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来的先生txt完整版 偶然发现的一天评价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598 次 收藏

积云殿内,白离并未找到天帝。问过守卫,才知天帝已经回了落霄九云。

于是脚步不停,又折向落霄九云的方向而去。

“天将大哥,为何芩歌看太子离去时似乎有些焦急啊?”

不知何时,芩歌提着一篮仙果出现在积云殿门口。

“我哪知道?去去去,你是什么人竟敢打听太子?再不走,莫怪本将刀下不留人。”

守门天将随口一答,却惊见有人趁他疑惑之际套他的话,登时变得怒不可遏。

“哎呀呀,天将大哥你吓到小女子了。小女子乃是飞仙殿……”

“我管你是哪殿的,再不走,就地正法。”天将是个暴脾气,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将人推了老远。

“哎哟。”芩歌坐地揉着蹭破皮柔夷,疼的直皱柳眉。

蓝子里的仙果亦撒落一地,愤懑的瞪了眼天将,起身将仙果拾好。

提着仙果,袅袅婷婷的返回飞仙殿。

“我们的小芩歌这是怎么了?是谁那么不开眼。”

飞仙殿内,“狐天音”俯身案前,提笔蘸墨,书写春江月夜。

“主子……”芩歌跺着脚,气哄哄的将仙果砰的放在书案。

似娇似嗔的道:“您就使劲笑话奴婢吧。”

睇见她手背一片血红,“狐天音”放下手中的笔,绕到芩歌身前执起柔夷细看:“你受伤了?”

观其周身,未见仙元波动。她这是……

“还不是那个木头天将,奴婢取仙果回来,远远就瞧见了积云殿口的太子殿下。

见太子去的匆忙,奴婢就想着替主子问下殿下此回回来能停留几日?

谁知,那个蛮牛竟不分青红皂白将奴婢推下台阶。

结果,就是主子您看到的了。”芩歌岔岔不平的说完,又洋装低头悄悄的观察“狐天音”的反应。

“嗯?表哥回来了?”“狐天音”略有些诧异的抬起头。

“可不是,奴婢瞧的真真的。”揉了揉受伤的手,忍不住朝伤口轻轻的哈气。

一双明眸低垂,烟波暗暗流转。

“狐天音”倏然直起身,招来芩歌附耳低语:“你过来,稍后如此……”

芩歌听的频频点头,一炷香后便悄然离开飞仙殿。

不久后,没入一处暗角消失。

落霄九云内,天帝一方砚台怒掷白离。

但见白离不闪不剁,光洁额头立时被豁开一道口子,血泪泪而下遮住了本该清明的世界。

砚台落地,崩然而碎,点点墨渍溅在白离的衣摆上。

“朕对你寄以厚望,你便是如此回报为父的?”

堂堂天宫太子,代表着仙家颜面。竟然被魔族打上门,临阵撤退,兵折马损。

“儿臣有罪,何种惩处儿臣一概承受。但请父王暂息雷霆,务以苍生为先。”血水淌入眼眶内,白离却是眨也不眨,天帝座前毫不退让。

“放肆,你这是威胁谁啊?当朕真舍不得罚你?”

天帝又顺手抄起一只欲砸向白离,旁边的米芔急忙拦下,接过天帝手中杯子,小心的道:“陛下,太子殿下已经受到责罚。

您且消消气,另外殿下言语不当。却是在理,眼下当快些寻出《镇魂曲》的传人,而非您和太子置气,伤了父子感情。”

瞪了一眼米芔,天帝双手撑着玉案,慢慢的冷静下来。

抬首觑见浑身染血的白离,顿觉刺痛眼睛。

转身怒斥宫娥:“都愣着做什么,还不替太子疗伤。”

“是,陛下。”宫娥们诚惶诚恐,一时间扶的扶人坐下,拿的拿药,打水的打水,场面好不混乱。

“米芔,你说天阔地渺,茫茫世间,这人何处可寻?”

颓然坐下,盛怒之后是悲凉与无耐。

“回陛下,臣寡闻。不过殿下即能思虑至此,必也是有些眉目的。

陛下不妨喝口茶,安心稍等。”自宫娥的玉盘中,端起仙茗恭敬的递给天帝。

睇眼白离,也只好如此。旋即接过仙茗,小口啜饮。

殿外,一道黑影身化青烟消失在落霄九云。

而天后宫外,芩歌插着腰肢便和守卫天将一通争吵。

推推搡搡间,矛盾欲演欲深。惹的天将怒而拔刀,然而芩歌则是一副不怕死的架势。

“你们要杀便杀,反正今日我定要替我家主子见着娘娘。

娘娘,奴婢是飞仙殿的芩歌。奉主子之令,特来看望娘娘。还请娘娘垂怜,不吝赐见。”

刀锋回鞘,天将看着芩歌,也是好好见识了一番。

道:“你这婢子,好生不要脸。本将说的明明白白你不听,非得在这宫门撒泼胡闹。”

谁知,被芩歌反呛:“我忠心与主,何错之有?

而且我家主子与娘娘乃是至亲,人间尚有法力不外乎人情。我看你们一个个,枉披了一张人皮,嚣张个什么劲儿?”

“你……”

“与她一般见识作甚,你二人下去休息,此地有我二人接替。”嚲柳领着一名天兵到来,正巧撞见芩歌闹事。

瞧的差不多了,才出来制止。

芩歌一见是嚲柳,心里不免有些打鼓,思索着如何找托辞替自己开脱。毕竟对方是陛下倚重之人,可不是之前的无名小兵。

“见过嚲柳大人。”天将匆忙见礼。

嚲柳摆手道:“去吧。”

“是。”旋即,两人急急离开天后宫的宫门。

“嚲大人,您行行好,就让奴婢进去看一眼。

一眼就好,奴婢也好回去复命。”芩歌捏着衣袖,娇娇柔柔将身体靠向嚲柳肩头。

怎知嚲柳错身躲开了芩歌,不冷不热的扯了一下嘴角。

“芩歌仙子是飞仙殿的红人,我等自是不敢阻拦。”

话音一顿,芩歌登时眉宇浮现得意。岂料嚲柳下一句,气死人不偿命。

“不过我等即受命陛下,当然也要忠心侍主。仙子觉得,嚲柳说的可是在理?”

闻言,芩歌心知刚刚发生的一切,此人全看在眼里,这会儿便拿自己的话来堵自己。

登时不好再发作,只能扯着衣袖泄愤。

而天后宫内,天后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寝宫的“狐天音”,内心感动的一塌糊涂。

好孩子,姨母没有白疼你。

“狐天音”扶着天后慢慢坐上凤座,然后侧身蹲下替天后捶着小腿。

“你这孩子,是怎样进来的?”天后斜支脑袋,舒服的眯起眼睛。

“狐天音”淡淡的道:“想见姨母,总会有法子的。”

天后眯着眼睛掀开一条细缝:“说吧,你苦心竭力的来看姨母,当不只是想念而已吧。”

“姨母,音音……有事,不得不来求见。”“狐天音”双手一顿,眉宇间丝丝苦楚,惹人疼惜。

“哦?何事让你如此冒险?”登时,天后睁开眸子,一缕锐利滑过眼底。

“狐天音”看了看天后,微微长叹:“是关于表哥?”

“离儿?”

一听关于白离,天后再无法稳坐凤台,言语间焦急万分。

“是,音音得到消息。表哥在下界吃了败仗,且丢了首关清徐原。

眼下,表哥已经回到落霄九云向陛下请罪了。”

“什么?”天后蹭的起身,一旁的“狐天音”也被带起跌倒。

她的离儿输给了魔族,这怎么可能?而且请罪,请罪,他是真的会狠心的呀。

不行,她得出去。她要去保护她的离儿,对,出去,一定得出去……

“姨母,不可冲动。且音音有话讲完,若姨母坚持要出去,不妨先听音音把话说完。”

“狐天音”从地上爬起,顾不得疼痛连忙拦下天后。

“嗯?你还想说什么?”天后顿下脚步,定定的打量这这个甥女。

“青丘探子来保,表哥当时首战顺利取得青龙关,并且趁势夺回了清徐原。”

那离儿为何还会兵败?你把话与本宫说清楚。

“是琴音。”

琴音?你此话当真?天后双眸倏然一冷。

“是,琴音惑心。使天兵相互残杀,表哥……为护众人不得不弃城撤退。”“狐天音”睇着天后,小心翼翼的说道。

“如此,本宫更需面见陛下。离儿仁心,岂可任他责罚。

连枝,半夏,给本宫打出去。”

话音落,连枝半夏双双出现。尤其是半夏覆着半张银制面具,身上弥漫一股刺鼻的香味。

浓郁的几近令人窒息,登时引的“狐天音”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却未待她揪出由头,天后已经两人打出了天后宫。

“狐天音”看着天后离去方向,嘴角尽是冷然。

旋身,回至飞仙殿。芩歌急忙迎上前:“主子,事情可都顺利?”

“自然,去取一些香花,要新鲜的,本宫要去夙樂池沐浴。”将外衫退下,“狐天音”慵懒卧在塌上。

“是,主子。”随即,芩歌提着花篮飞往百花林。

落霄九云,因为天后的到来,场面一时寂静无声。

“陛下好狠的心,何故将我儿伤至此?你若有何不快,尽可向着臣妾来,臣妾受着便是。”抱着白离痛哭的人,狠狠瞪着天帝。

天帝面色一僵,倏而转作温和:“宁心误会了,朕就离儿这么孩子。他自小体贴懂事,朕疼惜的都来不及,怎会舍得伤他。”

“哼,那这伤是怎么回事?”这可是砸在额头上,万一破相了,万一砸傻了怎么办?她苦命的离儿,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狠心的爹。

“这……失手,一时失手。朕不是让你好生休息,你怎么出现在此?”倏然,天帝话锋斗转。

天后松开白离,擦去眼角泪水,怒道:“儿子都快让你打死了,本宫还休什么休。

不如你将我一块打死,然后让我的母族带着我尸身回去。”

米芔一见状况不对,忙打圆场:“娘娘息怒,此事实乃误会,娘娘若不信可问太子殿下。

相信娘娘爱子心切,殿下必不会欺瞒。”

登时,天后希冀的望着白离。

白离抚摸着额上的绷带,垂眸道:“是。”

见状,天帝和米芔双双松了一口气,而天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而此时,被天后打伤嚲柳回到落霄九云复命:

“陛下,臣等无能,未能阻止娘娘自伤凤体。”

闻言,天后,嚲柳,天帝,三人目光交错。

一瞬之间,照眼的人,诡谲的心。森然骤降的氛围,不知又将牵起怎样的风云?

白离冷眼觑着这一幕,心思却猛的一沉。

他,真能达成此行的“目的”吗?

他的私心……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