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干妾 邪器本地下载txt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818 次 收藏

“你把我带来这里做什么!”

柏树无法想象,一个陌生男人竟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

一想到几天前那个恶心的男人对她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又望了望眼前的这个男人

难道也是要。

柏树不敢再想了,她害怕的直哆嗦,像个受惊的兔子般窝在走廊的角落

生怕面前的男人又会做出什么不堪的动作来

男人脱下自己的外套

果然,男人呵,都是一样的动物

随后放在了柏树的胸前

这让柏树十分诧异

“以后不要再穿的如此暴露了,要好好爱惜自己”

男人十分关切的语言让柏树似乎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要你管”

嘴上却仍旧不服软

“你和顾夭夭是什么关系,如果你冒然跑过去,魏之州不会放过你的”

“你说什么”

柏树到现在始终不明白夭夭为什么会稀里糊涂的嫁给这个叫魏之州的男人

“魏之州,他是谁”

“是个可怕的人,不,是魔鬼”

程浩好像知道些什么,却又在刻意隐瞒着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程浩并不想柏树掺和进来

就这点而言,他的心还是好的

可是造物弄人,一切又怎么都会如他所愿呢……

门外,吴宇在角落里望着宴会里的一切

前几天,吴桐来找他

说是为了顾夭夭,想要解救她出来,她愿意给吴宇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只要他肯从宴会上把夭夭带走

吴宇又不傻,直接从宴会上带走夭夭,魏之州还能让他活命

他转身便想拒绝

吴桐便有条有理的分析起来,说是不带走夭夭魏之州也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还不如直接与他作对,毕竟现在只有吴家敢与他为敌

嘴上说吴家愿意保护他并且肯给他一笔钱

吴宇仍旧心存芥蒂,既然真的要救夭夭,你为什么不直接在宴会上带走她,又何须我出面

吴桐也是一堆说辞,无非是什么我出面夭夭未必肯走,还有不好直接与魏氏集团撕破脸面什么什么的一堆无关痛痒的借口

不过最后倒是嘱咐了一句,要真出了什么事就将脏水往沈家泼便好了

吴桐再三强调这件事,似乎这才是她做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

受不住诱惑的吴宇还是答应了

毕竟那是一百万,可能我一辈子也赚不到的钱,

这个男人着实贪心

“你可以进来了”

沈雨纯径直走到了吴宇的面前

这个女人也真是蠢,被别人当枪使还那么兴高采烈

吴宇掐掉了手中的烟,他似乎有些犹豫

不过早就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他,还能顾得上别的东西吗

去做就好了,

一百万正向他招手

门慢慢的被打开,正午的阳光照的刺眼

他收起贪婪的嘴脸,一副款款深情

坚定的眼神,视死如归的走向夭夭,

夺过魏之州紧握的双手“跟我走好吗,我来照顾你一辈子”

“吴宇”

夭夭泣不成声,她无任如何都不会想到吴宇会为了她冒这么大的风险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回放

那年靠着他的肩膀,一起在校园里的欢声笑语,傍晚那个深深的吻,还有清晨拂面而来的“瑶瑶,我们走吧”一切都让她无比怀念

女人终究是感性动物

一不小心被冲昏了头脑,便愈发不可收拾

好似不顾一切的扯开魏之州的阻拦

奋不顾身的往大堂外跑

角落里俩个女人得意的笑容满面,毫不掩饰的欣赏这一出筹划已久的好戏

而柏树在另一头发觉出异常,向远处望去

吴宇怎么带走了夭夭

不行我要跟过去看看

柏树循着她们的奔跑路径一路小跑跟随

程浩放心不下的也跟在后面

魏之州气的浑身发抖

绝不能原谅!

一脚将台上的婚纱照踢个破碎,扯着领带,愤怒的将外套摔在了地上

整张脸黑沉沉的可怕,仿佛下一秒就要号令众人将这里炸个粉碎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仍旧回到讲台之处,“不好意思,今天发生了一点意外,宴会照常举行”

是什么让他足够有自信相信顾夭夭自己会回来继续这个宴会!

吴桐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呢”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州哥哥还要和她订婚,这个无耻的女人”

沈雨纯气的牙痒痒,事情并没有如她所愿,这让她十分恼怒

另一边,吴宇将夭夭带来了一处偏僻的角落,便甩开了手

“怎么了”

夭夭问道

“我答应别人完成的事我已经完成了,你可以滚了”

一出大堂吴宇的嘴脸立马显露

完完全全的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你是什么意思”

夭夭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似乎进了别人下的圈套

“还能有什么意思,你当真以为我会和你一辈子吗,别自欺欺人了”

“你是在骗我吗”

夭夭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的样子和记忆里不太一样了,

这副面孔怎会变得让她如此陌生害怕

“是,沈家大小姐给了我一百万叫我做这件事,明白了吗”

“啪!”

夭夭控制不住双手狠狠抽了眼前这个男人一记耳光

这个男人真让她作呕,他与那些粗俗不堪的小人又有何俩样

“打的好,从此我便不欠你了”

吴宇仍旧坏笑,耸耸肩膀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剩下一人的夭夭怯弱的蹲了下来,抱头痛哭

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深爱的男人为什么是这副样子

柏树看见了一切,冲上前拉住夭夭

“夭夭,是我柏树”

“柏树”

黑色紧身裙秀丽的长发包裹着精致的脸庞,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柏树

夭夭实在不敢相信

“柏树,你,你这是怎么了”

“先不要管我的事情,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在魏之州这个家伙手里,还有你为什么叫夭夭”

“对不起,是我欺骗了你们”

夭夭一五一十将实话告诉了柏树,曾经过去的不堪点点滴滴

柏树知道真相后,十分不忍

一个和她年纪相当的女生,竟承受了这么多的东西

“夭夭,没关系,以后有我帮你”

“你们俩还是别在那煽情了,想想如何自救吧”

程浩边说边走了过来

“他是谁”

“哦,刚刚认识的”

“魏之州不会放过你的,顾夭夭小姐,你让他如此的下不来台,怕是……”

“闭嘴,程浩”

柏树生气的制止了程浩的讲话

“没事,我自己一个人回去承担这一切”

“夭夭,为什么非要回去”

“你以为,我还能逃到哪里去”

夭夭拖着身心俱疲的身子,向着远处那栋散发着欢声笑语却着实让人害怕的酒店走去

“慢着”

程浩打断了夭夭的步伐

“或许我有办法”

没过多久

程浩领着夭夭回到了那个宴会

每个人都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站在台上的魏之州更是目光死死的盯着夭夭

他倒要看看,这件事情你们如何自圆其说

“不好意思了各位,刚刚只是在下与朋友开的一个玩笑,没想到险些酿成了大错”

“我的朋友说要和我比比谁更具有魅力些,没成想他竟然为了获胜竟做出了如此哗众取宠的行为,实在是抱歉”

说这些话的正是程浩

山水集团的总经理,也是西市赫赫有名的房产公司老总继承人,多年屹立不倒的根基怕是在场许多的人都要卖他三分面子

“程总你这朋友开的玩笑可有点大啊”

魏之州一旁冷冷的说着

“可不是吗,现在都毫无脸面出现在你面前,我只好代他过来道个歉鞠个躬了”

“程总,你这句话我魏之州领了,今天的事我也就不追究了”

“好,爽快人”

说罢,魏之州一手大力的拉过夭夭,这恶狠狠的劲度似乎下一秒就想要把她给掐死

“程浩,你为什么要帮我”

进门前夭夭问他

“我只不过见不得女人伤心难过罢了”

可惜,魏之州并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人,尽管台下的人都早已不再言语此事

但恐怕真正的腥风血雨才刚刚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