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到小丽的深处 在车上和亲戚做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57 次 收藏

年轻人没有动地方,只是站在原地抽泣着。

实际上,他非常喜欢这份工作,这是个垄断行业,没有竞争力,薪水也比较客观。

员工都是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同活人打交道的时间也很少,这样便减少了职场纷争,这让他感觉很舒服。

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让他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里面那个明显是活人好不好!

这事他要是看着不管,别人顶多说他冷血。

可要是他插手帮忙,那他就成了帮凶了。

而年老的那个看着年轻的那个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气恼急了。

骂了声“废物”,将抽不动的钩子往小门那一放,自己去找汽油了。

他谅里面那个“起尸的”也爬不出来,这炉门可有三十公分厚。

再想到自己之前收的那满满一箱子钱,他浑浊的老眼里面露出了一丝狠意:别说是起尸了,就算真的是个活人,今天他也要把她给炼了!

年轻人看着年老的那个走了出去,也赶紧离开了这个炉间,他可不想以后这事情被人翻出来时,别人说他当时也在现场。

当师徒两个先后离开后,这时候的靳青也终于爬到了炉门口。

靳青一边躲着旁边的喷火口,一边顺着钩子往上爬,容器内光滑无比,且导热很快。

别看这短短的一米,爬起来却非常不容易。

尤其是她现在身体和灵魂还没有彻底融合,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终于,她爬到了炉门口,但是右边的身子,也已经被喷出来的火灼伤了!

堵住炉门口,靳青试着使力去敲炉门。

没有想到,用力之下,竟然整个炉子都颤了一下。

靳青心里一惊,她可不想把炉子推倒了,将自己砸在底下。

没办法,上手撕吧!

炉钩伸进来的地方,是一个十公分长、三公分宽的扁平小口。但是宽度却将近三十公分,这比靳青现在这具躯体的手掌还要长。

靳青试着将自己的右手伸出去抓着炉门的外侧边缘,可是怎么都够不着。

再次感受到身后灼热的温度,和自己已经快要烤成板寸的头发,靳青一狠心,将手猛地往外一伸。

刺啦一声,右手上的皮和手臂上的皮肉都蹭掉了,就堆在她手臂上方。

而她的右手指尖也终于够到了炉门外侧的边沿。

看着手臂上滴答下来的血,靳青皱起眉头:刚进入的身体,果然还是有点弱啊!

要是往常,这个炉门早就撕下来了!

指尖扣着炉门的边缘,靳青开始反复摇晃着炉门。

终于当啷一声,门掉了,靳青重见天日。

从炉子里跳了出来,靳青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靳青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右胳膊上的皮肉一直翻卷到小臂中间,还在往地上滴着血。

头发都被烤焦了,蜷曲在头皮上,用手一摸就会变成粉末。

她身上穿的是火葬场统一配备的白色棉袍,现在右半部分已经烧焦了,飘飘悠悠的挂在身上,能够看到她右侧的身子上露出的焦黑皮肉,以及透过衣服看见她里面的不着片缕的身体。

靳青吧嗒吧嗒嘴,仔细的思考着:自己究竟是应该先找衣服穿,还是先治伤呢!

这么多伤口,一定会留疤吧!

想到这里,靳青长长的叹了口气:哎,她好像从来没有美美哒过。

没有想到这时候门口却进来了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人,此人尖嘴猴腮,一双眼睛极小却泛着精光,进来的时候嘴里还哼哼唧唧的唱着小曲,显然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他手里拎了一个长把尖嘴的小桶,看见靳青站在地上竟然只是怔愣了一下,也不惊讶,然后对着靳青露齿一笑,伸手就要将手中的汽油泼到靳青身上。

中年人心理冷笑道:我不管你是怎么出来的,反正你今天必须要死在这里,不然我的钱怎么办!

想到等一会,当汽油泼到这女人身上燃烧起来时,这女人会发出的哀嚎声,他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兴奋。

可是他快,而靳青的反应更快。

在他一挥手时,靳青就已经冲到了他身边,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逼得他跪了下来,按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另一只手则是抓过他刚刚挥着的油桶,将油桶的长嘴,对着他自己的嘴巴塞了进去。

中年人被靳青按得动弹不得,只能被迫的张大了嘴,任由靳青将汽油灌进自己的嘴巴里。

汽油从中年人的嘴巴鼻子里不断的喷出。

中年男人被呛得翻了白眼,原本不大的眼睛,此时竟然也瞪圆了,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眼珠上密布的血丝。

眼看着男人要被汽油呛死了,靳青皱着眉头不为所动,对于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这可不违反系统规则吧!不是说她只能杀对自己有恶意的人么!

更重要的是,看到老子几乎光着身子站在这里,你竟然不起邪心,只起了杀心,简直就是对老子最大的羞辱好不好!

想到这里靳青越发愤恨,一桶汽油没多一会便见了底。

敲了敲桶底,确定再敲不出一滴油来了,靳青丢下手中已经窒息、生死不知的中年男人,迈腿走了出去。

还是先把衣服换换吧,她可不想满街裸奔去。

火葬场的炼人炉离其他的房舍很远,靳青是最后一位被送进来的。

之前正常火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靳青最开始听到的那些哭喊声,正是最后一批离开的家属发出来的,也因此炉子的温度才会特别高。

火葬场的规矩是过午不烧,因为过了十二点以后再烧人不吉利。

所以刚才那师徒两个人就是趁中午没有人往这边走动的时候,推着靳青过来,打算趁着这炉子烟气未散、余温仍在的时候把人往炉子里面一推一了百了。

可没有想到的是,靳青居然活了过来。

中午过后的火葬场走廊里空无一人,因为这是给灵魂借道的时间。

大家都趁这个时间,回办公室或者宿舍去休息,等着下午各个地方将新的尸体送过来,再统一上妆打理死者遗容。

而靳青也趁着这个机会,畅通无阻的走出了火葬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行为究竟掀起了多大的波澜。

要知道,这对师徒虽然关闭了炼人炉那里的监控,但是这走廊的监控可都是好的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