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大人太凶猛结局 家有娇女初养成小说全集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206 次 收藏

不如以往秒速电话的速度,万安露这一次接电话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而且接通后,开口也没有好气,烦躁的嚷嚷着:“干嘛?”

“夜司爵和苏挽歌这么对你,你就心甘?对着我发脾气有什么用,你应该去对她们生气啊!”被万安露嚷了一下崔媛希整张脸都臭了,可开始维持着自己的冷静提醒道。

“生气?我老公都被抓进去了,我还敢对他们生气?”想到这些万安露不经抹了一把眼泪,她忽的觉得自己是被利用了,大声逼问着:“你到底是谁?我现在这局面分明是你害的!”

“我害的?我是谁?”崔媛希冷哼哼的说着,要不是隔着电话,她此时的眼神只怕是早已经将万安露杀了个上千百次了,吸了一口气,她不屑的问:“这些愚蠢的话你也敢说?本来我是帮你的,可你要这么想,那就算了!”

“我错了,求求你,去帮我把我老公救出来吧!”她捂着自己的脸,可怜兮兮的哀求着。

万安露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早已经过惯了阔太太的生活,现在公司接近破产了,苏德又被抓了进去,要是再不想点办法,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让我看到你的诚心,我自然会帮你!”没有好的买卖崔媛希才不做呢!她直接将电话挂断后扔回给了文康。

被万安露的话给气的脸都黑了,坐在后座双手交叉放在前,脑子里面冒出了很多想法,但是通通都被她压了下去。

现在苏雨柔死了,万安露的利用价值几乎到头,她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去治苏挽歌的办法。

此时的万安露才是真的后悔,她握着手机跪坐在沙发边上,想着要是自己没有听信电话那头人的话,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后悔的泪水不断下落,她嘶吼着:“雨柔啊!妈妈该怎么办啊?”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进了她张大的嘴巴里面,苦涩不断的在舌端蔓延着,她似乎感受到了苏雨柔当时照被传出时的绝望。

低着脑袋坐在那,她喃喃的说着:“也许雨柔是真的想要将苏挽歌杀了呢?也许她被这打击给挫伤到不想活了呢?”

万千种想法像是恶魔一样的涌现在她脑海里面,她脯的起伏变得越来越大,此时的她不仅是想杀了苏挽歌,甚至连苏她也不希望再看见了。

医院。

(“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回到了病房,苏挽歌收拾着被苏散乱扔在一边的汤盒,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苏的脸。

因为每一次看到这张脸,她总会想起过去他狠狠的打自己骂自己羞辱自己的样子,也总会想起苏说她妈妈坏话时的样子。

“弄只烤鸡来吧!还得有点小酒啊!我住在这实在是太无聊了!”苏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电视,使唤苏挽歌的语气十分自然。

想当苏挽歌出生的时候他可是万般嫌弃的,一听到是个女孩头也不回的就那样走掉了,可是现在却还是靠着苏挽歌在照顾着。

白了一眼苏,苏挽歌直接拒绝了:“酒不能喝了!油腻的东西也不可以吃了!你可以吃点水果和清淡的汤、粥。”

将东西一股脑的扔进了垃圾桶里面,苏挽歌叉腰将医生的叮嘱一一说给了苏听。

一向不注重自己健康的苏向来是自己想要什么就必须要什么,哪里还由得苏挽歌说不。

他狠狠的拍着桌子望着苏挽歌吼道:“老子说要吃什么就吃什么?你快点去买,别给我磨磨唧唧的!”

吼完咳嗽了一下,他喝了一口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指了指现在住的双人房,十分不满意的问:“怎么不搞个单人房给我住?”

“医药费是我出的,我只能负担的起这些,你要是想要住单人的,就自己出钱吧!”被苏这无限要求给弄心烦意乱,苏挽歌直接提起了自己的b走了出去。

她在在医院里面请了一个看护去照顾苏,自己便回家了。

医院里的气氛是压抑的,特别是苏住的这个科室,简直到都面蜡黄的病人,让人看了心里只觉得毛毛的。

几乎没怎么在医院里面待过的苏挽歌,只有生想念的时候才长时间的住过院,而且那医院还是充满了新生气息的幼医院,不像这个。

匆匆回家后,她第一件事便是去洗澡,生怕自己身上染上了什么细菌会对想念不好。

“怎么样了?”陪着想念在玩的夜司爵,见到苏挽歌一身香喷喷的走了进来,立马扬起了笑意。

“没怎么样,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使唤我,喜欢摆阔。”将想念抱在了自己的话里,苏挽歌又想起上次去看苏的场面。

看到想念是女孩,苏似乎连上前瞧一瞧的兴趣都没有,暗自叹了一口气,苏挽歌心里怨念的小种子是越来越司爵。

“请个看护去照顾算了,省的累着你!”夜司爵手轻轻的抚摸着苏挽歌眼下的黑眼圈,眼见着就要婚礼了,苏挽歌还整日里这么忙。

摇摇头,苏挽歌拒绝了夜司爵的提议,她无力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到底还是他的女儿,就算他对我不好,但是我的心还在啊!”

知心的笑了笑,夜司爵早就知道苏挽歌是这样的想法了,好在有想念在,很快将两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走了。

晚上想着苏说自己想吃烤鸡的事,苏挽歌还特意蒸了一锅鸡汤,虽然口感不比烤鸡那么香脆,但至少也是鸡。

那开锅的时候,满屋子都在飘着鸡汤的香味,在装进保温桶之前,苏挽歌还扔了两颗红枣进去当做调味,使得香味是更加浓郁了。

“弄得我都想生病了!”从苏挽歌的身后蹿了出来,夜司爵一把抱住了苏挽歌的腰肢,他轻轻的啃着苏挽歌的耳垂,似乎将那当成了软的鸡肉。

“别!”转身堵住了夜司爵的嘴巴,苏挽歌小声嗔怪说:“我会心疼的,你可千万别生病!”

“好久没吃你做的东西了!”不满的探着脑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苏挽歌正在往保温桶里倒的鸡汤。

那琥珀的汤汁一看就知道味道有多么浓郁,明明已经吃过晚餐了,可是夜司爵还是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