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不可以轻一点进去 开了四女小嫩苞小说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320 次 收藏

第十章方帕有缘终再见

这日天还未亮,外头可听见淅淅沥沥的小雨以一种别样的声音进入还在入睡的人中,柳莺挣了挣眼,唤早就起床等在门外候着的石头。祁孟自从那日后就一直浅眠,听见一丁点声响就会醒来,因此外头夏雨淅淅沥沥沾染游廊植物,庭院井水的时候便闭眼假寐以此胡思乱想。石头小厮服侍自家公子起床后,见祁孟还在一直睡便候在屏风外头。柳莺早早起床就出了门,说晚间才会回来,可以就带姑娘在伶意馆转转,熟悉熟悉,天色由着这阴雨天气一直灰蒙蒙的,说完便执了一柄油纸伞在朦胧烟雨中出了门,借着各庭院阁楼灯笼下了木梯。石头看公子远去,阖上了房门,索性隔了浸到楼道的细雨。

小厮挠挠头,少年心性无聊便兀自低声嘟囔:“怎么这姑娘还没醒呢,公子早早就起了床,弄出了一些动静居然还不醒?”潜意识的话语——忒能睡了吧!

兀自又纳闷:“公子为什么对这姑娘好呢,莫不是喜欢她?呸呸!我竟瞎说什么呢。”八卦公子的事,联想到公子在伶意馆做事,怎么会喜欢这位姑娘呢?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公子背后说公子的事,拍拍自己嘴——不能乱说话。

悄悄从屏风外望里探头,露出半截脑袋看看姑娘醒了没,哈哈,还没醒,换了自言自语话题的主人:“”看着这姑娘。”

石头想起什么似的:“不对,这小子,嗯!齐礼”改了话语,提早适应她男孩的身份,以防在外漏了破绽,连累了公子。

继续道:“长得还蛮清秀的,不过她到底经历了什么,那日看起来竟那般惨,如果公子没看到他,那岂不是一命呜呼啦?”

小厮遂皱了皱眉,投以同情的眼神,转而严肃了神色:“话说这人打算什么时候起床啊!”想着等那些个公子起床了,就有得忙了,而自己还守着这个还不是很熟悉的人,然后侍奉她?石头不免轻脚地来回在屏风外踱步走着。

软塌盖着薄丝锦被的人忍不住咧了嘴角,想:这少年真好玩,竟像个姑娘一样八卦别人家的事。

遂有些无奈:你这来回走着,虽是轻手轻脚但故意的吧!都能听到声音了,竟比你公子起床弄出的动静还大。心里也明白这小厮的无奈,公子交代过了,所以不能直接无礼叫姑娘起床;同时也是自己的不是,自己不是堂堂有身世家的公子小姐,竟能得到石头的这般对待。

祁孟于是浅笑睁眼,望向屏风外还在来回踱步的人儿:“咳——”让外头的人知道自己醒了,所以也不必为难。

支撑起身半坐在软塌,看着立在那儿的石头,祁孟和风微醺般微笑用双指揪了揪自己纯白里衣,然后望向桌上放着的包袱——我要换衣服了。祁孟遂手指笔画你先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同时表示不好意思的微笑耽误你做事了。

石头呆,半天还没理解祁孟在笔画什么,只知道她前面指着衣服倒是明白了她要换衣服了,然后后边的就有些费力了。

索性石头也是个直性子:“姑娘既然你醒了,那我先忙去了,你有事在外头便叫唤我,等我忙完了再带你在伶意馆随意转悠转悠,可好?”

祁孟眯了眼,傻傻笑着点头,心道:麻烦你了。

石头不复一人兀自嘀咕样的少年样,换了一副成熟的做派,严肃了脸径直退出房间。看着转身退出房间的人,祁孟下地来到桌旁打开包袱,几套跟石头一般质地的棉麻衣裳,只不过是男式下人的衣服,不过很好是祁孟以前经常穿习惯的衣裳了,只不过因是石头,高祁孟半个头的小厮的衣裳,祁孟轻松往袖口套的时候,呃……袖口遮了手,裤裙有些迤逦拖地。祁孟提着裙角往房间转悠一圈试图发现铜镜,看她现在衣服是甚模样,然而很不幸没有。

祁孟皱了皱眉:柳公子是不用铜镜的吗?那他梳发时挽发时怎么发现自己头发乱没乱呢!

再继续转悠一圈,还是没发现铜镜,作罢,凭着这身衣裳穿在身上的感觉把袖口往上卷了几圈,遂松了腰带把下身的裙子往上提了提,再紧了腰带,祁孟这才感觉不在束手束脚了,然而只是有时候要注意一下,以防松掉了。接着把一头青发随意挽成一圈,男人的发式,包袱里早就翻出了一根藤木发簪随意插上固定了发,拂袖不知从何处掉了一块手帕——方形的角落绣有梅花的手帕,祁孟愣了愣蹲下把它拾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原是素色的做工很不好的手帕,祁孟每每在家有闲布就会裁剪成方形的,闲时无聊就绣了一朵梅花,隐隐无意彰显那是自己的东西,以防丢了。

祁孟想,这方手帕原是在大红嫁衣的袖中放着的,在这儿,那匕首也还在?祁孟低头翻开包袱仔细寻找,包袱底部翻到了一把干净的匕首,干净的?那小厮帮我整理好了,所有只余这两样东西,还好,是自己想留住的东西。于是匕首,衣裳祁孟重新整理好放入包袱中。

石头还没来,窗外蒙蒙烟雨,最是适合屋里闲躺软塌,看窗外红肥绿瘦了,然而祁孟没这种古人闲书中女子的闲情逸致,以前甚是欢喜攀爬墙偷偷入私塾学习,所以这里是有书的,祁孟走到一排书架旁,明媚杏眼细细扫看,拾了一本名家经史来看。

午时,停了细雨。

温润朗声:“若这般来看,童然,你是有了先见之明啊!”

“五公子谬赞,只不过前几日有朝廷官员来这儿商讨对策,便记在了心里。”

温和话语倏忽转而严肃:“哼,这般中饱私囊,还在外博得一片好名声,真是好心思,然而错不该将主意打在了我身上”。

叫童然的公子没了声。

“若依你之见,你觉得这般可行,还留住他?”

英挺的鼻梁上方有着一双朝露般清澈的眼睛,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颇有些威严,来人一袭紫衫恭敬回话:“依在下之见,巡抚李畅盛受贿不是一日两日之事了,如今被公子里查出来,多家官员公子如何看你,你在世人眼中皆是不谙官场的,公子不若借手杀人?”询问语气。

宋胤承依旧月牙织锦,谦谦有礼姿态:“童然,这事不急,今日问你看法,是想看你是如何看待巡抚受贿西关城员外的,毕竟因着你有些亲近关系。”

童然依旧抿着嘴:“五公子既有对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与童然并无多大关系。”

宋胤承含笑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年,静谧一会,心道:够冷漠,然而须得这样方好。

转身,两人从前厅转入楼道,走上了楼梯,沿廊的绿色植物沾了夏雨的浸润,苍绿异常,点点红花更添灰蒙天气的生机,宋五公子和童公子一路就后院阁楼景致闲情赋诗,刚才的话题不复存在,期间不时有小厮端着茶水经过向两位公子打招呼,后院阁楼不甚有人,除了身居伶意馆诸位公子,仔细瞧伶意馆仿佛没有姑娘女婢,实际伶意馆主意就是少年,故除了后厨有管理的顾大娘,打杂的顾大娘女儿;服侍伶意姑姑的蓁蓁姑娘,就没有其他女孩了,祁孟这个女扮男装的人儿例外。

过了晌午的时间,停了夏日的烟雨蒙蒙,一抹悠阳自乌云后缓缓移出斜撒了些光辉,金黄暖暖的温暖色调,祁孟静坐在椅子上,素手执页翻页,暖暖斜阳入屋白了书扉,刺激了眼睛,祁孟难受的眯了双眼,摊在书上的手不免大了动静,在这儿格外安静的后院楼阁引了注意。

转角走到廊道的两人不免循声而望,游廊对面开着的窗里只见一个小厮对窗而坐,双手蒙住了眼睛,亮彻的光线照亮了那一隅,所以挨着窗而坐的人不免刺了眼睛。

童然讶异:“那不是柳莺的房间吗?那小厮怎会在那儿?”逾了规律。

宋家小公子歪了嘴角:“莫不是柳莺家的小兄弟?”上次就暗暗打了愚弄柳莺留在屋里的人的主意,这次竟得了机会。

童然疑问:“柳莺小兄弟,怎么从没听他提起过?”

宋胤承兴致来了解释:“上次不是你不在么,柳莺跟我们几位公子在这儿后园子正聊着事情呢!谁知经过他屋,听见动静,二话不说就撂下我们一干人进屋了......”没了后文,看童然震惊的表情,宋胤承夸大了事情引导别人误导,捉弄柳莺。

童然:“这小厮是他兄弟,也不至于引得他如此失态,多年难得一见”童然也一奇好奇模样。

宋五公子:“怎么样!瞧瞧此人?”

两人兴致勃勃往柳莺房间走去,边聊边笑。

祁孟放下双手,侧头微微睁开双眸,眼珠子从屋里阴处缓缓移到书桌,亮眼的阳光余晖适应,此时祁孟还不知自己引了别人如此注意,拿着书走到屋里的桌案,不再书桌这处看书了,当然没了阳光的光线,看书又恢复了轻松舒适。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