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要喷水了啊到了 18同志少爷ktv直播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719 次 收藏

辛夷悻悻的蔫了蔫,而后撕了鸡腿‘啊呜’‘啊呜’的咬了两口算是对脆弱玻璃心的治愈,好在把鸡肉咽下肚子里的时候,她内心的创伤就已经痊愈了。

“不过我也打听了几家,似乎你口碑不错。”

“真的真的?!”辛夷也是头一回听到夸奖,恨不得生出根尾巴来摇一摇。

雍鸣雁点头,“我也好奇,你是从哪里学的给人家算命看相解签的?”他说着,随即莞尔,“还听说你算得挺准呢。”

她听到这,也终于知道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两声,“哪里哪里,我不过是无师自通罢了,就是……就是咱们师父……”

“是我师父。”雍鸣雁打断了她的话,义正言辞的纠正道。

“哎呀别这么见外嘛,子曾经曰过: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咱们今日有缘,兄弟相称也未尝不可嘛这位仁兄你觉得怎么样!!”

他似乎有些跟不上辛夷思维跳跃的步伐,“兄弟相称,和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你看咱们都兄弟相称了那就都是一家人对吧!”她油乎乎的手就要朝雍鸣雁身上拍,但他十分及时的躲开了。见没有拍到,她也只能讪讪的收回手,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说,咱们都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你师父不就是我师父吗!”‘

这种神逻辑把雍鸣雁唬得一楞一楞,可末了他还是意识到问题所在,一一辩驳“什么跟什么,拜师和一家人有关系吗?再说,怎么咱们就一家人了,谁跟你一家人!”说着,他颇为不屑的垂着眼瞟瞟辛夷。

看看,高富帅看不起矮穷挫,自古至今均是如此了。

“那好吧那好吧!”辛夷无奈之下只得双手投降,“雍公子,听您的听您的,算我说错,是你师父,你师父。啧,咱们就别纠结这些细节了,”辛夷摊手道:“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怎么学会给人算命的嘛,其实就是看了……你师父的那些东西——一本解签书,大概就能应对了。”

雍鸣雁显然有不小的惊讶,“那东西我也看过,可怎么都无法将解签语和事件一一对应上,难不成这真的像师父所说,须有天分?”

“不光有天分,这还得随缘呢。”辛夷说着,终于吃饱了似的,用帕子擦了擦油汪汪的手。“这东西不过就是同一本书同一句话都能解出不同的东西,而让人觉得你说得对,那就是本事了。”她说到这里,愈发洋洋得意起来。“不如过两日我来教你?包教包会包分配哦!”这话说得实在顺溜,可能是广告看得太多,差点最后跟一句‘中国山东找蓝X’。

“……”

“只不过学费贵了点,不过看在我们关系这么好的份儿上,每日就请我吃顿饭就算了吧。”她还一脸大度,好似雍鸣雁当真占了她多大便宜一样。

他将眼一瞥,“算了,我同你学这些做什么,我行医也能吃得起饭,可不像你……”

……你这厮是在说我没钱吃不起饭吗!?就算你是高富帅,面对矮穷挫的时候就不能稍微宽容一点吗!屌丝也是会逆袭的哦魂淡!!

“嘁,不学就算了,我还不乐意教。”她也不满的哼了哼,“算啦,我也不想欠你人情,不如我给你算算手相你看怎么样~”看得出,雍鸣雁似乎有些动心了。辛夷毫不客气的抓起他的左手,抓住摊开。“男左女右嘛,来来来,我来给雍公子算算~”

雍鸣雁似乎此时有些紧张,想要急着将手往回抽,辛夷下意识抬头看看他,却发现他的脸颊竟多出两片诡异的微红。视线相交,他的脸烧得更厉害,连忙轻咳一声,转过头去再不看她。

她看到这里心中也抖了抖——兴许刚刚雍鸣雁就已经看见帕子上的头发茬儿,意识到这胡子是假的,既然是假胡子,那十成八九就该是女儿身。辛夷没想好怎么摊牌,或者说,既然他不说,那自己也没必要一下子都招个痛痛快快。能兄弟相称一会那才亲切,要不俩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咳,怎么越想越十八禁了。

她连忙收回视线,重新看他的手。只不过她哪里会看什么手相,能看得出哪条是生命线哪条是爱情线就不错了。雍鸣雁的手和寻常那些男人的手相比,算是比较秀气的类型,大概是因为他是行医为生,用不着干粗活。但……

辛夷看着他虎口,约莫拇指以下的位置,有点纳闷,伸手去摸,果然是一道薄茧。等会儿,这要怎么解释?他是大夫,为什么手上这里会有茧?更何况刚刚自己分明看他用筷子也是右手,不该是左撇子,那为何会在左手上有茧?

他似乎很紧张,用力一抽便将手抽了回去,略有尴尬的说:“还是算了,不用你看了。”

辛夷不知道他究竟想隐藏什么,也实在纳闷他除了行医之外究竟有怎么样的副业,但既然人家都说不用再看,那她也没必要较真。反正给他看了,自己又要开始瞎编,还怪费脑细胞的。“哦,那好吧,那下次有机会再说。”

“你吃饱了吧?”雍鸣雁客套的问了句。

“吃饱了是吃饱了,只不过……”她再度欲言又止,其实她也觉得一直坑他不太好,但好不容易才傍上个大金主,何必还有便宜不占呢?

他将眉一挑,“又怎么了?还想吃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她笑着摆摆手,“只不过我觉得大师兄您心肠甚好,再给我买三斤肉包子来那是最好的了。”

雍鸣雁面色凝结,“三斤……我说你真的吃得下吗?”

你看看,雍鸣雁这个人呐,正是十分的实在,说到买包子,第一想到的是能不能吃得下,丝毫不提‘老子为啥要给你买’的问题。辛夷就喜欢和这样实在的人交朋友,真的。

“哦哦其实是这样的,我答应了弟弟妹妹今天给他们带肉包子回去……所以……”

他脸色黑了黑,“那为什么要我给你买?”

……这句话到底还是问出来了,雍公子您反射弧不短哦?

辛夷迅速满脸堆笑,“一顿饭都请了,何况是几斤包子对吧,雍公子您就帮人帮到底嘛对不对~既然那么有钱,何必还被人埋怨说是小气呢。”

“……就你还埋怨?”他瞥了瞥辛夷,“你埋怨什么,把玄铁弄丢了,我留着你是让你帮我找玄铁的,怎的还找我要起账了?你自己又不是没有钱买。”

“哎呀雍公子你这可就太见外了,咱们关系这么好自然是有钱一起用啦……那个什么,小二!再来三斤肉包子打包带走!”

候在门外的店小二大概是没听懂‘打包’,但是想必听懂了那个‘带走’,连忙应和了一声。“哎~肉包子三斤~”

“等一下!”雍鸣雁突然开口。正当她虎躯一震,以为他是不想给自己买包子了的时候,却见那雍公子回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你现在买了,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包子不就凉了?那怎么吃?”

“……”辛夷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看看,这才叫真正的医者仁心!!医者仁心啊!!“不、不碍事!”她饱含热泪的说:“我今天为了这三斤包子可以早收摊回家!”

雍鸣雁被这话噎得一囧,“看来你这生意做得还不如这三斤肉包子值钱?”

她想了想,答道:“话虽不能这么说,但我约莫今天下午也没个金主能来。几个铜板的小钱赚不赚倒也没什么意思,而且若是真想来让我给算,那明日再去也是无妨。”

“哦。”他点点头,“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将玄铁寻回来?”他将眼一眯,毫不客气的瞟着她,“我见你这怕是没有空闲了。”

“呃……公子此言差矣。”她连忙推脱,“一会我就带您去当时我丢弃玄铁的地方去看看,若是有那自然皆大欢喜,但若没有……那……那……”

“那又如何?”

辛夷为难的笑笑,“那……恐怕就不大好找了。”见雍鸣雁的脸色黑了黑,她连忙改口,“那个不好找其实也能找的,真的,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一定能找到的!”

雍鸣雁一提到正经事,脸便一下子绷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凶巴巴。“那你倒是好好算算,你什么时候能找到?”

她冷汗都快下来了,僵硬的挑着唇角的笑意,“那个……快了,最晚也就三两天。”

“若是三两天内,没有找到,那又该如何呢?”他冷笑一声,斜着眼睛睥睨着看她。颇有boss的风雅气度,徒增了不少的压迫感。

“……再找三两天。”她抬起眼来,怯怯望了他一眼,又赶快收回目光,最终回答道:“再还没找到就还找三两天……找到为止。”

“……敢情你就这么个给人算命的法儿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