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能让人下面流水的文字 双胞胎姐妹恋爱史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6月16日 来源:互联网 988 次 收藏

孟瑶出了密林后看了看天,此刻距她上山之时不过还不足半个时辰,但此刻汤池里有了别人,她也自是无可奈何。只好有些蔫的往家走去了。

距离他们家搬走不过还有半个月,本以为还能在去那边好好地泡上几回,只是已有人发现了那处,所以汤池不在如之前所想那般隐蔽她也自是不会再去,不然下次正在享受的时候有人进来岂不是哭都哭不出来...“算了,这段时间还是老实些待在家好好陪爹吧。”孟瑶此刻甚是无奈。

只是她不知道,她不过刚走魏宁也就离开了,魏宁打算在之前的落脚处休息一晚后就开始返京。京中的信件一封接一封的传过来,此时也自然也容不得他有多余的私心。而那处汤池,魏宁走后更是吩咐下属在孟瑶之前的掩护中补充的更加严密一些,孟瑶之于他如珍如宝,他要做的让孟瑶无后顾之忧。只是两人这时都不打算只后再去了,那处汤池又遮掩的天衣无缝反而真的成了除了他们几人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回了家的孟瑶心里还在想那个男子的身份,只是想了良久未果又想到了自己脑子有病所以自嘲的笑笑就暂且放下了。

剩下的这半个月,孟家父女是忙碌的,孟怀瑾要跟里正商量请替代他的夫子以及和邻里乡亲告别,然后就是开始收拾自家宅院,该归纳的归纳,该收起的收起,然后在找个空屋子把家什所起。最后一日父女两把家里的物什用东西遮起来,然后就收拾好两个包袱上了请来的马车。

这一去,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孟家村生活的三年,虽然日常少不了些家长里短的,但是现在真的离开了心中却是有些涩涩的。父女二人拜别了送别的邻里就真的踏上了回京都的归程。

一路上倒是也没有急着赶路,孟怀瑾对孟瑶说此去京都还不知何时再得空闲,之前一直待在孟家村没机会出来看看山川人文,此次归京不如一路边走边看,好好赏一赏沿途的风景聊胜于无。孟瑶深以为然。

他们走时已是九月,一路上赏过名山大川,临过小桥流水,看过世间百态,吃过珍馐美味。走走停停,到京都时已是十一月初。对于梦瑶来说,她记不住很久远的事情,但这些日子却是记忆中最快乐的日子。

孟怀瑾带着“第一次”来京都的孟瑶在孟府下了马车,三年未回,当初的繁华已然不在,只有当初不愿离去的老仆自接到他将要回京的信件后日日在门口翘首以待。府内庭院虽有几分落寞,却一点都不凌乱,显然之前被精心呵护。两人被引进院内,稍作了歇息后孟怀瑾就亲自带着孟瑶进了紫荆苑,然后嘱咐她整理好行李后可唤老仆带她去自己的玉竹小筑相聚。

半个时辰后孟瑶就跟着老仆来到了玉竹小筑,老仆把她送到门口就下去了。

“都收拾好了么瑶瑶?”孟怀瑾抬手给孟瑶斟了一盏茶,茶是老仆根据孟怀瑾的爱好提前准备的,清香扑鼻让孟瑶这个“土包子”也觉得有几分陶醉。她放下茶盏回道:“没什么东西,都收拾好了。”

这话孟瑶说的云淡风轻,孟怀瑾却是有些对她心疼。带着梦瑶在孟家村的三年,虽然过得并不节俭,只是边城地广人稀,生活条件自是也无法跟繁华的京都相比。以往倒是不怎么明显,现下回想起来着实有些委屈了她。

“瑶瑶,以后我们就暂且留在京都了,这是我的宅子,我之后要跟你说的事情可能你会接受不了。只是既已回来,京中熟人甚多,我自然是要把前因后果跟你说个明白,这样也免得你之后在京中被人欺负了而没有底气!”孟怀瑾叹了口气开始娓娓道来:“瑶瑶,你是姜国的长公主殿下!”

孟瑶大吃一惊,“长公主殿下”那不就是皇帝的姑姑么!然后她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望向孟怀瑾:“爹,我若是长公主那您岂不是太上皇么!”是呀,她爹是太上皇,她的太上皇爹竟然那么有闲情逸致带着她这个老闺女在边城的小村庄过了三年...她爹真是个好皇帝啊...她不禁感叹,为了他哥哥的儿子能坐稳皇位竟然带着她去体验民生民苦。她暗下决心回去就把之前为了防止忘记而记下的手书好好整理整理好好在翻看翻看,既然她爹如此用心良苦,她自然是要争气以后去宫里把这些都跟她的小侄子皇帝说。

孟怀瑾看着孟瑶神色几变,从震惊到疑惑再到理解最终停留在好似下了什么决心,然后他就知道瑶瑶估计是相差了。

“瑶瑶,你姓姜而我姓孟,这也就是我马上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

“...这么说,您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恩,你是姜国的长公主殿下,你七岁那年在宫中与我第一次相见,那时我不过弱冠,因之前薄有些才名被先皇指为太子太傅。那时你且年幼,先皇只有你一位掌上明珠自然是十分娇宠,所以那时你向先皇恳求要与太子殿下一同读书时,先皇也不过略作犹豫就应了。自此之后我便为你和太子殿下二人的太傅。”孟夫子说到此处,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

“那之后又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我和爹要远走他乡?”孟瑶问道。

“之后的事啊,说起来话久长了啊!哎...你当初与太子一同读书,初时还不显,后来先皇却渐渐发现太子之心不在社稷。而你,恰恰相反对政治权谋十分敏锐!先皇只有你和太子两位子嗣,太子那时已然十七,那时再去矫正为时晚矣。先皇常年勤于政务,那时身体一开始有些不好,再加此事不免心中郁郁,频频召集重臣来商讨将来皇位该如何。”孟怀瑾稍作停顿接着道:“朝中得知先皇对于储君有所不满,甚至于有了易储的倾向后满朝哗然,御史台频频进言我姜国自开国便无立皇太女的先例,而太子并无过错,你与皇太子一起读书本就逾越,所以要先皇让你以后莫在插手政事。这群愚昧之人又哪里明白你的聪慧!先皇本就有些犹豫,听到这些话后虽并没有依臣下之言,却在半年后为你选了位夫婿,待你及笄之后便出嫁。这时朝中才开始消停,只是这件事也给太子添了几分压迫,他本就志在山野,所以你的婚事将将落定半个月,他就偷偷与你告别自此在不知去向。”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