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第一次见面实践 本想周一和领导见面说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701 次 收藏

所谓的特殊信仰之力,就是恐惧情绪,库伯表示自己涨知识了。

同时也知道嘉福尔收集恐惧的目的除了提升自己的力量,还有加快治疗塔纳托斯灵魂的作用。

库伯有些疑惑,恐惧情绪要是真有这么厉害,为什么会消失在历史中。

嘉福尔耸肩说道:“或许恐惧一听起来就让人厌恶?”

把玩着手里的手杖,嘉福尔眯眼看向库伯,幽幽说道:“你了解教会收集的信仰本质吗?”

库伯从未想过这些,凡是和信仰沾边的东西,他都一律不去触碰,生怕沾染上并被信仰腐蚀,他现在的年纪还能让他实力更近一步接近山峰,没必要扯这些危险的东西。

嘉福尔示意哈提给自己倒酒,喝口酒润润嗓子说道:“信仰,说到底也是一种情绪,比如对美好的愿望,内心舒缓美好,但这只是一种心里上的认同,而恐惧则是心里上的紧张,害怕,以我的研究来说,信仰和恐惧两者本质上来说差不多。”

库伯没研究过信仰的力量:“或许你说的有道理,但吸收信仰会被腐蚀你怎么解释?凭什么恐惧就不会腐蚀?”

听到这,哈提噗嗤一下笑出声。

库伯扭头看向哈提,疑惑的问道:“难道我说不对?还是说吸收恐惧其实也有副作用?”

哈提慌忙道歉并解释道:“是的,如果直接吸收恐惧只会被恐惧腐蚀,成了一具矮小却披着人皮的骷髅。”

回忆了下,哈提继续说道:“精神还会分裂出多种人格,整个人疯疯癫癫。”

库伯注意到哈提说话时眼睛看向左下角,他记得人在说谎时眼睛看向右边,而看左边而是回忆,左上角是回忆图像,左中是回忆声音,左下角是回忆动觉。

所以哈提进行过直接吸收恐惧的实验......

库伯很想起身和两人说声告辞,恕我不参与本次探险活动,因为没必要。

不管是信仰还是恐惧,对他来说都是毒药,一种喝了让你多活几蹦跶几天,不喝当场死亡的鸡肋毒药。

当初可是说好特殊信仰能无伤提升实力,现在告诉我有副作用......

希望嘉福尔能给个满意的答复,不然......

库伯好奇的问道:“你们是怎么处理的呢?”

嘉福尔将手杖放在桌面,幽幽说道:“关键是这根手杖。”

库伯撇了眼哈提,只见哈提表面平静,身后紧握的双手却表示此时哈提很激动,也很......贪婪

伸手给自己倒了杯就,示意嘉福尔继续解释。

“手杖吸收恐惧之力,经过转化后能导出纯净的力量,这些力量很神奇,对骑士来说既能提升血脉力量,也能提升肉体力量。”

嘉福尔撇了眼深藏贪婪之意的哈提,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对符文师来说,这股力量能直接变成自己的魔力,也能进化精神力,让符文空间更牢固。”

符文空间是否牢固,对符文师来说意味着法术能否在短时间内连续使用,也就是游戏中的技能冷却时间一样。

冷却短,对敌时法术释放的自然越多。

库伯幻想下一名符文师一秒一发火球,连续轰击几分钟的场面,这画面,人行自走炮台啊。

带着遗憾,嘉福尔叹气说道:“只是手杖由塔纳托斯打造,为什么能转化恐惧情绪的具体原因我不知道,至于询问塔纳托斯,你也看到了,我的老祖现在还在沉睡,就算我召唤出来你也问不出什么。”

最后,嘉福尔笑着说道:“目前这手杖在我手里有用,除了我拥有塔纳托斯的血脉,还因为我的灵魂强大能承受住转化带来的腐蚀,以及对因为灵魂法术的理解,方便我转化出来的力量能让大家使用。”

库伯有些明白哈提为什么不抢夺手杖自己用了。

手杖看似能转化恐惧,却是只能拥有塔纳托斯血脉的后裔才能使用,而且还是灵魂强大的嘉福尔手里才能转化恐惧,哈提就算抢到手杖也没用。

还不如成为嘉福尔的下属,让嘉福尔分润点力量给自己。

只是这样一来,我想要这些转化后的力量,岂不是只能成了嘉福尔的下属......

库伯想了会,问道:“那么信仰呢?你不是说信仰和恐惧本质上差不多,手杖也能转化信仰吗?”

嘉福尔笑了起来,鼓掌说道:“想法很不错,但不行,别忘了手杖内的塔纳托斯灵魂便是被信仰腐蚀的,只要我往手杖导入一点信仰之力,我的老祖便会受到伤害。”

库伯点点头,竖起食指说道:“最后一个问题,真的一点副作用也没?”

站在两人中间当服务员的哈提,双手一摊,眉头轻挑的说道:“也不能说一点没。”

实力的提升向来都是一点一滴磨练出来的,所以修行者稍加训便可以完美掌控自身修行出来的力量。

但吸收恐惧情绪提升力量的方式,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身对这股力量的不熟悉。

磨合的时间有点长,具体多长时间,就看个人的天赋了。

库伯点点后,表示这点副作用自己能理解,这就像搭建房子,只有地基稳固才能建起万丈高楼。

根基都没稳定,楼房建的在高也会崩塌。

库伯皱着眉头思索着使用恐惧提升实力以及成为他人下属的利弊。

边上的嘉福尔似乎明白库伯的想法:一名努尔加唯一的灵魂骑士,加入自己的势力,成为自己下属的机会太过渺茫......但......

“我们可以合作。”

库伯看向嘉福尔:“怎么合作?”

嘉福尔端起酒杯,遥敬库伯说道:“首先,我们先共同探索古迹,或许古迹内还有更完美使用恐惧情绪的方法。”

库伯端起酒杯一口喝光,示意可以合作:“那么安排下我的房间,我需要在这等待几天。”

嘉福尔先是对库伯点头,接着对哈提说道:“我们的贵客房间安排好了吗?”

哈提上身向库伯倾斜,边行礼边说道:“请库伯先生和我去看下房间,如果不满意我可以及时为你更换。”

......

赛文被零请出房间时,已经是晚上。

虽然在这基地内看不到阳光,但墙壁上发出荧光的植物纷纷暗淡,角落里的火盆也被撤走大半,这一切都说明睡觉时间到。

撇撇嘴,赛文按照记忆走回虫子的房间。

基地被分为两层,上层是学习和练习的地方,面积略大。

赛文心算了下,大概有3个足球场大小。

下层则是休息的地方,只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至于娱乐场所,抱歉,基地没有,唯一的娱乐是学习,想出去玩的唯一方法是接任务外出。

走进虫子的房间,赛文点燃桌上的半截蜡烛。

昏暗的光线下,赛文觉得虫子以前住的地方简直是水牢。

不到5平米的房间只能放下一张床,就连桌子都是半张,或者说虫子的桌子其实是学校里的单人课桌。

至于椅子,没有,虫子为了节约空间,向来是直接坐在床上的。

尤其是潮湿又坑坑洼洼的地面,赛文感觉这里都能养蝌蚪了。

不知道多厚的墙壁上,长着一些疑似苔藓的植物

这样的地方也能住人?不怕个个都得风湿吗?......

捏了捏鼻子,赛文转身走向泥鳅的房间。

在泥鳅的房间里,还有一本被泥鳅小心珍藏的书,死灵系的召唤书。

走廊上的人不多,偶尔几个也会无视赛文的动作,赛文左右看了眼,见无人注意自己,熟练的撬开大门走进房间。

相比虫子的小房间,拥有一阶符文师实力的泥鳅房间明显大了不少,赛文最羡慕的是干爽的地面,很明显,房间内的地面被泥鳅自己整理过。

大力的掀开床铺,赛文借着手中的蜡烛在床脚下摸索一阵,咧着嘴拉开暗格。

召唤书到手......

回到水牢,啊,不是,是虫子房间,赛文翻开死灵系的召唤书,看了几眼,一脸蒙逼的想着:

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

一个小小的召唤骷髅都需要学习大量生物学知识,否则你召唤出来的骷髅只是具用骨头当积木搭起来的玩具,没走两步便会散架。

你要学会如何引导骷髅内的魔力发力,才能让骷髅行走。

赛文以前觉得召唤骷髅就和玩遥控机器人一样。

结果呢,想玩机器人,首先你要学会怎么建造机器人。

这特么的......

随手将召唤术丢在一旁,赛文翻身从床底下拖出一只行李箱,箱子里装的都是虫子淘来的超凡道具。

虽然箱子挺重的,但打开看了一眼,赛文就失去淘宝的兴趣。

对大骑士虫子来说是极品的道具,在赛文眼里可能连材料都算不上。

而且最珍惜的道具虫子一般都会随身携带,留在箱子里的道具赛文真心看不上眼。

失去兴趣的赛文,也不管被褥潮湿不潮湿,直接双手枕着头躺在床上,吹灭蜡烛装作睡觉的样子。

倒不是赛文觉得累真要睡觉,而是现在才到熄灯睡觉的时间,只走廊上还有不少人在谈话交流。

只有等大家都熟睡了,赛文才好出来活动活动。

半夜,赛文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

很好,凌晨2点,是夜猫子起床嗨一下的时候......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