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死我了 别动了 地牢 刑架 折磨 不肯屈服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784 次 收藏

看来是没办法了。 

“唉!”步凡叹息着看向墙下的的云海,本以为敖长生会有什么解决办法,看来真的只能在这里待十年了。

“不能找别的东西代替吗?”敖诚看着清单,挠着头问道。

“不能!”梼杌冷声道:“就算有代替的,也是第二颗梼杌圣丹。”

第二颗……梼杌圣尊已经是这世上最后的梼杌了,第二头梼杌都找不到,更别提第二颗梼杌圣丹了。

梼杌器灵把话说死了,但敖诚还是不依不饶。

“应该有别的代替之物吧?不然你怎么修补只剩一半的内丹!”

梼杌器灵不耐地解释道:“我那不是修补,是重塑,重塑懂吗,将半颗内丹重塑扩容,是否能成功还不知道呢,这只是我的一次尝试!”

梼杌器灵很恼火。

“那……”敖诚还想说些什么。

敖长生阻止道:“够了诚儿,不要再说了。”

“师父……”

敖长生捂着头,一脸疲惫道,此时的他看上去格外苍老。

“是因为魔神的攻击吗?”步凡担忧道。

“我将清单上的其它材料给你,能通融一下吗?”敖长生恳求道。

梼杌器灵不为所动道:“没有那圣丹,你将那些材料给我也没用。”

敖长生无奈。

敖诚再也忍不住了。

“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师父都这样求你了!?”

“我没把你们赶出去已经很通融了!”梼杌阴沉着脸道。

“住口。”

“师父。”

敖诚不解地看着敖长生。

步凡无奈道:“真的别无他法了吗?”

“不!”

一个步凡很熟悉的声音响起。

“应该还有别的办法。”

三人转头看去,一个浑身笼罩在黑雾中的人影悄无声息地落在边境墙上。

敖长生脸色大变。

“梦回!”步凡惊讶道。

敖诚大喊:“不是让你别出来吗!”

“对不起,你们的问题,我或许可以解决。”梦回说道,抬起被灰雾笼罩的素手,一根金色从她手上飞出。

“梦儿!”敖长生吼道。

梼杌猛地窜到梦回面前,空洞般的双眼瞪着梦回手上的金丝。

“这是……”

梦回手上的金丝和步凡丹田中的金丝不同,线体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犹如雪一般的白光从金丝上洒落下,白光洒落的刹那,天地为之一震,洒下的几缕白光立刻消失了,梼杌边境墙下的神座上,魔神抬起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梼杌手快立刻抓起一缕,步凡靠得近也抓起一缕,白光入手即化,真的如雪一般。

“这是什么啊?”步凡疑惑道,白光入体,步凡却没感觉到一丝,忽然白光出现在步凡内景中,心印震动了一下,一种奇异的感觉传遍步凡全身,白光消失了,占据内景中央的复合龙灵心印偏离了原来的位置,步凡那已经被击毁的真灵重生了!

步凡震惊了。

震惊的不止步凡,还有梼杌器灵,他吸收的白光后,虚幻的灵体竟凝实了,模糊的脸上竟出现了清晰的五官。

两人震惊地看着步凡。

“快收回去!”敖长生的龙吟隔着龙珠吼了过来

梦回连忙收起。

“这是什么啊师父?”步凡忍不住问道。

敖长生没有回答,一脸警惕地看着身后。

“这里是我的领域,他们察觉不到的。”梼杌器灵说道。

敖长生这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那白光竟让敖长生都如此紧张。

“有用吗?”梦回收起丝线,怯怯地问道。

“那个你们能提供多少?”梼杌器灵问道。

“我们……”敖长生眉宇皱成一团。

“大概可以提供那么多。”梦回取出一个掌心大小的金色线团。

“梦儿!”敖长生又急了。

“让我看看!”梼杌器灵一把夺过线团。

梦回吓了一跳,敖诚连忙将她和步凡护在身后。

“这么多我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尝试晋级了,而且有很大概率成功……”

“一年……也就是说我只需要守一年吗?”步凡问道。

敖长生止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龙吟。

一年……

“是的。”梼杌器灵好奇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我……”梦回一脸为难。

“你的原身可是知道的。”敖长生隔着龙珠说道。

“那我不问了,你们自便吧。”梼杌器灵说道,抱着线团钻入边境墙内。

敖长生隔着龙珠无比严肃地瞪着梦回,步凡只在修分身术出岔子时,见敖长生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敖长生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意味被看着的那个妖犯错了。

梦回无比畏惧地缩到步凡身后。

“对不起龙叔,我只是想帮忙……”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敖长生问道。

梦回摇了摇头。

“意味着一年后你就要藏不住了。”敖长生说道。

“什么意思啊师父?”步凡问道。

“造化之力的气息会留在其赐福的个体上很长时间,很快他们四个都会知道这世上还有造化天蚕存世。”敖长生捂着头疲惫道。

步凡明白了。

“您的意思是他们会来抢?”

“当然。”敖长生叹息道。

“抢?”梦回疑惑地看着他们。

“你可以把这看成肉身妖兽捕食?”敖诚说道。

“捕食?”梦回呆住了,隔着灰雾依旧晶莹的双眼闪烁着无比混乱的光芒。

“我,我会被吃掉吗?”梦回紧张地问道。

“这个……应该不会吧。”步凡安抚道:“最多抓起来被关笼子,然后整天让你吐丝。”

“跟吃掉没区别。”敖长生直接说了出来:“造化天蚕是重塑天道之果的最好载体,也是诞生天道之果的最好土壤,当年那个留下天道之果的第一位十境就是用你们造化天蚕一族的老祖创造了天道之果,你暴露了,那三个想要重塑天道之果的九境绝不会放过你。”

“同时你们造化天蚕也是延寿圣物,足以为人或妖延一世寿元,寿元不足的苍玄冥,你也可能被你诱惑而倒戈……”

“对不起!”梦回跪倒下来,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敖长生捂着头:“罢了,罢了,这或许是天意吧,你若不出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个梼杌……”

“快回妖域去吧,不要再出来了。

“龙叔……”梦回看着敖长生,晶莹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我知道了。”

“诚儿,把东西给你师弟,一年为师还等得起。”

“是师父。”

“东西在我这。”梦回说道,小小素手从盛着两个玉简从灰雾中探出。

步凡已经知道这两件东西了。

“龙腾术的秘籍和龙武典的真传。”

“务必仔细钻研,不可懈怠。”敖长生说道。

“知道了师父。”

“还有这个。”敖诚说道,从怀里取出一枚鳞片。

“这是……”

“这是为师的祭炼的第一枚逆鳞,可以帮为师确定你的位置,里面还封存了为师的一击之力,足以关键时刻保你性命。”敖长生说道。

“谢谢师父。”

“多加小心!”

“知道了师父!”

通讯到此为止。

“多加小心啊,师弟。”敖诚也嘱咐道,收起龙珠。

“对不起,又给你们惹麻烦了。”梦回低着头,话语中充斥着愧疚。

“这次应该不能算惹麻烦吧,要不是你,事情也无法如此迅速地被解决。”步凡安慰道,从灵戒里取出素鸡。

“保重了!”

“谢谢。”梦回接过素鸡,无精打采地道谢了。

敖诚化作蛟龙,梦回缩成蚕茧,一龙一蚕绕着边境墙飞走了。

云海下的神座上,魔神的赤目注视着梦回,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虚空中,敖长生叹息着藏起龙珠,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他的掌控,强悍如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怎么样各位,规则都决定了吗?”虚空中响起了月莹莹略带严肃地声音,被魔神袭击后她语气就变成了这样,再无一开始的轻松。

“好了!”尚天武说道。

五人凑在一起,亮出之前一直在撰写的玉简。

“都放到这来。”月莹莹说道,一块遍布了繁杂符文花色的玉盘出现在他手上。

四人将撰写好的玉简放上去,光芒一闪,玉盘投影出几个屏幕,所有玉简的内容显示在屏幕上。

玉简上记录的是由九境们分别制定,专门用于大道之争的比斗规则。

因为事关重大,虽然月莹莹已经提供了许多,但事关重大,没有人愿意把主动权交在对手身上。

因为僵持不下,他们一番商量后,决定先各自制定一套比斗规则,然后再通过整合这些规则,来决定最终的比斗规则。

其中月莹莹阳明的比斗规则是一样的,他们夫妻一体,又非常擅长这个,所以他们制定的规则格外详细,与之相比敖长生的他们制定的比斗规则显得简陋多了,尤其是敖长生,他最不擅长这个,比斗内容是简单的狩猎,制定的规则只有寥寥数道。

怎么看都不行。

然后是苍玄冥,他制定的规则也很简单,就是普通的打擂台比武。

尚天武制定的规则倒是相对多样了,不仅有打擂台,还有几个他自创的比斗之法,各种惩罚机制也比较详细,但是……藏在玉简中央的那行,“不允许五境以上的武者参与”的限制,注定了他的比斗规则不可能被另外四人接受。

凡武踏天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