”,桎殷天不停的安慰桎婉儿。

“对了,爸,我看到思恒了,他就在那里。”,桎婉儿指了一个方向,她刚才就是看到陆思恒了,才追了过来,雨太大了,司机没注意到突然冲出来的桎婉儿,来不及刹车,直接撞到了她。

桎殷天看了看桎婉儿指的方向,那里什么也没有,“婉儿,我知道了,爸爸知道了,你别说话了啊。”。

桎殷天好像回到了失去妻子的那天,为什么命运对他如此的不公,现在连他唯一的女儿都要带走。

“爸,如果我跟孩子必须选一个的话,一定要保孩子,这是我和思恒的孩子。”,桎婉儿紧紧抓着桎殷天的衣服。

“救护车来了,让一让。”,桎殷天跟着桎婉儿上了救护车。

“师傅,这人不是那天来我们庙里求签的人吗?真是可怜。”,“阿智,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你还记得她当时是什么签吗,缘灭即缘起,坏事说不定也是好事呢。”。

那僧人笑了笑,“阿智,咱们该走了,为师饿了。”,那叫阿智的小僧虽然听不懂老僧人的话,可师傅饿了可是大事,他赶紧带着老僧人去吃饭了。

医院里,“医生,求求你,大人小孩都不能有事啊。”,桎殷天着急的看着医生。

“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他们母子,没事吧。”,桎殷天试探性的问。

医生有些为难,“抱歉,我们尽力了。”,桎殷天瘫坐在了地上。

桎婉儿感觉到此刻的自己很轻,她睁开眼,看了父亲,“爸,爸。”,桎婉儿叫了好几声,桎殷天好像看不到她。

桎婉儿看到了自己和孩子的遗体被推了出来,孩子最终还是没能保住,桎婉儿很想哭,可她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桎婉儿跟着父亲来到了马路上,“师傅,咱们吃完饭了,现在是不是回去?”,阿智问老僧人,老僧人笑了笑,“不急,不急。”。

“哎呦,对不起。”,桎殷天不注意撞到了人,下意识的道歉。

“没事的,施主,我看你忧心忡忡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桎殷天看了眼眼前的人,不打算多说话,准备绕着走。

“缘灭缘起,有些事不必过多执着,早日离开,早日解脱。”,那僧人丢下这一句话就离开了。

桎婉儿感觉那人的话是在对自己说,她追了上了。

那僧人不知道掏出了什么东西,挥向桎婉儿,桎婉儿瞬间没了意识,“师傅,你把刚从饭店拿的蒜扔了干什么?”。

阿智有些不借,“想知道?”,“嗯嗯嗯。”,“你耳朵过来。”,阿智把耳朵凑到那僧人面前。

“天机不可泄露。”,那僧人说完,弹了一下阿智的脑袋,离开了。

“师傅,你怎么又这样。”,阿智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跟了上去。

韩伊稔带着愉恩回自己家乡了,她也有了第二个孩子,至于孩子的父亲,怕是他想在找回韩伊稔就有些难了。

桎殷天回了老家,本来就无望的生活,现在更是灰暗,他经常带着酒,拿着桎婉儿的照片去找自己妻子,没想到一家人竟然是这样团聚的。

陆思恒爷爷病倒后,没办法,只能跟陆国华他们住在一起,只是陆兴民变得更不爱说话,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对着自己老伴的遗像说说话。

陆国华把公司转了出去,他已经没有奋斗的方向了,曾经自己和林邢秀错过了多少时间,他看到自己努力拼来的一切,都有一种负罪感。

林邢秀也是经常的以泪洗面,陆家从此淡出了商业圈。

经远航知道桎婉儿去世的消息后,终于绷不住哭了,如果他知道桎婉儿是这样的下场,他当初说什么都不会那么轻易放弃桎婉儿。

经远航在桎婉儿墓前站了很久,韩伊儿在远处看着自己丈夫,“小的时候,你就喜欢她,可明明我才是那个最喜欢你的人啊,我以为长大了,你会看到我的好,可是为什么,都结婚了,你还是想着她。”。

韩伊儿不自觉哭了,慢慢的,天上下起了小雨,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雨里,谁也没有动,最后还在感冒韩伊儿晕倒,被经远航发现,带了回去。

逝去的人已经回不来了,眼前的人还得珍惜,经远航知道他该做什么。

桎婉儿不知道她在哪里,她感觉自己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她整个人都很轻、很轻。

“同学,同学,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醒醒、醒醒。”,桎婉儿感觉自己耳边很吵,这是谁呀。

她努力挣开眼睛,突然被陌生的光线刺的眼睛疼。

“谁啊,谁在说话。”,桎婉儿适应了外界,看清了眼前的人。

“你是?”,那人给桎婉儿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袖套,“校警,看不见吗?”。

桎婉儿渐渐恢复了知觉,她用胳臂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这里是哪?为什么和我之前的学校一模一样,难道人死了以后会回到自己最想去的地方吗?”。

桎婉儿一个人自言自语的,校警看着桎婉儿,在考虑要不要叫校医来。

“同学,你在说什么,这就是学校,你要是精神有问题我可以带你去校医院。”,桎婉儿慢慢走向校警,校警往后退着。

“同同同同学,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桎婉儿抓住了校警的胳膊,“为什么我能摸到你?我不是鬼混吗?”,桎婉儿看着校警问。

校警看着桎婉儿,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他挣开了桎婉儿的手,“今天天气不错,过来晒个太阳,咋还碰到这事。”,校警心里有些后悔出来了。

“好球,好球。”,桎婉儿被旁边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她回头看了一眼,只一眼,眼泪就流了下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