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当小白脸的gl文 宝贝叫出来再大声一点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716 次 收藏

暗精灵一脉,在精灵族中是很尴尬的存在。因为属性与习性的特殊,暗精灵一直未被精灵族承认

。暗精灵与其他精灵族都是金翼精灵树所孕育,但暗精灵却像先天不足的孩子,没有翅膀,不喜光明,唯爱在月光下行走。

但他们的冷傲则更胜其他精灵,唯独在紫藤萝圣母面前甘愿卑躬屈膝,他们有着自己的王,他们存在的意义好像就是守护大陆各处的圣祠。

可这些事情,大陆上几乎无人知晓,就连孟思贤也未曾听说过。

因为血脉的力量,暗精灵夜幽在孟思贤面前根本就傲不起来,而这种现象,孟思贤和关叔义则达成共识:精灵族被迫害到如斯境地,夜幽如此姿态倒也情有可原!

然而夜幽本身,只因太过年轻,虽感到某种莫名的力量压制,却并未多想,再加上孟思贤也没有真正强大起来,圣宫的气息极其微弱,所以,她的那个身份还可以继续隐藏下去!

夜幽要了水果没有立即隐去,他轻嗅着孟思贤递给他的不大的苹果,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孟思贤轻笑一声,道:“你叫夜幽吧,明天我们会去维城走走,要不要帮你带一些什么回来?”

夜幽淡淡的道:“美丽的人类女孩,夜幽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新鲜的水果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

“我们会给你带很多种类的水果的,你可以随便吃啊!”孟思贤道。

“那个···能不能,你们不要再这里吃这个???”夜幽指了指火上烤着的兔子,怯怯地问道。

“额——这个···我们···”孟思贤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辩解,谁知道圣祠是不是和她前世的寺庙一样不可开荤?

夜幽又道:“世间一切皆有灵,这对它们不公平!”

“额,好吧,我想我有必要给你好好上一课了···”孟思贤轻声道。

关叔义闻言只淡笑了一声,便竖起了耳朵,准备一起听课。

孟思贤一边伺候着烤兔,一边开始了她的长篇大论,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才是食物链的最顶端!

时间在孟思贤的讲述中无声无息的流逝着。很快,烤野兔那诱人的香味便开始恣意的弥漫。将熟的野兔表面,滋滋的冒着油光,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诱人。

所有人,包括夜幽,尽是一副垂涎欲滴之色,只有孟思贤依然在淡淡的说着话。

“人类,是很复杂的生物,因为复杂,所以能够站到食物链的顶端。夜幽,以前你没有试过人类的食物吧,如果你愿意相信初次见面的我们,不妨试一下,吃这种东西,应该不会违背你的信仰吧?”孟思贤道,各种调味料被她均匀的刷到烤野兔上,这下,它们的味道更完美了。

出城前,孟思贤非要买这些奇怪的东西,关叔义很不解,弄那么多调料有什么用,干粮备得挺多了,放在储物戒指里还占空。而现在正好用到了,

关叔义则又开始庆幸,还好那时没有反对,这不,又吃到了不一样的美味?!

估摸着差不多了,孟思贤将其中一只递给了寻紫陌,他俩平素“工作强度高”,理应多分点。其余三人加上夜幽,分一只很合适,老人和孩子都不宜多吃,暗精灵要不要吃还不一定呢!

孟思贤扯下一块背脊肉递给暗精灵夜幽,“这上面我撒了些辣椒粉,可能会比较刺激,你试试,如果觉得太辣,就把表皮给弄掉吃里面!”

夜幽很纠结,伸出一半的手停在半空,想接却又多有顾忌。

孟思贤笑笑,又道:“拿着吧,等等我还有事需要你帮忙呢,不吃饱了哪儿会有力气?”说着,孟思贤便把那块肉塞到了夜幽手中,同时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大家都吃的很欢实,孟思贤也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别人都快吃饱了,夜幽却还在纠结。

“人类,你是好人吗?”夜幽突然问道。

孟思贤愣了,这个问题能回答吗?

这时却听陶硕忙里偷闲抢言道:“当然是,我们都是好人,很好的好人!”

没想到,夜幽竟然好像很认同,轻轻的点点头,道:“这就好,好人是不会下毒的!”

“额——”

孟思贤很无语,关叔义只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寻紫陌和沙华也只顾着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关于好人与坏人,等会吃饱了,我再给你好好上一课,单纯没有错,遇到了心机婊单纯就是毒药!”孟思贤淡淡的道。她觉得有必要拯救一下这个初识的年轻精灵,说不定,半年前是他救了珠儿一命,孟思贤理应报答的!

不多时,两只烤野兔就只剩下了一地零碎的骨架。

皎洁的月光如雾般笼罩着寒冷的夜,雪将大地映照的明亮,圣祠里因为有火而变得很暖和。

孟思贤简单的普及了一下矛盾的哲学问题,这便开始安排第一步计划——偷人。

月上中天,村里静得很,几乎所有的人都已进入了美丽的梦乡,只有韩珠儿带着一身的伤痕守在父亲的病榻前。

孟思贤要求寻紫陌和沙华一起行动,打晕韩珠儿,然后将韩长向带来圣祠,同时还不能惊扰到村里的狗。这种事情让这两大高手去做,直若探囊取物,根本就易如反掌吗!

“真搞不懂,咱们堂堂魂印师为什么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让人知道了这还得了,还不得视咱俩为魂印师界的耻辱?”寻紫陌抱怨道。

突然···

“汪——,汪汪···”

“让人知道偷鸡摸狗还惊扰了狗,这才是耻辱!快走了!”沙华沉声道。

难怪孟思贤要让他们俩一起行动了,不用担心到时候被人揭开黑历史啊!

砰——

圣祠的门被再次关闭。

沙华将昏迷中的韩长向轻轻放到早已备好的干稻草上,等待孟思贤的下一个命令。

“辛苦你们了!”孟思贤道,“今晚,你们修炼吧,我来照顾韩大叔!下次,希望你们能更完美的完成我交代的任务,否则,各自散去便好!”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

“三叔,水!哥,加温!”孟思贤淡淡的安排到。她看着面色青紫的韩长向,眉头紧蹙,如果这次自己没有跟随珠儿一起来到这里,他将会怎样?珠儿又会怎样呢?真的不敢想象!

待石碗中的水微微有些温度,孟思贤取下发间的簪子,闭了闭眼,咬紧牙,对着自己的手指比划了几下,总觉得哪里不合适,到底是没下去手。

“三叔,我怕疼!”孟思贤道,“你帮我吧!”

关叔义机械的接过孟思贤递来的发簪,握住孟思贤的小手,比划着。

“这···这我也没经验啊,怎么弄,你教教我?”关叔义道。

额——

“当我没说!”孟思贤要回自己的那支发簪,狠了狠心,照着自己的手腕就划了下去。

“嘶——还真特么疼!”孟思贤啐骂道。

只是,可是,她恐怕要重新来一次了。

“麻蛋,居然没有划破真皮层,这罪白受了!我去!”

又搞了两次,她还是没有成功,倒是把自己闹的神经兮兮的。

“哎呦,受不了了!夜幽,你来帮我放血,回头给你留一滴,这可是解毒良药啊!”孟思贤把手伸到夜幽面前道。

夜幽看了一眼气息微弱的韩长向,思虑一番,竟突然动手。

两滴鲜血,一滴入碗,一滴则在夜幽的控制下浮在半空中。

孟思贤手上的伤口很细小,关叔义的水系治疗魔法紧跟着就用上了,孟思贤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痛。

“哥,我受伤了,你把这个喂韩大叔喝下吧?!”孟思贤很委屈的说道。

陶硕立马照做。

“妹妹,你的血真的可以解毒吗?”陶硕问道。

“我也不确定,”孟思贤道,“昨天我跟珠儿一起来这里叩拜,没想到圣像居然流了一滴泪,而且好巧不巧的落到了我口中,当时我就惊呆了,冥冥中好像有个声音告诉我,十二个时辰内,我的鲜血可以救活我想救的人,所以,我才要大半夜的进行这所谓的第一步计划啊!”

“原来是这样!原来紫藤萝圣母真的没有抛弃我们!”陶硕很吃惊的说道。

夜幽想要辩解些什么,却看到孟思贤在对他摇头,虽不是很明白这个人类女孩想要说什么,但他却选择的了沉默是金。那滴血里暗藏力量,这个女孩不简单吧,暗精灵夜幽要好好想想她今晚说过的每一句话。黑暗慢慢笼罩了夜幽的身体,连同那滴浮在半空的鲜血一起,融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啧啧啧···暗精灵···这真是一个神秘的族群,如果他的眸色···我真怀疑他是传说中的血族!”孟思贤嘀咕道。

的确,暗精灵跟传说中的血族,表面上唯一的区别就是眸色,在这样一个奇怪的世界,很难想象,暗精灵一族跟传说中的血族会不会有联系,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有血族这个同样神秘的种族存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